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抹黑

喊声一出,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有人不解,有人平静,也有人表现的很是愤怒。

“你要退多少啊?”刘洋笑呵呵的问道。

“一车。”

刚才喊话的年轻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刘洋脸上笑容不减,继续问道:“为什么要退啊?”

“你哪那么多废话!让你退你就退,你们这不是三天内包退包换吗?不会是想赖账吧。”年轻人不耐烦的说道。

刘洋呵呵一笑,冲着王勇和严小敏两个人说道:“等会儿你们两个人给我仔细检查一下,一台一台的查,看看有没有损坏之类的。”

“知道了,老板。”

“好的。“王勇和严小敏两个人分别说道。

随后刘洋又冲着那两个年轻人说道:“退货没问题,但还麻烦你们把东西给我拿进来。”

“东西就在车上,你们不会自己去拿啊。”年轻人瞪着眼睛说道。

刘洋不屑的一笑:“东西是你们从我店里拿走的,那怎么拿走的,就给我怎么拿回来。让我们自己去拿,呵呵,你算什么东西。”

“你他妈的……”

“别她妈跟我她妈她妈的,你们老板韩岩松我都不在乎,我会在乎你们这两个小喽喽吗?”刘洋突然指着这人大喝道。

这人身体一颤,瞬间就不敢说话了。

虽然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刘洋,但这两天他对刘洋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

不但教训了杨庆,更是破解了军师的手段,抹黑韩岩松。

这样的人物,的确不是他这样的底层办事人员能得罪的起的。

“好,我们知道了,我们这就搬。”另外一人连忙说道。

“车上的货是三个店面的还是我这一个店面的啊?”刘洋又是问道。

这人沉默了一下,说:“是三个店面的。”

“那可不行。从我这里拿走多少货,你们就给我送回来多少货,一店和二店那里也是一样。”刘洋淡淡的说道。

这人皱起眉头:“你们可没说退货必须到购买的店去退货。”

“我是没说,可我们三个店的财务是独立核算的,你当然是从哪里买的到哪里去退,你们不会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吧?”

刘洋说完看向屋内看热闹的人,大声询问道:“你们说我说的话有毛病吗?”

“没毛病。”

“没问题。”

“就得折腾折腾他们,这些人太损了。”

屋内,顿时响起了大量的附和声。

这人想了一下,轻声冲着刘洋说自己要先离开一下,而后拉着一旁还在愤怒的同伴,走了。

他只是底层办事的,有些事情他做不了主,只能请示。

可他现在身上并没有大哥大,只有一台BB机,所以他需要找到一个公用电话,然后跟上面请示。

这两个人走后,有顾客问道:“老板,等会儿就能有随身听和学习机卖了吧?”

“嗯,没错,不过可能不是很多,我也请大家理解一下。一呢,我们得鉴定一下随身听和学习机是否是在我们这里买的,二呢,我们也得查看一下随身听和学习机的质量问题吧,对方的手段你们也看到了,我是真怕他们在其他的问题上坏我们啊。”

刘洋叹了口气,情真意切的说道。

“没事,老板,我们等得起,不差那一天两天的,这群人是真坏啊!”询问的顾客气呼呼的说道。

“坏的也不能说是这群人,而是他们的老板韩岩松,他们也只是跑腿办事的。”有人说出了不同的想法。

“小同志,你这么说我就不同意了,他们的老板韩岩松是坏,可他们这些跑腿办事的也助纣为虐,难道他们就无辜吗?”

“老人家,话不能这么说,这些跑腿办事的小喽喽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只是上面让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说不定根本就不清楚事情的原委。”

“不可能……”

很快,这两个人就争吵了起来。

焦点是坏人是韩岩松那一帮人,还是坏人是韩岩松一个人,那些手底下办事的究竟是助纣为虐,还是迫不得已。

而且没用多久,两个人的争吵,就变成了两群人的争吵。

对此,刘洋并没有制止,他的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因为吵架的两个当事人,就是他安排的。

对于抹黑韩岩松,刘洋是不遗余力的。

他要让来这里的客人,都对韩岩松产生极坏的印象。

一个人两个人对韩岩松产生极坏的印象可能并不会引起什么,可要是成千上万个,那就不一定了。

而且谁还没有个亲朋好友什么的呢,一万个,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十万个。

这么多人抵制韩岩松,说韩岩松的坏话,自然就不会去光顾韩岩松的声音。

当然了,这只是其一,其二是刘洋想让上面的大领导知道这种民意。

民意,虽然看不见摸不到,但却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也就是现在还没有互联网,否则的话,刘洋分分钟让韩岩松陷入困境。

另外一边。

离开的那个人拨通了刘博文的电话,汇报了在刘洋这里发生的事情。

刘博文冷笑一声:“第一他是想为咱们找点麻烦,第二他可能现在拿不出那么多钱。”

他们在刘洋这里恶意购买了将近一百万的货,而且他知道过几天远大就会上架冰箱、彩电、洗衣机等东西。

所以他有一种猜测,那就是刘洋拿着这些货款是去进货了。

尽管他并不知道刘洋有多少本金,但他觉得刘洋绝对不可能有太多的闲置资金。

因为在这个年代,钱,不仅仅是钱,还是下金蛋的鸡。

除了普通老百姓,对于他们这些做生意的人来说,是不可能让大量现金闲置的。

就拿他们这边来说吧,为了筹集这将近百万的货款,也是费了一番功夫的。

“你这样,之前是谁买的,就让谁去退,在哪里买的,就去哪里退。”刘博文很快就作出了指示。

两个人结束通话后,刘博文扭动了一下脖子,笑了起来:“第一回合算你赢了,但我看你这第二回合要怎么办?”

经过了数个小时的冥思苦想,刘博文终于想出了对付远大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