第78章:鞭毁人伤

众人见齐天归了队,提起的心稍稍放下,又见几只凶兽来势不善,神情凶陋狰狞,且离他们只剩下不到十米的距离,一个个内心禁不住开始慌乱起来,他们何时也没见过这么危险的阵仗。

想那些余下的几十只魁猴子不过来还好应付,若是一起过来围攻他们,怕是几个人都不够它们塞牙缝的。

“小玉,上防护罩!”

“这个大家伙是它们的头领,我们把另外三只先除掉,再集中力量对付它!”

齐天沉声喊道,声音里透出一股急切,他不甘心就此坐以待毙。到了这个时候,只有勇于搏命才能换得一线生机。

‘嗡’一个硕大的圆形防护罩出现在众人周边,将几个人护的严严实实。防护罩呈黄褐色,较之以前的土黄色更深了一些,看起来也更为凝实稳定。

现在看来,小玉这丫头定是把魔力丹给用掉了,想必已经如愿进阶为六阶魔法学徒了,不知这防护罩能不能挡住大块头的一击。这个时候,齐天心里有些乱乱的。

‘嗖嗖嗖嗖’四个硕大身影风驰电掣,十米的距离眨眼就到。几个家伙来到众人立足之处,速度也没有放缓下来,竟直直地向防护罩撞过来。

‘砰砰砰砰’‘吟.....’随着几记势大力沉的撞击之声传出,黄褐色的防护罩剧烈地颤抖起来。

随着防护罩的不住抖动,魔法之力和空气之间似乎产生了高频度摩擦,顷刻之间便有‘吟吟’的清脆之声微微响起。

‘砰砰砰砰砰’随着几只凶兽用身体悍不畏死的轰向魔法罩,小玉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似乎有些快要擎受不住了。

这个时候,防护罩抖动地更加剧烈,似乎下一刻就会应声破裂。

“大家一起动手,最好速战速决!”方子同见又一波撞击即将来临,果断向众人喊道。

‘嗤’‘嗤’‘呛啷啷’‘哗啦啦’四人纷纷将手中家伙猛然挥出,却是每个人对准一只凶兽,竭力催动体内真气,向自己眼中的目标狠厉发难。

‘咔嚓’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黄褐色的防护罩彻底碎裂开来,随着一股魔力弥散在空气之中,众人顿时暴露于外,此时几个凶兽也正好欺身而至。

方子同,归万荣,方大彪三人,手中都拿着一把长剑,而齐天的手里,拿的还是那把剩下了七八米长的盘龙残鞭。

‘噗’‘嘭’两声闷响之后,方子同和归万荣各自建功,一一将目标毙命,顷刻间又一阵腥风血雨。

防护罩破碎之后,方小玉又急忙念动咒语,将一个束缚术打在一只魁猴子身上,凶兽身形微微有所滞顿。

齐大彪见机,早将手中大剑急急地猛力刺去,却发现竟然不能寸进,一时惊得面色大变。紧接着,顿觉一股刚猛力道透胸而过,直将他撞了个七荤八素,当即‘咕咚’一声栽倒在地。余势未消之下,齐大彪在地上翻了好几个跟头才算消停下来,五脏六腑浑似移换了位置,端的是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齐大彪就发现一个凶悍身影快如闪电,状似疯狂地向他疾速扑来,又忽觉一股腥臭气息逼来。大彪定睛一看顿时亡魂大冒,此时正有一张血盆大口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口。

齐大彪绝望地把眼睛闭上,心道:看来我要死在这迷雾森林了!齐天,我只能陪你走到这里了,下辈子还想和你做兄弟!

哪知下一刻,他预想中的情况并没有降临,耳中却传来‘噗’地一声,顿觉一股热乎乎的东西淌了他一脸。

齐大彪猛地睁开两眼,影影绰绰之中见一个嬉笑面孔,当即将袖子在脸上擦拭一番,再次睁眼看去,却是方子同及时赶了过来,将他从阎王手里抢了回来。

先将大块头之外的三只魁猴子毙命之后,再合力对付大块头,这是齐天临时的命令。

这段时间以来,其他几人好像早已默认了以齐天为首的事实,所以情急之下就没多想,他们此时才发觉事态的严重性,当即纷纷攒动身形向齐天飞奔过去。

此时的齐天,离几个人大概二十几米的距离,正全力催动风行术四处逃窜,身形狼狈至极。他手中的长鞭早就断裂为好几截,怕是已经告废。原本紧衬的黑色家丁套装,由于多处撕裂而变得松松垮垮,和沿街乞讨的乞丐打扮无二。除此之外,他的背部、胳膊、屁股蛋子等多个部位,貌似都被大块头的钢钩铁爪光临过,一处处伤口触目惊心,皮肉往外翻翻着,鲜血汩汩不休。

随着齐天的身影过处,大块头好似发了狂一般紧追不舍。此时的大块头,两眼已经变成了紫红之色,好似和齐天结下了深仇大恨,大有不死不休的势头。

眼看离齐天始终是一爪之遙而不得,似有些恼羞成怒,嘴里开始发出一连串的啸叫之声,声音急促而高亢,怒意滔天之态自现:‘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不远处的家伙们似乎得了命令,纷纷攒动身形向齐天这边疾速飞来,一时间动若奔雷大地摇颤,雾气搅动之下,阵阵罡风肆虐如狂,片片青叶被罡风卷落枝头,似一枚枚薄刃飞刀向众人席卷过来。

“大事不妙,它们发狂了,我们加快速度向齐天靠近,务必先发制服这个大家伙!”归万荣急切地道。

‘嗖嗖嗖’‘嗖’几个身影疯狂催动体内真气,一阵风似的向齐天靠拢过去。

‘嗡’随着一声轻响,小玉隔着五六米远的距离,将一轮黄褐色防护罩丢向齐天,此时归万荣三个人恰巧和齐天兵合一处,防护罩登时将几个人稳稳护在里面。

“畜生休得猖狂,吃我一剑!”

方子同大喝一声,手中大剑早有碧青色剑芒挣脱而出,随着他运足真气向大块头狠狠地刺过去。

只听‘叮’地一声脆响,好像遇到了顽石一般,方子同手中长剑非但不能寸进,剑身更是震颤不已,同时觉得一股浑厚的力道传来,登时震的他浑身吃麻,痛苦难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