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败蓝烈

“我去,我是不是眼花了,你掐我一下,蓝烈竟然被牧羽一拳打飞了!”

“这么猛,不愧是能够与秦风莫逆之交的人!”

“如此看来,这又是一个秦风啊!”

一时间,整个演武场都热闹起来,都对牧羽的强悍实力感到了不可思议。而许多执法一脉的弟子则是神色阴翳,这牧羽,难道真的又是一个秦风?

“噗~”只见蓝烈站在擂台边缘,吐出一口鲜血,随即脸色难看的看向牧羽:“看来是我小瞧了牧师弟,这一拳接近五千斤了吧!”

“还行!”对此,牧羽神色平淡道,只是神色比刚刚严肃起来。刚才只是蓝烈轻敌,自己才能准确无误的将那一拳轰在他身上。现在对方有了准备,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九阳曜日!”刹那间,蓝烈就稳住体内翻涌的气血,再次对着牧羽攻击起来。

“砰,砰…”

在众多弟子眼中,两人不过片刻功夫,就已经对战了数十招。不过明眼人都看出,蓝烈是越战越勇,而牧羽则是慢慢处于守势。

“哈哈,看来牧羽终究不是蓝烈师兄的对手啊!”

见状,一些普通弟子起哄起来,而那一旁脸色难看的慕容澜神色也变得缓和起来。若是牧羽真的能够战胜蓝烈,他可是没地方哭去。

当然,秦风还有那些执法一脉的灵武巅峰境界的弟子们,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起来。

虽然擂台上看起来蓝烈越战越勇,牧羽只能“艰难”与之对抗。但是以他们的境界如何看不出,蓝烈虽然攻势凶猛,但是体内的灵气却是急剧消耗。而牧羽虽然处于守势,却处变不惊而游刃有余。如此下去,恐怕胜负难料啊!

“砰!”

两人终于再次碰撞后分裂开来,但是擂台却被两人破坏得七零八落,可见两人刚刚的攻击是多么的强悍。

“牧羽,我承认我小看了你,所有人都小看了你,以你的实力,在灵武七重中足以站稳脚跟了。”

只见蓝烈脸色苍白,身上还有着几道拳印,颇为狼狈。随后一边恢复着灵气,一边对着牧羽说道。

“呵呵,蓝师兄缪赞,比起师兄来,师弟的实力还差得远呢!”

牧羽脸色同样不怎么好看,胸前和后背的衣服上都有着几处被灼烧的痕迹,隐约露出里面古铜色的肌肤。

“接下来的一招乃是我最强大的武法,灵阶中品武法烈焰掌,若是你能够接下,今日一战便算是我输了!”

“来吧!”

闻言,牧羽神色郑重起来。虽然只是灵阶中品武法,但是以蓝烈的境界和熟练程度,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接下的。所以他也暗中改变体内经脉路线的运转。

“烈焰掌,一掌焚天下!”

“蛮无极,无极金身!”

刹那间,在两人最强大的一击下,整个擂台都被红色和金色两种色彩覆盖,令人看不见里面究竟是何结局。

“你赢了,噗~”

数十息过去,擂台终于变得清晰起来。只见两人依旧站立在擂台上。只是牧羽脸色苍白,满脸冷汗。而蓝烈则是说出三字后,便吐血昏迷过去。

“咦,这小子修炼的难道是…”一旁,主持擂台战的长老想起刚刚牧羽突然全身散发的金光,隐约想到了什么,看向牧羽的神色都变得郑重起来。

演武场不远处的一间阁楼中,一双目光看着擂台上的结局,欣慰的笑了起来。

“哈哈,赢啦!”

在整个演武场都寂静无声时,秦风突然大喝一声,将所有人都惊醒过来,随即走上擂台,将虚弱的牧羽扶了下来。

“疼吗,我怎么感觉是在做梦,灵武五重竟然败了灵武七重?”

“你往哪儿摸了,老娘一巴掌拍死你!”

“真是不可思议啊,外门弟子越两级战胜内门弟子,以后内门弟子再也不敢轻视我们外门弟子啦!”

被秦风一声惊醒,众多弟子迅速议论起来,不过看向牧羽的神色都变得敬重起来。毫无疑问,牧羽用他的实力赢得了他们的尊重。

蓝烈很快被执法一脉的人带走治疗,只是那些人临走时。看向牧羽的神色充满着怨恨,却又带着一抹慎重。

牧羽也被秦风带回院落修养,今日一战他虽胜,却也是险胜,毕竟境界差距摆在那里,若是蓝烈还能坚持的话,他必败无疑。毕竟此刻他体内已经没有了丝毫灵力,玄阶武法对灵力的消耗果然不是灵武境能够承受的。

当然,离开演武场前,秦风没有忘记去慕容澜那里取回自己的赌注。整整六十株下品灵药和二十株中品灵药啊!看慕容澜拿出赌注后那铁青的脸色就可以明白这笔赌注有多么高昂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牧羽一直安静的在院落修养和修炼,或许是他贸然使用玄阶武法导致灵气消耗一空的缘故。在他恢复灵力后,赫然发现他的修为竟然突破到了灵武五重巅峰,距离灵武六重已然不远。

而整个云海宗的弟子们,则是轰动了起来。不久前出现一个秦风,就已经令人震惊,如今牧羽的强势崛起,更是让人震撼。甚至许多外门弟子都在偷偷打听牧羽的身份背景,准备与他示好结交。

毕竟牧羽与秦风乃是莫逆之交,秦风又是大长老亲传弟子,天赋异禀,未来可期。更何况牧羽本人更是天赋不输秦风,将来的成就又怎么会低呢?所以提前结交是没有坏处的。

而执法一脉弟子则是愤怒不堪,许多人更是隔空叫嚣,等牧羽恢复后要给牧羽难看。不过这些呼声在一位长老的干预下则是无声的沉寂下去。

牧羽不过灵武五重修为,而那些叫嚣的弟子至少都是灵武七重巅峰。就像当初蓝烈同秦风说的一般,他们不要脸,执法一脉还要脸呢!

当然,执法一脉的人最近都不怎么好过,区区两个新人竟然弄的他们一脉束手无策,所以在长老的严厉呵斥下,他们都拼命的修炼,想要将牧羽秦风二人镇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