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给我一年

这时,苍老的业老也中午被人请来。一下,整个庄园都是人,而且也算是牧族中,与牧羽关系稍微亲近一点的所有人了。他们都一脸郑重的看着牧羽,想知道他为何会突然来到这里,毕竟以牧羽目前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救他们出去啊!

“业老,七长老,朵姐陈大哥,各位叔伯,婶婶,对不起!”

看着眼前一个又一个熟悉的身影,牧羽突然跪了下去,郑重的磕头道。

“少族长,你这是干什么,赶快起来!”

“是啊,少族长,家族出事根本怪不得米啊,都是那该死的南宫家族啊!”

“如今少族长你可是我们家族最后的希望啊,何来对不起呢!”

……

见到这一幕,众人都疑惑起来,唯有部分人知道,牧羽这是家族被灭的事算在自己头上,毕竟当时整个秘境,只有他一人逃出。

半晌,见过所有与他有点关系的亲人后,这才让众人回去休息,并嘱托他们不要暴露牧羽来过的消息。而业老由于修为被废,白日里又忙碌一天,所以也被叫回去休息了。

“朵姐,陈大哥,你们如今是什么修为?”房间里,牧羽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看着一旁站立的两人道。

“这里时刻被南宫家族的人监管,又没有灵药辅助,所以我们修炼十分缓慢,我是玄武三重,朵儿天赋比我好点,如今已经到了玄武四重,七长老如今也是玄武三重!另外护卫队中还有近五十位玄武境,不过目前他们都隐匿着修为,明面上也就我们三人是玄武境。”

陈城似乎明白牧羽想知道什么,直截了当的说道。

“原来如此,那南宫家族在这里的实力呢?”闻言,牧羽才明白过来,怪不得刚刚那位族民说家族活下来的玄武境只有三人,而上次业老却说有五十人,原来是隐藏着的啊!

“这个我知道,他们有两位玄武境六重,专门为压制我们几人。其他的玄武境大概有三十人左右,其中中阶玄武境十人左右。气武境一千,其中高阶气武占半数以上!”

听到这里,牧羽失望了。原本他还在想家族的实力不弱,有没有可能突围出去。没想到南宫家族安排这里的人虽然不多,却都是高手啊!

“少族长,你那种想法是不可能的,南宫家族既然肯放心我们,就是他们算准了在强者层面能够把我们压制的死死的!”七长老似乎看出了牧羽的想法,直接打破道。

“无妨,给我一年时间,我一定会想办法救大家出去的,这一年中,大家尽量不要与他们起冲突,保存实力!”

“一年,少族长这…”

闻言,屋内几人斗愣住了,一年时间,牧羽最多不过突破到中阶气武而已,怎么可能救他们出去。而且重要的不是这里,而是整个南宫家族的实力可不止这点啊,甚至上一任南宫族长还是地武境啊!

“你们不用担心,南宫家族我到时候会解决掉的,既然他们毁了我牧族的幽冥秘境,那么南宫城,我牧族要定了!”

“嘶~”听到牧羽这番话,几人才明白,自家少族长拥有何等的野心。可是,那可能吗?

“好了,我这里有一些灵药灵石,你们拿着好好修炼,争取在一年内突破,但不要让南宫家族的人知道!”

接着,牧羽便将这段时间所有的收获取了出来,交给三人。

三人原本还准备说牧羽自己也不过灵武六重修为,总有的资源又怎么可能满足他们的修炼,但是当他们看到面前的资源时,却是震撼了起来。

只见他们面前堆积着近百块灵石,数百株灵药灵草!还有十余本武法,虽然品阶不是太高,但是也可以让其他低境界的族民修炼啊!而其他资源虽然不能让他们突破太多,但至少能让他们突破一重修为啊!

“少族长,你这是从哪儿来的这么多资源!”牧朵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道。这位曾经只顾着玩的少族长,似乎真的变得很不一样了。

“这个你们不用理会,对了,等我离开雨林归宗时我会再来一趟,你们的乾坤袋空间有多大?”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牧羽再次问道。

“我们的乾坤袋基本都只有两米空间,而且都是用来装载每月挖来的矿石,等月底上交的!所以这些资源我们是不可能放进乾坤袋的!”虽然不知道牧羽问这些做什么,但陈城还是如实回答道。

闻言,牧羽才明白,难怪南宫家族会放心让族人为他们挖矿,原来是根本不怕族人私藏啊!

“老朽这里倒是有一个族长临死留下的乾坤袋,足有五米空间,如今少族长回来,这乾坤袋也该交还与你了!”

这时,七长老却是站起来,在一旁的墙壁上打开一个暗格,取出一个乾坤袋交给了牧羽。

“好,这样,我这里有几个一米空间的乾坤袋,你们将资源装在里面藏好,就不怕南宫家族之人发现了。”

只见牧羽取出三四个乾坤袋说道。这些都是这段时间他打劫而来的,虽然空间不大,但至少能够保证这些资源不会被南宫家族的人发现。

“太好了!”见到这么多乾坤袋出现,几人兴奋起来,只是陈城看向牧羽的眼神颇为怪异。显然他隐隐猜到了牧羽这些乾坤袋是怎么来的!

“嘿嘿,这一路走来,老是又些人见我实力太弱,所以给我送了些资源而已!”牧羽很快发现了陈城的眼神不对,直接笑道。

“哈哈,原来如此!”听到牧羽解释,几人才明白这么多资源从何而来,七长老更是大笑起来。

“不过少族长,以后他下手时可要注意对方的实力啊,不要偷鸡不成蚀把米啊!”倒是一旁的牧朵提醒道。

“无妨,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各位,我就先走了,等我回来!”

“好,少族长放心,我们一定努力修炼,等你归来!”

几人自然明白牧羽不可能久留,否则一旦被南宫家族之人发现,那可就是一场悲剧。

“等我…”隐约着,黑暗中还传来了牧羽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