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赵名

转眼间离水月秘境关闭只剩下半个月的时间。

这段时间,每一个进入水月秘境的弟子都有很大的收获,但也有很多人为此丢掉了性命。

某一天,叶辰正在一处丛林之中,小心翼翼地行走着,丛林之中非常的安静,一个妖兽都没有遇到,叶辰心中惊讶不已,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如此诡异。

前方一个山洞,叶辰进入洞中探索,山洞不算很大,走到尽头最深处,出现两条通道。

通道旁立着一个石碑“二选一,每条通道不同,”。短短数语,叶辰大概明白了一点,就是只能选择一条通道,每条通道的遭遇都不一样。

叶辰选择了右边的一条通道,半个时辰后,叶辰从通道中出来,前方一个石台,石台之上飘着一个光团。

叶辰把手放在光团之上,光团瞬间化作磅礴的能量冲进叶辰体内。

啊!啊……

叶辰赶紧运转创世神诀,炼化这团能量,此时,叶辰周身灵气浓郁,气息强大。

半个时辰后。

轰……

开脉境六重。

只是一团能量便让叶辰冲开第六条灵脉,突破到开脉境六重。

“好强,”

这就让我突破到六重了。

咦!又出现一团光团。

叶辰想再去把这团能量吸收,可刚触碰到光团,便被震开。

“只能吸收一道能量吗?可惜了,”叶辰感叹道。

没办法,这个光团诱惑太大了,能省下好长的修炼时间。

修炼界,修为便是一切,实力便是一切,只要你实力强大,即使你只是一个三岁小孩,几十岁的人见到你都得叫你前辈,对你恭恭敬敬的。

叶辰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

……

在水月秘境的某一处山峰之上,赵名在此盘膝坐着。

“终于开脉境六重中期了,要不是之前遇到血莲教余孽,被击成重伤,浪费一个月时间,恐怕我早就突破到更高境界了,可恶,该死的血莲教,”赵名愤慨道。

……

清湖

此时,多名青云门弟子聚集于此。

“这赵名也霸道了,想独吞冰泉圣水,”。

“谁让我们打不过人家呢?”不久前赵名突破成功后,便继续寻找提升境界的宝物,巧合一下,遇到一个外门弟子,得知清湖出现了冰泉圣水,这可是提升修为的好东西,赵名怎么可能放过,于是便来到此地,霸道的想独吞冰泉圣水。

然而,两天时间过去,赵名依旧无法吸收冰泉圣水。

“该死,怎么会这样,怎么无法吸收,”赵名愤慨道。

此时,叶辰也到了这个地方。

“怎么那么多人,”叶辰疑惑道。

叶辰走前一看,居然是冰泉圣水,难怪那么多人聚于此地,冰泉圣水对别人也许只是提升修为,但对叶辰这个冰武者来说除了提升修为,还可以增强武学威能,淬炼身体,其他属性宝物经过冰晶转化为最精纯的能量都会有比较大的损耗,但是冰泉圣水作为冰属性宝物,冰晶转化为最精纯的能量,损耗非常小。

“咦,有人,是他,赵名”,叶辰惊讶道。

叶辰可不管他是谁,此等宝物岂能相让,而且叶辰修为已经达到开脉境六重初期,赵名对他已没有多大威胁。

“叶辰,我不去找你,你就应该祈祷了,还敢主动过来,找死,”赵名冰冷说道。

“赵名,错在你弟,多说无益,我叶辰也不是任谁都能捏的,”叶辰淡然说道。

“是吗?我倒要看看,待会你怎么死,”赵名说道。

赵名怒吼一声,手中长剑挥舞而出,顿时一道剑光刺向叶辰。

叶辰毫不犹豫的拿出苍御游龙剑,砰的一声,两剑相撞,二人皆往后倒退,不过赵名退了三步,而叶辰只退了一步,高低立见。

“我说怎么不知死活,原来是突破了,但那有如何,我比你高一阶,”赵名说道。

“高一阶吗?呵,”叶辰嘲讽道。

“哼,”赵名冷哼一声。

“泣血剑术”。

看到赵名使出泣血剑术,附近弟子纷纷认为叶辰敌不过赵名。

不过,此时双方卻斗得有来有回,叶辰一手剑术应对游刃有余,然而若仔细发现,便可认出叶辰使用的不是真正的剑术,只是剑术的最基础招式。

空气之中,剑光交错。

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赵名突然被叶辰一掌击杀。

这……

“叶辰好强,他那只手怎么回事”。

叶辰和赵名激战多轮,不相上下,突然叶辰挡住赵名的一瞬间,左手“神切”迅速刺进赵名心脏。

这么多次使用“神切,”对战,叶辰早已发现“神切,”非常强大,近身是他唯一的缺点,之所以不一开始就使用“神之手”,而是用剑招战斗,就是为了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拿走赵名身上的储物戒,叶辰不管附近其他人,直接将冰泉圣水全部收进冰晶空间。然后迅速离开,避免有更强的弟子来此碰到。

“为什么叶辰可以收走冰泉圣水。”

“赵名尝试了很多次都不行,搞不懂叶辰。”

“走吧!走吧!马上就关闭秘境了,再去碰碰运气。”

周围弟子很快散去。

此时,叶辰待在冰晶空间看着冰泉圣水,心里激动不已,这么多冰泉圣水,如果全部吸收,足够他突破一两个境界了,不过叶辰不打算现在吸收炼化冰泉圣水,刚突破不久,叶辰打算好好适应一下这个境界,巩固一番。

目前叶辰拥有大量灵草,具体品阶、作用不祥,需要叶辰出去找时间了解一下,大量武器,、灵石,还有一些功法武技。

这一趟秘境之行,收货最大的还是境界的连续提升和冰泉圣水。

有人欢喜有人悲,不少弟子在秘境结束了自己的修炼生涯,年龄最少的不过八九岁。

这就是修炼界的残酷,同宗门的竞争,算计,邪修武者的威胁,不同种族之间的矛盾,宗门之间,国家之间,家族之间,朋友之间,能站在武修巅峰的,少之又少。

忽然一股巨大的压力压来,秘境开始关闭了。

“要出去了吗?,”叶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