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硬抗灵海境修士一击

连天城城主与血瞳艰难激战,不得已和星家主联手。

前来支援的星家也是损失惨重,府中精英死亡大半。

罗威则盯上了叶辰,一招强悍灵技百杀拳轰向叶辰。

然而在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叶辰的最强一击,根本无法撼动罗威的百杀拳。

很快百杀拳便到叶辰眼前,其冲击力直接将周边摧毁。

叶辰用苍御游龙剑拼死抵挡,单膝跪地,身下的大地逐渐破碎。

“叶辰,”

所有人对叶辰大喊道。

看到叶辰全身上下,伤痕累累,鲜血直流,大家都非常的痛苦,叶辰是在为了保护他们,面对远远强于自己的对手,拼死一战。

“啊……”。

叶辰大喊道,身下已经成了一个大坑,整个人陷入其中,然而还没有结束。

站在空中的罗威看到一个开窍境的武者,面对灵海境修士的一击,既然能抵挡到现在,让他觉得脸上很不光彩,

血瞳此时注意到了叶辰手上的苍御游龙剑,思索道:“这是什么灵器,居然可以面对灵海境修士的一击而不断。”

罗威再次发力,施加更强的力量在百杀拳之上,拳下拼死抵挡的叶辰已经到了生死边缘。

“怎么办,坚持不住了,”叶辰心中十分着急。

能坚持到现在全仰仗于苍御游龙剑,但是剑不断,巨大的拳压也要把叶辰逼死了,体力上,也已经到极限了。

叶辰脑中突然出现了父亲、母亲的画面,想起了他捡回来的叶玲儿,想起了叶家。

“要死了吗?”叶辰虚弱道。

就在所有人都绝望之际,空中突然出现一人,大喝道:“血瞳,休得放肆。”

一道巨掌击向血瞳和罗威,一道巨掌击向叶辰抵挡着的百杀拳。

“该死,大汉书院的大长老傅道嵘,怎么会出现在这,”血瞳怒骂道。

将手中血轮斩扔出,极速旋转,控制着抵挡傅道嵘的巨掌。

然而血轮斩接触到巨掌,眨眼间便被击飞,血瞳看情况不妙,赶紧施展血遁逃离。

罗威在听到对方是大汉书院大长老的时候,就知道处境不妙,第一时间就逃离了。

傅道嵘冰冷道:“想跑,哼。”

一道黑色小剑出现在掌心,以极快的速度飞了出去。

手中结着灵印,口中念着灵语,指挥黑色小剑飞行。

逃命中的血瞳,看到身后极速飞来一把黑色小剑,顿感不妙。

黑色小剑瞬间从施展血遁的血瞳体中穿过,很快又追上罗威,一击毙命。

从傅道嵘出现到现在,仅仅十数息,便将血瞳,罗威,血衣卫全部击杀。

这等实力直接让在场的人,无不瞠目结舌。

傅道嵘解决掉血莲教余孽后,快速到叶辰身边,查看伤势。

此时叶辰已经昏倒在地,全身上下,全是血。

大长老赶紧从储物戒之中拿出一颗四品疗伤灵丹“生息丹”给叶辰服下。

将叶辰带到还没被摧毁的城主府屋内,将其放在床上休养。

处理完这些之后,大长老又去给在场的受伤之人一些二品疗伤灵丹和三品疗伤灵丹。

经此一役,连天城武者死伤惨重,星家和城主府首当其冲,诺大的城主府也是一片狼藉。

此时,得知血莲教余孽被击杀,城外躲藏的人都陆续回来了。

不到一天时间,那些被摧毁的房屋,街道就被修复,恢复如初。

连天城城主伤刚刚有所好转,便立即带人灭杀罗家残余势力,清理城内勾结血莲教余孽之人。

仅仅两天时间,整个罗家便被连根拔起,城内隐藏的血莲教余孽也被查明铲除。

又过了一天时间,叶辰终于醒来,醒来后便看到星月在一旁照顾他。

“你怎么在这,”叶辰虚弱道。

星月看到叶辰突然醒来,看着她,不好意思道:“你没事了吧。”

叶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怎么看,他也不像已经没事了。

“没事了,谢谢你照顾我,”叶辰尴尬道。

说完后,一时间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就这样,尴尬的气氛充斥着屋内。

一会儿,大长老来到房间看叶辰情况,看到叶辰已经醒了,叫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叶辰赶紧起身拱手道:“多谢大长老救命之恩。”

“你是院长的宝贝徒弟,又是我们书院的人,救你是应该的,”大长老说道。

“大长老,血莲教的人?”叶辰问道。

“不用担心,他们已经被我击杀了,倒是你,能在灵海境二重修士一击下坚持那么久,真是不简单,不愧是院长看重的人,”大长老笑道。

“若不是大长老赶来,坚持再久也免不了一死,是我自不量力了,以为可以硬抗下灵海境二重修士的一击,”叶辰苦笑道。

“这一点也是我正要和你说的,以后不能如此行事,若是我晚来一步,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大长老道。

“不过你做的很好,没有丢院长和书院的脸,我会把此事详细告知院长的,回到帝都,除了帝王的奖赏,书院也会另外给你一些奖励,”大长老道。

“其他人怎么样了,”叶辰道。

星月一旁道:“他们都没事,有大长老的灵丹,很快就好了,只是这次死了很多人,太惨了。”

星家所有精英武者几乎都死了,没剩下多少,城主府更是所有府兵全军覆没。

反倒那些置身事外的家族、武者,因为没有受到什么损失,一下子在连天城实力大增,地位直升,非常的讽刺。

“这次如果不是你们前来,结局怕就不是现在这样了,”叶辰感叹道。

星月听到这话,想起了那些死去的星家人,心里也是十分难受。

有很多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族人,还有看着她长大的叔叔、婶婶,都在这场冲突中死了。

“星月,你想不想去书院,”叶辰突然问道。

听到后,星月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从小到大都在家族中成长,长大后也没有出去外面世界闯荡过。

说不想去书院的,那是不可能的。

“我要问问我父亲,而且就算我想去,我也没有资格啊,”星月道。

叶辰看向大长老,道:“大长老,星月加入书院,这事,你看?”

大长老看叶辰问自己,无奈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书院有书院的规矩,此事行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