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不信任你

“混蛋,战神咆哮!”

见状,秦风一身血气浮现,战意凛冽,咆哮一声,武法骤现,直接与那气武境对轰起来!

“砰!”

两人恐怖的气势轰在一起,引发的狂潮四散开来,直接将院落大门都掀翻起来。而秦风接连倒退,那孔无惧虽然不至于此,却也是退后了三步!

“秦风,执法堂正在问罪牧羽,你竟敢插手,难道你想包庇他不可!”

站稳身影,孔无惧神色震撼的看着秦风,充满着不可思议。要知道他可是气武境啊,而对方充其量不过是刚刚突破灵武九重,将境界都没稳固,竟然能够迎接他一击而安然无恙!不愧是大长老的关门弟子啊!不过想到自己是按宗规办事,所以他也不怕了对方,直接质问道。

“问罪牧羽?你们凭什么问罪他?”平复了一番体内气血,秦风不管那孔无惧,直接朝着牧羽走来,见其没事脸色败好了些许。

而见到秦风走过来,包围牧羽的执法一脉弟子竟然没有一个敢冲上前拦截他,似乎是被刚刚那恐怖的一幕给震慑住了。

“哼,秦风,就算你是大长老弟子也不能无视宗门法纪,牧羽与外人勾结谋害宗门弟子,按宗规应该废除修为,镇压牢狱!”

见到秦风竟然无视自己,而自己手下那些执法者也对其畏惧如虎,孔无惧感觉脸面挂不住了,直接质问道。

“哼,证据呢?”闻言,秦风冷笑着道。

“这…”听到这里,孔无惧没话说了,他们本就是为了强行给牧羽定罪,何来什么证据?

“拿不出来吧!我看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是你们执法一脉被我两兄弟接连战败,感觉脸面挂不住。这才故意找了这么个借口,徇私枉法,陷害我兄弟!”

“我能证明,我亲眼看见他杀了师兄弟们,还重创了向师兄!”这时,那灵武八重的执法弟子终于站了出来,言辞凿凿着道。

“哼,秦风,你还有何话可说!”见状,孔无惧才有了一番底气。

“我不管,没有长老手令,你们休想带走我兄弟!”闻言,秦风也知道恐怕是牧羽留下了把柄。但是牧羽是他兄弟,而执法堂本就与他们有怨,若是让牧羽被他们带走,还能活着回来吗?

“秦风,你…”孔无惧差点没直接暴起伤人。他们本就是私下前来抓人,根本没有通知长老,又何来长老手令啊!

“是老夫说的,让他们带走牧羽,彻查真相!不知秦风你还敢拦我执法一脉吗!”

就在双方对峙不下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出,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走了进来。

“见过长老!”

见到这人,院落外的弟子们纷纷行礼,而执法弟子们则是快速跑过去拜见,然后犹如看死人一般的老者牧羽二人。

“不好,这老东西怎么来了!”见到写道身影,秦风瞳孔收缩,脸色难看起来。

“他是谁?”对此,牧羽倒是晓得很平静,询问道。

“执法一脉的一位长老,名叫冬烈,为人十分严厉!在执法堂非常有权威,若不是年纪太大,执法长老就是他了。”

牧羽自成为弟子后就是闭关修炼或者外出历练,自然不认识这人。但是秦风身为大长老的关门弟子,时常待在宗门里,怎能不知道对方是谁?

“嗯,秦风,你觉得老夫出面,可以带走牧羽吗?”只见冬烈板着一张冷脸,质问着秦风。

“这,冬长老…”闻言,秦风迟疑起来,暗道既然这老家伙出面了,恐怕此事不容易善了啦,就算他把师尊拖出来对方也不会给面子的啊!

“哈哈…”

就在这时,一旁的牧羽却是哈哈大笑起来,令人莫名其妙。

“小子,你笑什么?”见状,冬烈神色冷漠的盯着牧羽,满是不喜道。

“我在笑云海宗堂堂执法堂,就为了坐实你们给我安上的罪名,竟然不惜派出一位长老来压阵,真是我牧羽的荣幸啊!”

“小子,你什么意思?老夫进入执法堂以来,一直都是公平处事,岂会陷害你区区一介弟子!”听到牧羽身上话,冬烈神色难看起来,对方分明是在打执法堂的脸啊!

“而且今天本是执法堂要拿你去堂上询问事实真相,何来陷害啊!”

“是吗,那刚刚我前来时,你们的人为何要急着废掉我兄弟,难道不是急着杀人灭口吗?”

这时,一旁的秦风赶紧说道。只是没有人注意到,他说完后给院落外人群中使了个颜色,随即人群中一位弟子快速离去。

“哼,老夫懒得理会你等,今日既然老夫来了,你小子就必须得去执法堂一趟!执法堂需要知道此行你们历练的一切细节,而且米不用担心执法堂会冤枉你,到时候审问你的会是老夫!”

冬烈似乎找不到理由反驳,狠狠的瞪了那孔无惧一眼,责怪他们办事不力,给人留下了把柄!

然而,冬烈的话落在人群耳中却是掀起一阵议论。冬烈虽然是执法堂长老,以严厉公正著称,可是他已经几十年都没有亲自审问弟子了啊。

“不行!”牧羽还没开口,一旁的秦风直接开口道,虽然冬烈向来比较公正,可他毕竟是执法一脉的长老,而此次冲突双方还是他们执法堂的人,谁敢保证他们不会徇私!

“轮不到你说不行!别说是你,就是天极那个老东西来了也不管用!”说着,冬烈就要上前带走牧羽。

“好啊,既然冬长老你权势滔天,不惧我师尊,那就等我师尊来了再说。”见状,秦风却是直接挡在牧羽前方,冷笑着道。

“你什么意思?你通知了天极?”闻言,冬烈皱起了眉头,虽然他说不惧天极,但是今日之事真相虽不知如何,但他们终究有把柄落在了对方手中,若是惹来了天极,可不好收场!

“呵呵,意思很明显啊!我们不信任你,更不信任你们执法堂!”秦风直言不讳道,似乎根本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