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巫神殿!

“啊呀!我说你这么大反应干啥啊!”没想到王玄的反应这么大,胡天鄙夷的说道!

“不是吧!这结那门子盟啊!?”此刻王玄的内心充满了疑惑!在仙灵镇,三大家族之间的关系向来由利益牵动!这胡家和王家近几年虽然走得近,但也是为了自家的利益不受李家侵害,所以才会多有合作!可这也走不到联盟这一步啊!

家族联盟往往要求两个家族彼此间绝对的坦诚,因为在仙灵镇人们的眼里,只有绝对坦诚的朋友之间才能够以生死相托,亲密无间的合作!尤其是在生意上,彼此之间会多有干涉,而在生意这一块,最忌讳外人干涉,这完全不符合家族的利益要求啊!

胡天看着王玄万分不解的眼神,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很无奈!别说是王玄了,就连他自己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是极其的想不通!

“嘿!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胡天随即解释说道:“半月前三族会武,你二叔与我爹联手与李飞龙大战败北,双方已经彻底的撕破了脸皮,李家势大我们两家不结盟就只有被吞并的份儿啊!”

“噢!也是啊!”王玄听罢眼神闪烁!若有所思!淡淡的说道:“是啊!似乎结盟是最好的选择!”

胡天说道:“谁说不是呢!我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不被吓了一跳!如果不是羽落为了你突然从半路杀出来!三下五除二把李飞龙打的爬都爬不起来了!恐怕我们两家连结盟的机会都没有咯!”王玄听到胡天谈及羽落就他这件事情,深深的看了一眼旁边正在喝茶的羽落!心里充满了感激,还有一丝不可说的奇妙感觉!

“哈哈!说起羽落揍李飞龙这件事儿啊!你都不知道有多震撼!你说你咋就昏过去了啦!你知道你错过了什么吗?!”胡天目光炯炯,眼神中忽然充满了神采,津津有味的说道:“我给你说啊!当是羽落从天而降啊!顿时一股奇异的香味扑鼻而来!啊!!”胡天说着深深吸了一口气!“那是仙女的气息啊!然后就问李飞龙!是你要杀他吗?”胡天说着说着还比划了起来,那叫一个绘声绘色!

“这一句话出来,哎呦!滋滋滋!当场就把李飞龙给吓的呀!那个脸都绿了啊!”

“又不是你吓的,你有个啥嘚瑟的啊!”王玄白了胡天一眼,鄙夷的说道!

“哎呀,这不是重点!羽落终归是咋们的自己人对不对?!我跟这骄傲咋了!?”胡天突然变了脸色,愤愤的说道!

“噢噢!是是是!你继续!”王玄眼看胡天有点急眼,连连说道!

胡天这才换上了先前那副嬉皮笑脸的嘴脸!继续说道:“当时啊!那家伙说是他打的!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啊!羽落都不等他把话说完!直接上去就是一拳!李飞龙直接就飞了啊!更惨的是还没落地呢!羽落又上去搞,,,,,额额!”然而就在胡天说的正起劲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只见羽落此刻正在冷冷的盯着他!胡天顿时感觉后背凉森森的!

“好了!你可以闭嘴了!”随即羽落清冷空灵的声音传来!胡天突然眼前浮现出羽落一拳打飞李飞龙的场景,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不禁摆了摆头!

“好好好!我不说了,千万别动怒!”

羽落虽然彪悍而且不咋爱搭理别人的样子,但是终究还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在自己在乎的人面前当然要尽可能保持温柔的形象了!这年头,谁还没有个少女心!

当然!除非实在忍不住!而事实上是,她很少能忍住!

见到胡天老老实实的闭嘴了,羽落这才收回她的目光,跟个没事儿人一样,继续喝起了茶!王玄看着胡天那个一秒变怂的样子,实在觉得好笑!

随后两个人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的聊起了别的趣事儿,这半个月来,仙灵镇发生了不少有趣的事儿了!

什么张婶儿喜提夕阳红,嫁给了隔壁镇比自己小20岁的男子!铁匠家养了大半年的老母猪越圈逃跑,三天后带了一只黑野猪回家!还有什么120岁老太入殓前一夜突然起死回生,,,,,,

与此同时!李氏家族族长府中!一身着华袍的中年男人正在庭院中溜达,身后跟着三五个随从!只见那中年男子忽然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过身来!脸上竟然还有一块拳头形状的胎记!

噢!不不不!是一坨淤青!正是李家家主,李飞龙!这家伙那天被羽落揍完之后,回家做了个全身检查!硬生生断了三根肋骨,其他地方不同程度骨折!还有脑症荡!经过半月的疗养!眼下伤势也是完全恢复了!

“咳咳咳!你们下退下吧!”李飞龙眼神流转,遣散了身边的随从!

“是!”随从齐声答道,随即个子退下,消失在了庭院中!目送着随从彻底的消失在了视线之中后,李飞龙转身朝一处别院走去!

约莫五六分钟之后!一扇大不小的木门出现在了李飞龙面前!木门显得很是破旧,而木门两边的围墙边也是杂草丛生!甚至墙头上都布满了青苔!显然是一座荒废的院子!但是奇怪的是这么扇破旧的木门上却没有半点的灰尘!

“咯吱!”

李飞龙推开木门!眼神闪烁的向四周扫了一眼,确认无人之后便闪身进入!

“咯吱!”随即有轻轻的和上了木门!

这庭院之中打扫的干净整洁,全然不像外面看起来那般!迎着小木门是一木质结构的房屋!中间一件颇为的雄伟高大!门楣顶上挂着一副大大的牌匾!其上赫然题写这“巫神殿”三个大字!

李飞龙看到这三个大字,眼神中竟然闪烁着弄弄的膜拜的光芒!

“小人,李飞龙!请求面见使者!”李飞龙拱手鞠躬!虔诚的说道!

“咯吱!”

李飞龙话音刚落,那紧闭着的大门骤然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