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古生风

“什么?”

        牧羽一句话直接在人群引起了轰动。

宗主那可是云海宗最强的人,也是权势最大的人,平日里都在潜心修炼,很少有人能够一见。牧羽不过区区新晋内门弟子,竟然要见宗主,他哪里来的底气!

“砰!”这时,只见那指证弟子直接倒在了地上,面无血色,竟然已经昏迷了过去。

“笑话,你区区内门弟子有何资格面见宗主,今日你认罪则罢,否则老夫可以当场将你斩杀!”

见到那位弟子的情况,冬烈不知道原因,却为此感觉大失颜面,气势汹汹的盯着牧羽。

天极依旧盯着牧羽,只是神色缓和了许多。这小子既然敢有底气面见宗主,恐怕事情并不是执法一脉所说的那样!

一旁的秦风则是张大嘴巴看着牧羽,满脸崇拜。乖乖的,难怪刚刚牧羽说要玩场大的,这的确够大啊!

要知道他身为大长老的弟子,斗不曾见过宗主,他血脉觉醒那次,宗主到来时他已然昏迷,所以并没有见过。而牧羽选择将事情捅到宗主面前,执法一脉肯定有罪受了。

“你们不是要真相吗?到了宗主面前,我自然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真相。”

只见牧羽直面天极和冬烈那逼人的目光,中气十足道,而且还刻意加重了真相二字!

见状,那冬烈却是神色一凝,想到刚刚那名突然昏迷过去的弟子,正是他们手中所谓的人证。想到这里,他隐约明白,恐怕这件事并不是四周弟子风传的那般,故而脸色难看起来。

“休想,宗主忙着潜心修炼,岂是你相见就能随意去打扰的。”

“不敢让牧羽去见宗主?难道这件事根本不是你们所说的那样?还是说这件事本就是你们执法堂故意陷害牧羽?”

既然牧羽要玩大的,秦风当然愿意。要知道当初当丹奴时,她俩就是出了名的不怕事!

“混蛋,小子,不要仗着天极宠你,你就可以在老夫面前放肆!”闻言,冬烈差点没气得喷出血来,气势如虹,直奔秦风威逼而来。

“呵呵,冬烈,既然这小子要见宗主就让他见好了,难道真如我弟子说的那般,这件事背后是你们执法一脉故意陷害?”

面对冬烈强悍的气势威压,秦风自然不可能抵挡,还好天极出手化解了那股威压,盯着冬烈淡淡的笑道。

“天极你…你不要血口喷人!”

“那就让他见,只要你心中无鬼,怕什么!”天极笑着道,只是看向冬烈的目光充满着不善和讽刺!

“好,见就见,我执法堂身正不怕影子斜,看你今日能说出什么真相!”或许是怕继续待在这里会被气出血,故而说完此话,冬烈就一甩袖袍离开了。不过离开前还是狠狠的瞪了牧羽一眼。

“好了,我们也走吧,去宗主大殿。只要你没有背叛宗门,老夫一定在宗主面前为你说话!”

看着泄愤而去的冬烈,天极十分兴奋,差点没大笑起来。认识冬烈几十年,他可没见对方如今日这般狼狈过。

“谢大长老!”闻言,牧羽赶紧道谢。他知道对方今日之所以帮他,完全是看在秦风的面上。至于秦风,两人相识多年,一个眼神就够了,完全不需要道谢。

半刻钟后,宗主大殿!

宽敞的大殿里,数十人左右对峙着,堂上则是坐着一位看似儒雅的中年,他就是云海宗最强着,宗主古生风。

牧羽两人都是第一次见宗主,所以行礼后便打量起云海宗宗主来。

古生风看起来年岁并不大,或许是强悍的实力使得他容貌十分年轻,差不多三十岁左右。两眼古井无波,深邃无比。面容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若是不知情,别人还会以为他是一位书生。

然而,牧羽不知道的是,就是眼前这个儒雅书生,十几年前大杀四方,名震帝国,硬是将云海宗从一个中型宗门提升到如今帝国最强大的宗门之一。如今看到的儒雅一面,不过是他修为精进,返璞归真罢了。

“你们的情况本宗已然知道,沉星雨林此行的真相究竟如何,牧羽,你一一道来!”

了解情况后,古生风开口说道,声音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舒适。

“是,宗主!”牧羽上前答道,随即便将他与执法一脉的恩怨仔仔细细的讲了出来。

半个时辰后,牧羽讲完,大殿里众人看向牧羽的眼神却是变得郑重起来。

“按你所说,就是向应天带领十四位弟子围剿你,然后你全力以赴,斩杀了七位灵武七重弟子后,才突围而去?”

只见古生风看着牧羽,眼神中带着两分审视,三分欣慰和五分激动。

“是的!”

“嘶~”

听到牧羽肯定的回答,大殿里传出阵阵惊呼。一个灵武境弟子,面对十五位同级甚至更强级别的武者围剿,竟然能够反杀七人,随后更是重创那位灵武九重之人后突围而去。单凭这点,就可看出牧羽的天赋和实力之强。在整个宗门,这样的天才可不多阿,若不是宗主还没开口,这些长老早都开口要收牧羽做弟子了。毕竟如今整件事已然真相大白,是向应天等人杀人不成反被杀,怪不得别人。

而且那些弟子那么多人围剿牧羽,最后还被杀,那也是该杀。武者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而像牧羽这样的天才,却是百年难得一见。

“那时你是什么修为?”就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却是传了出来,令众人齐齐看向大殿右边最前那位老者!

“初入灵武七重!”见到这老者,牧羽目光楞了一下,随即想到这人应该就是执法长老,那位宗门三大最强者之一。

“笑话,纵然你天赋异禀,战力超群,怎么可能在那么多同级别甚至更强者的围剿下活下来?这样的事情老夫活了六十多年,从未听闻过。纵然是当今帝国第一强者北帝,年轻的时候也未曾有过这般战绩!”

只见莫沧澜盯着牧羽一句句说道,语气中却满是怀疑。很显然,他一点都不相信牧羽所说,还搬出了帝国第一强者来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