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彼时可怕的李飞龙!

黑光在王府的上空盘旋了两圈之后悬停在半空中!汹涌的魔气中间赫然浮现出李飞龙的身影!

李飞龙披散着的头发在半空中迎风飞舞,额头上漆黑色的魔纹闪耀!眼神平静的望向地面大宴之后一片狼藉的王府庭院!从李飞龙的眼神中看不出丝毫的情绪反应!宛如地狱魔神差遣而来的地狱使者一般!

李飞龙漠然的扫视了一眼此处后又化为了一抹黑光,裹挟着汹涌的魔气绕着整个王府飞了一圈!查探完王府此刻大致的情况之后再度出现在王府正院的上空!随即化作一颗流星,拖着长长的黑色魔气尾巴!降落在王府正院中心!

“砰!”

随着一声沉闷的落地声!一圈魔气气浪成环状在地面上扩散而去!将地面上的尘土吹了个干净!

魔气消散!李飞龙缓缓的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呵呵!竟然喝的如此烂醉!那么你们便永远停留在昨晚的欢愉中吧!”

李飞龙眼见自己落地搞出的动静竟然没有将那些躺在角落里的修士没有惊醒!随即嘴角挂起一抹嘲讽之意!冷笑着说道!

下一刻,李飞龙手掌缓缓抬起,五指弯曲成爪状,对着卧在墙脚酣睡的两名修士,手指轻轻向掌心一扣!一股魔气瞬间从李飞龙爪间喷涌而出!

在李飞龙的控制下宛如一条灵动的黑蛇!瞬间缠绕在那两名修士的脖颈之上!随即李飞龙的手爪缓缓上移,那两名修士也在魔气的控制下缓缓上升!直至脚尖离开地面!最后悬在半空中!

也就在此刻!那修士的眼睛突然睁开!李飞龙见状,手掌瞬间一握!手段出其的狠辣!

“咔嚓!”

一声骨头断裂的清脆声音在这片天地间骤然诈响!那两名修士瞬间脖颈断裂,连惨叫声都没来的及发出,便已然毙命!粘稠的血液自嘴角间流出!

“实在抱歉!没想到你们竟然在这个时候醒了,让你们在恐惧中死去,实在非我意愿!唉!”李飞龙不禁叹了口气,语气悲哀的说道!可是那眼神却一如既往的冷漠!

李飞龙说罢,骤然松手,那围绕在两人脖颈间的魔气也随着消失!那两名修士的身体掉落地面发出两声“砰!砰!”的闷响,化为了两具冰冷的尸体!

“搞什么啊!”烂醉酣睡的其他人终于被这动静吵醒!极不情愿的睁开朦胧的睡眼!

霎时李飞龙的身影映入眼帘“你是什么人?!”

“来送你去另一个世界的人!”

那人听见李飞龙的话,并没有立刻反应过来李飞龙的言外之意!只觉得奇怪。

随即揉着眼睛,左右四顾!顿时两道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惊恐这色,嘴角挂着粘稠血沫的食体出现在视线中!

那人瞬间从地上跳了起来!惊骇的大叫道!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在王氏,,,家族族长府中行凶!”

李飞龙在献祭完灵魂之后,样貌变化挺大的!这修士已然不识,故有此一问!

那修士惊恐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李飞龙的身影骤然化作一抹黑影!瞬间自那修士身边划过!如闪电般迅猛!

“额!你,,,!”

那修士瞬间双目充血,粘稠的血沫如泉涌一般在口中涌出!愣是连一句话都无法完整的说出就现场毙命!赫然是被轰灭了心脉!

而这血腥的一幕正好落在另一名刚刚睁开眼睛的修士眼中!那修士当即被吓得半死!趁李飞龙还没反应过来!连忙起身,逃走!同时嘴中惊恐的嘶吼:“魔鬼啊!杀人了!魔鬼杀人了!!”

李飞龙缓缓转身,看着那人惊恐到蹒跚的脚步!嘴角上扬,挂起一抹诡异的有些瘆人的微笑!淡淡的说道!

“跑吧!快跑吧!总得有个人叫醒这些烂醉的家伙!不然我杀的没有一点意思啊!呵呵,,,呵呵呵!!”

那人慌不择路,竟然朝着王玄所居的南院方向亡命奔逃!!

“鬼啊!鬼啊!!死了,都死了!!好多血,好多血!”

适时,王玄正好从床榻上下来,穿好了衣服准备去厨房偷吃!便遥遥的听见这道惊恐的有些痴颠的声音!

王玄本来不以为然!只当是那里冲出来的疯子!

“这府里啥时候收了个疯子!怎么没听府中的人提起过!”王玄一脸狐疑的说道!

然而那声音却越来越近,王玄话音刚落,那到惊恐的声音已然在王玄的卧房前诈响!

王玄顿时有一丝懊恼!随即开门出去,打算给轰出去!谁知王玄刚一拉开门,那人便疯癫的扑到了王玄的身上!死死的抓住王玄的衣袖,嘴里慌乱的重复先前的那一句话!

恐慌之意,溢于言表!

王玄看着那人慌张失措的面庞!顿时感觉到了一丝不妙!因为那人他见过!是本家的一名修士!并且修为不弱!

“为何突然这般疯癫的模样!”王玄眼神中闪过一丝警惕之色!心中疑惑的说道!

“谁啊!”

下一刻,一道暴怒的声音从南面的厢房中传出!屋顶子都快被掀起来了!

“哐!”

下一刻,厢房的门瞬间破开!只见羽落从门中冲出!此刻那平时喜怒不形于色的羽落脸上充满了怒气!

王玄顿时头皮一阵发麻!一起相处了近一个月!羽落的脾气王玄也是慢慢的摸清了不少!自然知道把她从睡梦中吵醒的后果!

“那里来的疯子!竟然扰老娘美梦!”羽落出门看见那死死的抓着王玄袖子乱叫的修士!直接上去就是一脚!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那修士的身体骤然化作一枚人肉炮弹,飞了出去!但是口中的那句“鬼啊!杀人了!都死了!”一刻也没有停过!

直直的从王府上空飞过!所过之处!酣睡着的人尽皆被吵醒!直呼:“疯子!”

那修士愣是从南到北,横跨了整个王府!直到飞到北院,才不怎么安全的着陆!而那北院正是族长王庚的住处!

王庚闻声从卧房中走出!于是南院的情景在一次在王庚的身上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