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媳妇~老婆~

那声音落入众人耳中,嚣张狂妄到极点,对在座之人来说却又十分熟悉。

那赫然就是林天明的声音!

听到这道声音,贺婉彤也是美眉微蹙,心中略有不悦,怎么偏偏到关键的时候……他却来了!该死!

余光瞥向身后,贺婉彤心中一惊,竟然没有任何一道人影。

那,声音是从哪儿传来的?

“喂,媳妇儿,看哪儿呢?”林天明的声音再次落入贺婉彤耳中,只不过感觉这次的距离极近,就仿佛在自己的眼前……

眼前……

贺婉彤看到凑到自己面前来的那张脸,吓了一跳,迅速往后退了数步。

“林天明先生,请你放尊重一点!不要嬉皮笑脸,你我二人尚未成婚,等于还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请不要叫我……媳妇!”贺婉彤俏美的小脸上有点难看,极为吃力地说出最后两个字。

她想象不到,自己都这么不好意思说出那两个字,林天明到底有多厚的脸皮啊?

“哎呀,媳妇,你把我名字叫的那么生分干嘛呀?还有,你听说天岚皇朝哪条国规国法说不让我叫你媳妇了?我难不成犯了国法?没有吧,既然没犯,我又为什么不能叫你媳妇呢?这不过是个称谓罢了,如果你不想我叫你媳妇,我以后就叫你老婆好了。诶,老婆,你脸色怎么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

林天明双手一摊,那副无赖的样子,着实令人想揍他一顿,但话中确实有理,找不出任何毛病。

叫别人媳妇也不犯法为什么不能叫?

在场之人皆是一副奇怪的知识又增加了的模样,略显滑稽。而且现在贺婉彤还没退婚成功,贺婉彤也还是林天明的未婚妻,其实叫了也无妨。

“林天明,你不要跟我耍嘴皮子!就一句话,这婚你到底退不退!”贺婉彤一副急了的模样,两个白皙滑嫩的小手紧攥成拳,落到林天明眼里尤为好笑。

“唉……老婆,你说你何必呢?像我这么琴棋书画,文武双全,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英俊潇洒,极具魅力诱惑的男人不多了,就这么一个优秀的人儿给你当丈夫你还不干。你到底想干嘛啊,你难道还想嫁个神仙?”林天明捂着半边脸,悲情的感叹道。

虽说事实也确实如此,但这些话从他自己口中说出来,也的确够自恋的,在场之人皆露古怪之色看着他。

贺婉彤倒是气极反笑,美眸紧紧盯着林天明,微微笑道:

“是,我知道你很优秀,但我现在就是没有成婚的这个想法,难道退婚就不行吗?再说,我们贺家已经拿出了我们该有的诚意,我也和林叔叔谈好了,当初是两位老人订下的咱们的婚约,就算你不同意也没有任何作用!”

“哈哈……”贺婉彤话音刚落,林天明便冷不丁的笑了起来,是个人就能听出那笑中的不屑之意。

“本不想再提这件事,但老婆你非要提,那我就跟你们好好说道说道……”林天明眼神霎时间变得寒冷至极,笑的更是瘆人。

这让贺婉彤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感。

这家伙要干什么?怎么总感觉……他和小时候不太一样了?

“在座的各位,刚刚我老婆拿出来的那几样东西你们也看到了吧。”林天明转过头,看向林家的那些人,声音突然抬高。

林逍遥和金刚互相看了眼对方,疑惑的神情再次看向下面的林天明和林家的那些人。

这小混蛋要干什么?

“你们觉得……就那几样东西会是贺家能拿的出手的吗?”林天明冷淡的眼神扫过众人。

林逍遥眉头紧皱,这个问题他刚刚也想过,但后来听贺婉彤那么一解释,就将信将疑地信了,毕竟他也想不到别的可能。

而底下那群人听到林天明说的问题也纷纷恍然大悟,被欲望冲昏了的头脑也缓缓清醒过来。是啊!贺家怎么可能随手一拿就是这么珍贵的东西呢?

“先说那株万年聚灵草,极其稀有。万年聚灵草对他四周的环境也极为挑剔,像西北这种环境,根本不可能找到任何一个适合聚灵草生长的地方。暂不说它的珍贵性,如若贺家的家底如此之丰厚,那为何此番前来的众位长老都没有一位达到天灵境?像万年聚灵草这种东西都能随便拿得出手的存在,不可能连自己家族的长老都没用过吧?不会吧不会吧……”

“还有那天灵丹,人阶上品的丹药,看这品质就知道不会是那些劣质的废丹。非五级炼丹师根本不可能炼出。可是……我好像听说炼丹讲究的就是天时地利人和,明月城的灵气极为淡薄,其环境根本不利炼药,要是强行说是在明月城炼的此丹,必回引来天地异象,而且一般的五级炼丹师也无法轻松炼成,只可能是强一点的六级炼丹师才能勉勉强强炼的出来。”

“然而,各位最近见过天地异象吗?恐怕数百年都没有了吧,还有……六级炼丹师?咱们林家这么多年一直与贺家合作,也不是没去过贺家的内部,各位可曾看到过一名一级的炼丹师?貌似这都没有吧……”

“还有那把剑,光看材质便知不凡,锋芒毕露,剑气逼人。这一点我想我老爹也看出来了,但是你们要想一想啊,这可是灵器,虽然说是下品的破烂吧,但那也比凡器好上千倍万倍。”

“而灵器,也只有灵器师能够锻造出来。各位可能对这个有所不知,大陆上锻造武器的,统称为器师,而器师也分三六九等,最次为武器大师,然后是武器宗师,灵器师,灵器天师,神器师。每个境界也分一到九个级别。你们少主我不才,这些都是某天恰巧在咱们藏书阁的一本书上看到的,所以不要用你们那崇拜的目光看着我,我是会骄傲的。”

“我也无非就是在你们吃喝玩乐的时候,多看了一会儿书而已。”

“话说回来,灵器师可不是你们去修理铺看到的什么铁匠,那是大陆上最为稀有的职业,纵是天岚皇朝也没几个灵器师,你们觉得贺家真的会有?”

“不是我瞧不起贺家啊,就算咱们大胆假设一下,这些东西全都是贺家的。那为啥当初还需要和咱们林家合作?明月城不早都是老贺家的天下了吗?咱们林家恐怕也早都成为其附属势力了吧。这等实力,不称霸整片西北,我都不信……”

说到最后,林天明情不自禁发出一声冷笑,瞥向一旁的贺婉彤。

小丫头……你能糊弄得了他们,可糊弄不了我。这个时候了,我看你还怎么把你心中的那个秘密藏下去……

而下方众人听完林天明的一番话后,暗暗咂嘴,心中不由佩服。

牛啊!真牛啊!

不愧是少主……人家狂和自恋确实是有那个实力的!

就连坐在上方的金刚和林逍遥都不得愣了一愣,错愕地看向对方,随即眼神愈发深沉地看向林天明。

语罢,林天明扫了一眼众人的反应之后又转过身子去,看向那些贺家之人神情飘忽不定,要是说没有鬼林天明是绝对不会相信。然后林天明眼神盯向贺婉彤,似要将她整个人看穿:

“您看我说的对吗?贺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