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王玄最后的倔强!

只见他被炸的头发竖起,直冲天际,脸色黑的像锅底,如果不是那仅剩的两点眼白,恐怕人们都找不到他的脸,华丽的袖袍也被炸的裂开,只露出两截熏的漆黑的胳膊,嘴一张一口黑烟袅袅升起,紧接着一阵急促的咳嗽,怎一个滑稽了得!

感受到周围传来的异样目光,李飞龙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脸上留下两道指印,李飞龙顿是有一种被戏耍了的感觉。

“可恶,草率了!”

王玄见状,强忍着笑意说道:“对!你大意了,你没有闪!”

“你应该庆幸自己多活了几分钟!不是在这儿贫嘴!”李飞龙恶狠狠地说道,同时眼神中凶光闪烁,兴许是脸变黑了的缘故,眼神更是明亮了几分,宛如黑暗中盯上猎物的狼一般。

还不等王玄反应,李飞龙的身影便已消失在了原地,一张漆黑的面孔,转眼便出现在了王玄眼前,宛如鬼魅一般。同时一阵剧痛从王玄腹部传来,身体已然横飞而出,撞在身后自己先前藏身的巨石之上。

“砰!”

身体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之上,王玄只觉得喉头一甜一口鲜血涌出,染红了地面上的杂草,异常的显眼!下一刻受到重击的腹部,一股抽搐般的疼痛传来,直疼的王玄满脸通红,额头之上青筋暴起,冷汗直透后背。

“真是父子啊!都朝老子肚子打!”王玄强忍着剧痛,自我安慰般的说道。!李飞龙闻言,心中的仇恨犹如滔天巨浪般涌起,双目更是赤红,缓缓的朝王玄走去,完全边走边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是你让老夫白发人送黑发人丧子之痛,今日我要你爹娘也好好尝一尝!”

王玄听到这句话,心口顿时一阵刺痛,双目微微变得腥红,隐隐间有着泪光闪现,自嘲似的说道。“呵呵呵!父母!李家主还真的是贵人多忘事啊!我的父四年前就没了音信,至于我的母!呵呵,我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见过!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我死了!又有谁会关心呢?”

李飞龙的言语无意中刺到了王玄的痛处,王玄说话的同时,一股不可名状的情绪,已然自心底翻涌而起,这些情绪一直被他深深地压在心底。平常对人对事,他都是一笑而过,显得异常豁达,但又有谁知道他心底的委屈呢?有时到了晚上,他心里实在难受,便独自一人爬到房顶上去喝酒,直到喝到烂醉心里什么也不想,久而久之烈酒倒成了他的安眠药。

“哦!?原来你这么可怜啊,那我可不能就这么痛快的让你死了!”李飞龙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眼神中的凶光也越来越盛了,沙沙的脚步声宛如死亡的乐章,在王玄的心里揍响。终于那莎莎的脚步声停了下来,李飞龙狰狞的有些扭曲的面孔同时出现在了王玄的视线中,宛如魔鬼。下一刻,李飞龙的脚狠狠的踩在了王玄的脸上,恶狠狠的说道:

“无知小儿,竟敢杀我爱子!今日我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李飞龙宛如恶鬼般的声音在王玄的耳边回荡,紧贴在她脸上的脚开始一脚一脚地朝他周身踩去,每一脚都宛如千斤重锤锤打在王玄的身上。

王玄很想反抗,可是面对强大的李飞龙,一股深深的无力感自他的心底弥漫而出,渐渐地他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了,眼前也越来越模糊了,只能依稀看见一张张神态各异的脸在看着他,有的惊恐错愕,有的透露着不可思议,有的摇头叹息,有的则面露嘲讽,而当他看到王菲儿时,他的心头猛然一震!只见王菲儿此刻红肿着眼睛,紧紧咬着嘴唇,丝丝血迹自嘴角渗出,泪珠已然连成线从精致的脸颊滚落,在看看胡天,他已经失控了,不断的想要朝这边冲过来!后面的胡风紧紧的拽着他,胡天似乎在说些什么?可是王玄的意识已然模糊了,听不清了,只是朦胧的看到胡天颤抖的嘴唇。

此刻一道声音从王玄的心里升腾而起,“难道我就这样死了吗?那些在乎我的人怎么办?羽落怎么办?”

此刻一道道熟悉的身影,从王璇的眼前迅速的闪过。

“不!我不能死,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呢!怎么能就这么死了!”这一刻王玄的意识重新清醒了过来!

“砰!”李飞龙的脚也再一次落在了王玄的腹部,这一次他强忍着腹部传来的剧痛,死死地抓住李飞龙的脚踝。

下一刻,一声凄厉的嘶吼在王玄的喉间,陡然乍响

“呀啊!”

此刻,王玄张大的嘴中已经满是血沫,双目更是布满血丝,随着这一声嘶吼,王玄周身再次被赤红色的火焰覆盖,而那悬浮在王玄丹田之中的火力种子!嗡鸣着!闪烁着!散发出阵阵耀目的光辉!

李飞龙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脸色骤变,连忙调动体内的灵力!下一刻只见王玄手掌猛然挥出,一道赤红色的火焰骤然喷薄而出。直袭李飞龙面部,李飞龙连忙将灵力聚于掌间,形成一道灵气墙壁,抵挡在面前,刚猛的火焰撞击在灵气墙壁之上,泛起阵阵的涟漪直推的李飞龙后退十步之多!王玄迅速起身,但是全身传来的剧烈疼痛感,促使他不能够完全的站立起来,他只能半跪于地面之上,随即另一只手同样挥出一股赤红色的火焰,呼啸着撞击在李飞龙面前的灵气墙上,两股猛烈燃烧的火焰在王玄拼尽全力的催动之下,犹如怒涛一般灼烧着那堵灵气墙壁!

然而,即便是这样!在李飞龙源源不断的灵气加持之下,那灵气墙壁也只是泛起层层的涟漪,丝毫没有被攻破的迹象!终于在持续了数十息之后,王玄丹田之中的火力种子上,最后一抹光亮骤然消失,那宛如怒涛一般的火焰也渐渐的熄灭!这一刻,王玄最后的倔强被击溃!

此刻王玄所做的一切已然超越了他身体的极限,随着最后一丝火苗的熄灭,王玄的双手无力地垂到在身体两侧,连喘气的声音都变得异常微弱,背部的衣衫全然被虚汗浇湿!

“哼!蚍蜉撼树!现在就送你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