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冲突

随着距离宗门大比越来越近,云海宗也变得越发热闹起来,许多外出历练的弟子也赶回了宗门,使得云海宗短时间内便聚集了几万弟子,好不热闹。而随着这些弟子返回宗门,帝国各处的大事件也在宗门内四处谣传。

比如某某宗门崛起的一代新天骄如何如何厉害,某某秘境传人战力如何强悍,某某家族变得如何强大,某某…

这些消息太多太多,令人根本无法去辨别事实的真相。当然最令人惊讶的是一则消息。

云海森林深处的一座山脉异变,数十座大山被一股血腥而又充满杀气的血雾包裹,据人传言,这很可能是某个古老的宗门遗迹,埋没山林无数年,如今终于即将现世。

虽然这则消息的真伪不知,但是许多弟子却是知道,在他们回来的路上,各处的佣兵已经赶往的云海森林,准备在那血雾散开后,第一时间寻找机缘,夺取宝藏。

若不是此界宗门大比比较重要,这些弟子都不会选择回宗,毕竟那里若真的是古老宗门遗迹,一定会拥有大机缘。即便如此,许多弟子已经下定决心,等宗门大比结束,他们便会赶往那里,前去探寻一番。

在数万弟子满心期待中,宗门大比终于临近,五天以后便是大比开始的日子,无数未满十八的弟子争相前往演武场报名,参加大比,证明自己的实力。

“吱…”弟子院落,牧羽刚刚修炼完,他的院落大门便被人打开。他眉头一皱,当他发现来人是谁后,脸上瞬间充满了笑容。

“你还真沉得住气,别人可都是去报名了,如今整个演武场都被围得水泄不通,要不是我知道你懒,恐怕你明日还报不上名!”

来人一袭黑袍,满脸坚韧,眼神中充满着锐气,只是说话时,却是满脸笑容。

“我就是知道你会帮我报名,所以才懒得去啊!”牧羽会心的笑了笑,和那人拥抱了一下。

来人正是牧羽的好兄弟,大长老的弟子,秦风。又是两个月过去,秦风虽然修为内敛,但是看他的气势,就知道他一定有了极大的进步。

“突破了没?”牧羽带着秦风来到房间,直接取出一些食物和酒,两人便开始闲聊起来。

“没,卡在巅峰了,总感觉还差了那么一丝,我觉得大比可能就是我突破的契机。你呢,我可是听闻报名中已经有好几人都到达气武了。”

秦风自然不会与牧羽客气,一边吃着食物,一边直接拿着一坛酒喝着。

“也没,还差一点儿,很可能与你一样,在大比时突破。”牧羽喝了一口酒,火辣刺激得他脸色微红。

自从上次拜师后,牧羽一直将自己关在院落,静心修炼,领悟武法精髓。两个半月的时间,他的修为倒是中规中矩,只是从灵武七重后期突破到八重巅峰而已,但是他的战力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今若是再面对那易少锋,他随便一拳就能击败。而且经过两个月的沉淀,体武方面也得到了很大突破,破了万斤大关,按照他的估计,应该达到一万一千斤了。

“你可得悠着点,我听说云飞可是突破气武啦,灵武巅峰时,在整个内门他都排在前三,如今突破,恐怕是夺第一的热门人物!”

听到牧羽两个多月时间,竟然只突破了一重修为,秦风皱起了眉头,这可不是牧羽的风格啊!

“无妨,他总不可能一突破就到达气武二重吧,只要没有,大比第一他就拿不到!”对此,牧羽却是没有任何波动,仿佛根本没将气武一重的人放在眼中。

“好吧,你自己有数就好,他内心里肯定是想废了我们两个的!只要对上他,不死即伤。”

“这我当然知道,倒是你,若是在不突破的情况下,有把握对付他吗?”

“当然,我可是说过要暴揍他的!”听到牧羽这句话,秦风笑道,举起酒坛,一饮而尽。兄弟俩之间一切不用说,都在酒里。

“哈哈,好,我们兄弟一起暴揍他一顿!”牧羽大笑一声,同样抱起酒坛,洒脱狂饮!

五天时间很快过去,这一日,随着三道响亮的钟声传遍云海宗方圆数十里群山,也正是代表着云海宗两年一界的宗门大比正式开启。

牧羽独自一人来到演武场,沿途皆是敬佩或讨好的目光,甚至许多女弟子一脸着迷的看着他,满脸羞涩!当然,也少不了冷漠和不屑的目光,这不,牧羽刚到演武场,迎面就走来了群人!

“呵呵,牧师弟最近倒是风光无限啊!”只见那群人来到牧羽面前,为首者笑容满面的说道,只是眼眸深处却满是冷意!

“过奖,倒是比不上云师兄,走到哪里都带着这么大一群跟班,云师兄莫不是心中有鬼,比较心虚!”

见到这人,牧羽脸色变得冷漠起来,语气中带着浓烈的嘲讽!

“怎么跟云师兄说话的,小心你的狗命!”听到这话,云飞只是神色逐渐变冷,冷意化作了杀意。但是他身后的一位跟班却是急着表现自己,跳了出来!

“轰!”只是刹那间,一道灵武巅峰的气息散发出来,重重的朝着牧羽压迫而去。这弟子常年在外历练,根本不相信牧羽这么个小子能够击败易少锋,而他又急着在云飞面前表现自己,所以大骂一声,直接要对牧羽动手。

“砰!”然而,想法是没好的,但现实却很残酷。仅仅一拳,他就被牧羽轰飞几十米远,嘴角还隐隐有鲜血渗出。

“云师兄,出门在外可要管好你的狗,到处乱吠,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好,容易冲动,贸然替你教训了一只狗,你不介意吧!”

随手一拳击飞那人,牧羽双手背负身后,全然一副宗师模样,看着云飞缓缓开口。

听到牧羽此话,云飞身后那群人皆是怒气冲天,牧羽这话分明是在说,他们都是云飞养的狗!而刚刚被轰飞出去那人,更是刚刚站起来,便被这话气得直接吐血。

然而,让人大跌眼界的是,云飞竟然拦住了自己人,忍下了这口气,没有动手的打算。

“牧师弟,做人可不要太骄傲,天才总是容易夭折的!我们走!”

云飞一脸抽搐着控制自己的杀意,死死盯着牧羽,说完这句话便甩袖离去!其他人见状,皆是狠狠瞪了瞪牧羽,才不甘的跟着云飞离去。

“同样,这句话反送给云师兄,慢走不送!”牧羽对着云飞等人的背影挥挥手,一副很友好的样子。

闻言,云飞差点没有直接转身去对着牧羽一顿暴揍,但是强烈的理智最后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首先不论自己出手结果如何,今日乃是云海宗盛事,他贸然动手就已经违反宗规。其次,牧羽刚刚随意一拳就击飞了自己手下的一位灵武九重巅峰,可见这两个月以来,他的实力变得更加恐怖。自己若贸然出手,并没有必胜的把握。因此,他忍住了,要将这团怒火就在战台上,到时候狠狠的蹂躏牧羽。

“不错,有进步,竟然忍住了!”

见到云飞等人越走越远,没有冲动的表现,牧羽口中夸赞着,神情却是变得沉重起来。

一只暴露的老虎不可怕,可怕的是这只老虎比较理性,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很显然,宗门里呆了几年,云飞变得比当初更加稳重。以当年云飞的性格,是无论如何都忍不下这口气的!

“哎,越能隐忍越难对付啊!”牧羽摇摇头,朝着一旁而去。而四周弟子见到连内门风头最盛的云飞都在牧羽面前吃瘪,自然不敢再去招惹牧羽,只是目光中对牧羽充满了敬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