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拜师

“突破后的我并没有立刻回到宗门,因为当时宗门已经重建,如今的宗主在残存的长老举荐下当上了宗主,将云海宗打理的井井有条。

但是我相信海域那些人不会放弃将云海宗握在手中的时机,毕竟一旦云海宗被他们掌控在手中,海域就可以悄无声息的进入内陆,打开局面。于是我改变自己的容貌,以玄武境的修为再次加入宗门,做了这藏经阁的守阁长老。暗中开始慢慢查探。”

“所以执法长老或者说执法一脉就是海域放在宗门的内应?”听到这里,牧羽大概明白了古老讲这个故事的缘由!只有这种解释,才能说通今日莫沧澜见到牧羽会雷道武法如此震怒的缘故,毕竟古老当年就是以雷道武法成名,动辄屠戮数万生灵。

“聪明,当年莫沧澜就是我手下的第一长老,我闭关突破的消息只有他知道,再加上这几年我暗中发现,他大量培植亲信,让宗门弟子效忠于他,所以才确定了他的身份。”

“那为何不杀了他?您可是天武强者啊!”牧羽反问道,既然知道谁是内应,那杀了莫沧澜就好了。

“不能轻易杀,他的亲信遍布全宗,宗门弟子有三分之一都是他的私人力量,一旦杀他,就要清理掉所有忠于他的人,而那样,宗门则是会迅速败落下去。而且根据消息,最近海域又不安分了起来,若是海域攻来,云海宗如何自保?”

古老缓缓说道,语气却是多了几分无奈,有些事不是想做就能做的。

“那就让他这样继续对宗门蚕食下去,用不了十年,整个宗门都是他的人,云海宗还会是云海宗吗?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

“嗯?”然而听到这句话,古老却是盯着牧羽笑了起来。

“现在我相信天极所说,你不是其他宗门或者海域派来的人了。”

“啊!”听到这句话,牧羽张大嘴巴,不知古老怎敢笃定他不是别人派来的,更让他惊讶的是,听古老语气,天极大长老是知道他的存在的,也就是说天极是古老的人。

“很显然,若是别人派来的,你不会在听到我说完这些后如此想,至于天极嘛,则是我第二次击杀海域大军后救下的一个孤儿,门外的呼延也是,当时两人正被人追杀,我救下他们,发现两人天赋还不错,便收做弟子,一直放在暗中,不让别人知晓我们之间的关系!”

“当时您就知道宗门会发生这种事?”

“不知,只是看两人资质真的很不错,加上我当时预感海域仍会卷土重来而留下后手,却没想到成全了后来。”

“您真厉害!”

牧羽这话说得没有办法虚假,能够以一己之力挽救整个宗门的人,岂止厉害!

“刚刚您那样看我,是不是我跟您那故去的孩子很像?”牧羽又想到了一件事,赶紧问道。不过这话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这不是在对方心口上补刀吗?

“没事,样子不像,气质像,他当时或许是继承了我的天赋,十岁便猝灵成功,死的时候已经是气武中阶修为了,可惜最后天妒英才,惨死敌手。”

古老看出了牧羽的难看,安慰着他。而听完古老这席话,牧羽感觉自己和古老很相似,只是一个是亲人子嗣尽皆被人杀害,只剩孤身一人,一人是家族被灭,父母亲人亡去而已。不过他很庆幸的是,自己还有家族那么多亲人族人存活,古老却是孑然一身,孤独终老。想到这些,他不由得低下了头。

“好了,小家伙,跟老头子说说你的来历吧!”看着牧羽突然情绪低落,古老突然问起。

“古老,我是来自沉星雨林的幽冥秘境,我父亲…”

接下来,牧羽便给古老讲了他的身世和经历,包括自己在残存族民那里的布置都讲了出来。因为他感觉不管怎样,古老都不会害他!这是他一种强烈的直觉,就是这么可笑。

“要不要我直接让呼延去灭了那个南宫家族,解放你的族民?”听到牧羽的身世,古老才明白了他情绪低落的原因,叹了一口气道。

“不用麻烦古老,我相信凭借我自己,完全可以解救族民出来!”然而,牧羽却是直接拒绝了古老的帮助!

“好,你有此信心就好,你家的血脉应该是来自远古,要好好利用,挖掘出其中的奥妙。”

“好的,谢谢古老!”

“跟老头子就不用客气了,好好修炼,宗门大比之后去云海森林深处历练一番,老头子送你一番机缘。”

“云海森林,深处?”闻言,牧羽看向古老,睁大了双眼,云海森林深处,那可是总有堪比人类地武境的灵妖存在啊,自己去那里,不是送死吗?

“不用担心,到时候那里会大乱,很多人都会去,我会让呼延在暗中保护你的!”

“古老,您为何对我这般好?”

“或许是老头子觉得你天赋很强,将来对宗门有利,又或许真的是你像我那孩子吧!”

“古老放心,牧羽这一生,永远都不负青云宗!”听到此话,牧羽重重的向古老作了一揖。

“好孩子,不用如此!”

“古老,要不我拜您为师吧,反正宗主说我修行驳杂,没有给我安排师尊!”牧羽突然想到了什么,神色郑重的看着古老道。

“他哪里是这样想的,分明是想多个小师弟啊!”听到牧羽提起宗主,古老却是叹气道。

“什么,古老,你说…宗主…他也是您的弟子?”听到古老这句话,牧羽又被惊的差点跳起来,他感觉自己这辈子活了十几年,都没有今日受到的惊讶多。

“是啊,当时正是由于身为我弟子,而我又为了宗门付出一切,宗门里那些老顽固才推他登上宗主大位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今日在大殿上,最后宗主看向他的眼神不对劲,原来还有这层关系。

“生风是为师的大弟子,天极是老二,呼延第三,如今嘛,又有老四了。”古老摸摸胡子,意有所指的看了看牧羽。

“弟子牧羽拜见师尊!”

牧羽哪里还不明白古老的意思,赶紧跪地叩头,郑重的行了行拜师礼!

“哈哈,老天待我古青羽不薄啊,让老头子我这般年纪还能收到你这么个小天才!”

扶起牧羽,古老仰天大笑起来,语气中说不出的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