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我想投资你

第二日,牧羽早早的来到演武场,发现这里已经聚集了三十余人,正是执法一脉的弟子。除此之外,还有着一支三十人左右的护卫队,应该就是慕容家族的护卫队了!

“是你,牧羽,你来这里干什么?”见到牧羽朝着一行人走过来,执法一脉的弟子瞬间暴动起来,一个个对着牧羽怒目而视着。

“我接了任务,当然是来完成任务的啊!”面对三十余人的注视,牧羽倒是十分淡定,在一旁安然而立,等着其他人的到来。

“你也接了这个任务?”听到牧羽的话,一行人顿时觉得不可思议,随即又化作了兴奋。

“当然!”

“好,怒师弟果然胆魄十足!”只见一位灵武八重巅峰的弟子激动的看着牧羽道,随即与其他几人对望一眼,皆是看出了对方的意思。

“武者向来就是逆天而行,没有胆魄谈何武道!”

“好,好,好,牧师弟放心,虽然那沉星雨林危机四伏,灵妖纵横,不过师兄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

那青年犹如获得珍宝一般兴奋着道,还刻意将照顾二字咬得十分重要。他叫向应天,与云飞关系还不错。

最近执法一脉因为牧羽和秦风吃尽了苦头。原本他们还在考虑设法教训牧羽一顿,没想到牧羽自己送上了门。若是这次他们能够废掉或者斩杀牧羽,不仅能够得到长老的奖赏,甚至还会得到云飞的重视。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麻烦各位师兄了!”

牧羽如何不知道他们在打着什么主意!不过他并不在乎。虽然他们一行人修为最低都是灵武七重,还有八位灵武八重,向应天更是灵武八重巅峰。可那又如何?打不过他还不能跑吗?而且论起对沉星雨林的了解,恐怕连慕容家族的人都不如他,更何况这群直知道待在宗门苦修的弟子!

等进入沉星雨林后,他会让这群人明白,到时候不是他们狩猎自己,而是自己狩猎他们。

“哼哼…”

面对牧羽的态度,执法一脉众人十分兴奋,在他们看来,牧羽这简直就是在给他们送功劳啊!若是三十人还对付不了牧羽,那他们干脆回家种地好了,还修行干什么!

不久,剩下的十余名弟子终于赶来,而身为东家的慕容澜也姗姗来迟。

“大家都到了啊,那我先说一下,这次我们的任务是进入沉星雨林东南部,搜寻一座数十年前消失的秘境,由于沉星雨林情况复杂,各种危机,灵妖出没,所以希望到时候大家多多配合!若是有谁不停指挥,可别怪我慕容澜不客气啦!”

慕容澜来后,直接和众人说明了情况,并点明了此次行动是以他们亿源商会为主。而在他话语落下后,那三十人的护卫队则是齐齐看向了五十位弟子,浑身的煞气释放而出,也算是提前威慑了。

“慕容师兄说笑了,我们既然接受这个任务,自然是以慕容师兄为主!”

“正是,我们可还指望着完成任务后的丰厚报酬呢!”

被那些护卫队气势威慑,众人赶紧说道,就连向应天也是赶紧应道。

虽然在宗门内,他实力比慕容澜要强,身后更是有着执法一脉做背景。但谁不知道慕容澜乃是亿源商会三公子,说不定将来还是亿源商会的主人,他们岂敢不给慕容澜面子。

“好强的气势,这群人绝对都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来的!”倒是牧羽感受到那群护卫队的血腥气势,皱起了眉头。

这群护卫队修为高低不一,有灵武境也有气武境,凭借他们的气势就可看出,他们每人手中都沾过鲜血。从这点也可以看出,亿源商会能够成为北辰帝国最大的商会,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出发吧,从宗门出发,五日内应该就能到达沉星雨林了。”

说着,慕容澜就带头离开演武场,往宗门外走去。在云海宗宗门外,一辆马车和近百匹骏马已经排列在此。那马车自然是为慕容澜准备的,至于马匹嘛,就是为护卫队和这些弟子准备的。

很快,三日过去,而一行人也早就离开了云海宗疆域,已经很接近沉星雨林了。

这一路走来,倒是十分安全,并没有遇上什么打劫的存在。不过向来也是,一行人修为最低都是灵武六重修为,甚至还有许多气武存在,只要是有点眼力见的人,就不会选择去招惹。

三日来,牧羽倒是十分淡定,一直安静的骑马赶路,除了不是执法一脉的弟子中有几人向他打招呼外,便再没有其他波动。倒是向应天一行人,常常在休息时聚集在一起,似乎是在商量着到了沉星雨林后怎么对付牧羽?

终于,到了第四日夜晚,一行人赶到了一座小镇。在都吃过晚饭后,牧羽正准备进入房间休息,却被一位慕容家族的护卫叫住,说是慕容澜有事找他。

虽然与慕容澜接触不多,倒是牧羽一直觉得这是个十分有趣的人,所以也就去了。

当得知慕容澜竟然私下联络牧羽,向应天等人坐不住了。若是慕容澜真的与牧羽交好,故意将其时刻待在身边,他们还真不好下手。不过慕容澜所住之处皆有护卫守护,根本不可能得到有用的消息,他们也只得听天由命了。

“哈哈,牧师弟,这一路可还习惯!”

牧羽刚来到慕容澜的房间,发现对方竟然准备着一桌酒菜在等着他,见到他来之后,态度更是十分热情。

“还好,只是一路走来,感觉太过沉闷而已。”牧羽倒是十分淡然,直接坐下来到。

“哈哈,等到了沉星雨林,师弟就会感觉到刺激的!来,师弟喝酒!”闻言,慕容大笑着道,并主动为牧羽倒酒。

见状,牧羽似乎明白了什么。能够让堂堂亿源商会三公子倒酒,如此殊荣,整个云海宗,恐怕没有几人!

“慕容师兄,我这人向来不喜欢拐弯抹角,师兄有何事就请明说吧!”牧羽没有喝酒,而是直接盯着慕容澜。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开门见山了。今日叫师弟来只有一事,那就是我想投资你!”

见到牧羽如此直接,慕容澜也不多话,直接开门见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