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生死突破

“小子,你别想转移…”那大汉正要说什么,声音却戛然而止,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混蛋,小子你竟然把我们带到灵妖巢穴里来了!”

“小子,你自己找死为何非要带上我们!”

不过片刻,其他佣兵也都发现了黑夜里的灵妖,一个个脸色顿时苍白起来。

“我也不想啊,诸位,想活命就只有殊死一战了!”牧羽无奈的摆摆手,取出了天衍剑。

“混蛋,若是能活着出去,我一定将你小子千刀万剐!”那大汉调动灵力,准备起战斗。不过牧羽目前也算是一个战力,所以他并没有跟牧羽算账!

“但愿你能活着!”牧羽低语一声,选择前方的一只灵妖,冲了上去。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包围他们的灵妖已经露出了身形,乃是名叫追风豹的豹类灵妖,以速度快著称。不过追风豹向来都是独来独往,此地竟然集结十余只,也只能说是牧羽他们运气太背了。

不过幸好这些追风豹没有气武境的存在,最强也不过灵武八重,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嘶!”牧羽冲向一只灵武八重的追风豹,一剑劈出,却不成想竟然让追风豹躲了过去,反而被追风豹的利爪在左肩上撕开了一道血口。

“不愧是以速度著称的追风少年!”稳住身影,牧羽看了看左肩上的伤口,随后看向前方的追风豹,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这时,那些佣兵已经和其他追风豹大战起来。其中那灵武九重的大汉一人被三只追风豹围剿,险象环生。至于其他几人也是狼狈不堪,最倒霉的是两位灵武七重的佣兵第一回合直接就被几只追风豹击杀,随后分尸吞咽起来。

“呕…”见到那残忍一幕,牧羽他差点吐出来。不过这更加坚定了自己要杀出去的决心,他可不想成为追风豹的食物。

“天衍剑典,剑破山河!”

下一刻,牧羽直接汇聚灵力,施展出自己的玄阶武法,杀奔面前的追风豹。

天衍剑典不愧是玄阶武法,和天衍剑配合的威力更是倍增。牧羽面前的那只追风豹竟然直接在这强悍一击下被斩杀。

“嗷呜…”或许是见到牧羽这么个弱小的人类竟然这么快就斩杀了自己的同类,很快就有三只追风豹咆哮一声,直奔牧羽而来。

“我去!”见状,牧羽来不及欣赏自己的武法,直接大骂一声,撒丫子转身就跑。

刚刚那一招虽然直接斩杀了一只追风豹,却是消耗了体内一半灵力。现在又来三只,他不跑不是找死吗!

或许是牧羽的牵制,那些佣兵的情况逐渐有了好转,灵武九重大汉更是直接一招重创了两只追风豹,被斩杀也是迟早的事。而先前掉队的佣兵也赶了过来,加入战斗。

“金刚劲!”追风豹可是以速度著称,牧羽自然跑不过它们。所以他跑出不到百米就被追上。可是体内灵气已经消耗过半,牧羽只得使用体武的力量来进行战斗。

“嗷呜…”一只追风豹直接被打飞出去,其他两只咆哮一声,目光如血般朝着牧羽攻击过来。

“蛮无极!”见状,牧羽来不及感叹刚刚一拳碰撞下拳头的疼痛,直接抬起拳头攻击出去。

“噗…”

虽然有一只追风豹被击飞出去,但另一只却是直接扑到牧羽身上,利爪攻击下,他胸前直接舔了两道伤口。

若不是牧羽修炼体武,身体强悍,恐怕刚刚那攻击就能打穿他的肺腑。不过即便如此,牧羽体内也是一阵翻涌,灵力乱串起来,显然是受到了重创。

“奶奶的,今日不是你们死就是我牧羽生!”

感受身体传来的剧烈疼痛,牧羽终于愤怒起来,双眼冒出浓浓怒火。左手握剑,右手握拳,冲向了刚刚被蛮无极重创的那只追风豹,只有先解决掉一只,他才能轻松一些,不然三只追风豹齐齐进攻,他就算是铁人也撑不住啊!

“呲…”片刻,天衍剑穿透了那只追风豹头颅,金刚劲却是再度攻击在先前那只追风豹身上,令其倒飞而出,匍匐在那一动不动!显然是在两次金刚劲攻击下,受到了重创。

虽然成功解决了两只追风豹,但牧羽不是没有付出代价,那就是体内灵气终于耗尽,而背后再次添了两道伤口。整个人被拍飞出去,虚弱的半晌爬不起来。

“嗷呜!”见到自己的同伴一死一重创,剩下的那只追风豹悲吼一声,再次冲向牧羽,双眼中凶光毕露,它要将眼前这个人类活活撕碎。

见状,牧羽忍着剧痛,艰难的抬起拳头轰向追风豹。家族大仇还没报呢,他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轰!”或许是生死间的那股压力刺激到了牧羽。他那不过灵武六重后期,远没有达到巅峰的修为竟然在此刻作出了突破,到达了灵武七重!

“哈哈,天不亡我啊,来吧,看看你能承受住多少拳!”

感受到体内强悍的气息传出,牧羽兴奋不已,大笑一声,握紧拳头奔向冲击过来的追风豹。似乎全然忘却了体内重伤下的疼痛。

半刻钟后,第三只追风豹终于被牧羽一拳拳活活捶死!而牧羽则满身是血,有追风豹的,也有他自己的。

“呼!”只见牧羽直接倒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而体内的剧痛则在提醒着他,自己还活着!

不知道躺了多久,牧羽才稍稍有了一点力气,缓缓坐起身来,取出灵药吞服,恢复灵力。至于身上的那些道伤口,血液早已凝固,此刻来不及去处理。他得赶紧恢复灵力和调养体内受创的经脉,否则可是会留下后遗症的。至于那些外伤,根本不足为惧。

或许是修为的突破,使得牧羽体内经脉拓宽,刚刚重创的大部分经脉都已无碍,少数几条经脉也在灵药下缓缓恢复。

又是一刻钟过去,牧羽体内经脉终于全部无碍,剩下的就是长时间调养,而灵力也恢复了一部分。所以他这才开始处理身上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