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金刚无极诀(一)

经过一夜的畅谈后,秦风回到了大长老一脉的山峰。毕竟他是亲传弟子,上面又有大长老管着,不可能四处奔波。他本也想让牧羽随他一起进入大长老一脉,不过却被牧羽拒绝了。

在牧羽看来,自己在弟子院落住着挺好,自由自在。跟着秦风去,总有点寄人篱下的感觉。

由于刚刚外出历练了一个月,牧羽并不准备继续外出历练,而是准备在宗门内沉寂一段时间,顺便整理一下这段时间所学。然而就在牧羽安静修炼的第三天,麻烦却是主动的找上门来了。

“砰!”

这一日,牧羽刚刚打坐完,准备到院落修炼武技。他的院落大门却是被突然踹开,一行五六人冲了进来。

“小子,听说就是你羞辱战狂师兄?”

只见领头的一位青年满脸狂傲,不屑的看了看牧羽道。而他身后的几人也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嗯?”

看着这一行人都是灵武五重,甚至领头那人还是灵武六重的修为。牧羽疑惑起来,他羞辱秦风,这些人哪儿得来的消息?不过当他看到后面某一位灵武五重的弟子时,顿时明白了什么。

那人并不是很起眼,但是上次在执法一脉中有他的身影,再看领头那人。牧羽明白,这是执法一脉暂时无法对付秦风,便两主意打到他身上来了。毕竟上次在演武场,他和秦风的关系已经被有心人注意到。

“战狂乃是我兄弟,何来羞辱?倒是你们,擅自踹开他人大门,将宗规放在何处?”

“嗯,小子,你怎么说话的,难道不知道这是蓝阳师兄吗?”

“就是,蓝阳师兄不仅自己是外门前一百的存在,他哥哥蓝烈更是内门的师兄,蓝师兄能够踹你的门,是你的荣幸!”

“额,那我给你们一巴掌,是否也是你们的荣幸呢?”既然知道对方是来闹事的,牧羽当然不会客气。

“小子,你很狂啊,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

见到牧羽态度如此强硬,蓝阳似乎很不爽,则懒得废话,抬起拳头,就直接朝着牧羽袭来。

“嗯,你们敢随意在弟子院落动手?”

牧羽身躯左右摇晃以下,径直躲开了蓝阳那一拳,随即神色冷冽道。

“嗯,小子,你竟然敢躲开!”蓝阳没有打中牧羽,似乎受到了莫大般羞辱。

“我告诉你,在外门还没有几人敢躲开本少的拳头,今天本少要废了你!”说着,蓝阳体内灵武六重的气势完全爆发出来,再次朝着牧羽攻击过来,而且是下死手般的攻击。

“既然如此,本少就陪你们玩玩!”见状,牧羽知道今日是躲不开了。既然如此,那就不躲。灵武六重而已,他还不放在心上。

“砰!”

下一刻,只见牧羽蓄力,抬拳,完完全全的与蓝阳对轰了一拳。

“啊!”在几人震撼的目光下,那蓝阳直接被打飞出去,贴在了院落的墙壁上。而右臂则是无力的下垂,显然是受到了重创。

“力量不错,还有点疼!”对此,牧羽毫不在意,反而是甩了甩手,轻蔑道。

如今他全力一拳的力量足以到达六千斤,灵武八重斗不敢硬接,更何况蓝阳不过灵武六重,他那只手臂很明显是废掉了。

“大胆,牧羽,你竟然敢伤害蓝阳师兄,你找死吗?”

“牧羽,你完了,蓝阳师兄若是有什么损伤,蓝烈师兄不会放过你的。”

见状,几位弟子楞了一番,随即一个个群情激奋的呵斥道,却没有一个敢上前来,显然是十分忌惮牧羽的拳头。

“蓝师兄,你没事吧?”牧羽所认识的那个执法一脉弟子赶紧去扶起蓝阳。

“手…手,断…断了!”此刻的蓝阳哪里还有刚才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满脸痛苦,额头上已是冷汗连连。

“什么!”

闻言,众人大惊,看着蓝阳那无力下垂的右臂,再次看向牧羽,眼神中满是震撼和畏惧。

“牧羽,你死定了,你竟然敢打断蓝阳师兄的手臂,等蓝烈师兄到来,肯定会废了你!”

“就是,牧羽你别得意,等蓝烈师兄到来,有你求饶的时候。”

“你们上门来找我麻烦,难道还不许我反抗,呵呵,不得不说,你们真逗!”

闻言,牧羽鄙夷的看了看几人,继续道,

“还有没人要赐教的,若是没有,就赶紧给我滚,本少还要修炼呢!”

“牧羽,你…”

几人刚要说话,可是碰上牧羽那冷冽的目光,再也没有勇气带下去了,扛着蓝阳,灰溜溜的离开了。

“如今的金刚劲我已经练至大成,看来是时候去一趟藏经阁了,也不知能否找到金刚劲的后半部分!”

看着几人逃离,牧羽握了握自己的拳头,沉思道。上次他领取金刚劲时,那书籍上说金刚劲只是残篇,而他如今修炼出六千斤力量后,似乎遇见了瓶颈,很显然与那武法有关。

很快,牧羽就来到了藏经阁,待在门口的仍然是上次那位长老。看到牧羽前来,他懒散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起来,不过很快便被他收敛起来。

“小子,怎么样,我就说那武法不是你能够修炼的吧!”

“长老,这你就误会啦,我正是将那武法修炼大成,这次是来请问一下长老,后面的部分我是否能够修炼的!”

听见老者竟然能够记得自己,牧羽诧异起来,毕竟宗门弟子可是近万人,显然这老人的实力不凡。不过也显而易见,藏经阁如此重要的地方,又岂是普通长老就能坐镇的。

“什么?你说什么?”

然而,牧羽话音刚落,老者就激动起来,一双眼睛犹如两柄利剑直刺牧羽心房,体内更是散发出一股强悍的气息,径直将牧羽压迫得差点直接跪下。

“额,老朽激动了!”见到牧羽狼狈的模样,老者才收敛气息,随即犹如在看一件宝贝一样看着牧羽。

“呼,好强!”

牧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向老者的目光充满了慎重。据他估计,这老者的修为恐怕和宗主相比也差不了多少吧!不愧是帝国南方最强大的宗门,强者如云啊!

“你真的将那金刚劲修炼成功啦?你现在一拳多少斤?”片刻,老者询问道。

“勉强到达五千斤吧!”闻言,牧羽说道,却没有全部告知老者,给自己留下了一点后手。

“哈哈,好!”

听到牧羽的话,老者更是兴奋得不得了,差点手舞足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