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那啥

“孤山有剑云中来!”

休息片刻,欧阳木再次发动了攻击,同样是一套异常强悍的灵阶上品武法。

“枪出如龙!”

见到欧阳木使用武器,云飞也不示弱,一杆长枪陡然浮现,强悍的灵力转瞬间灌入其中。刹那间,那杆长枪犹如活过来般,化作一条巨龙直奔欧阳木而去。

“砰!”

一阵轰鸣,两人发出的武技在碰撞后齐齐消散,但是两人却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发动着攻击。

“剑中无极生四象!”

“潜龙在渊!”

“青莲剑!”

“火云枪!”

……

随着两人一套又一套的武法使出,演武场的许多弟子都楞在了那里,他们平日里掌握两套武技就沾沾自喜,可是与欧阳木二人比起来,他们简直是萤火与皓月争辉啊!

足足半个时辰过去,激烈战斗的二人才再次分散开来,不过这次两人的表现却不在如第一次分开来那般风度翩翩。

欧阳木手握长剑,胸前衣服却是有着几个大洞,显然是被云飞的长枪捅破的。

而云飞虽然没有那么狼狈,但是右臂却有一丝明显的血痕,更重要的是此刻他呼吸急促,脸色苍白,显然是体内灵力消耗过大的表现。

“不错,竟然能够坚持到现在,不愧是新生代第一人!”

“过奖,我说过内门第一的位置是我云飞的,那就一定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既然如此,那就使出你的玄阶武法吧,咱们一招定胜负!”

“来吧!”

“玄阶下品武法,天谴剑诀!”

“玄阶下品武法,霸王枪!”

随着两声大喝,两人各自掉转着全身灵力,酝酿着自己最强大的一击!

刹那间,整座擂台便是剑拔弩张,风云际会。一龙一虎两只灵力幻化的灵妖互相怒目而视,满眼血腥。

“去吧!”

良久,随着两人同时低喝,灵力幻化的一龙一虎便直冲向前,互相缠斗起来。

“噗…”

半刻钟后,两人同时喷出一口鲜血,神色变得黯淡起来。

“你…赢…了。”

正当无比虚弱的云飞准备抬起右手时,另一边的欧阳木却是率先断断续续说出三字,然后轰然倒地,晕了过去。

见状,即将晕过去的云飞却是神色一喜,却是强撑着没让自己晕死倒地。知道裁判宣布他获胜之后,他才微笑着仰面倒下。

内门十五强的第一战竟然如此激烈和血腥,这更加激发了其余弟子的血腥。只见他们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体内热血忍不住的翻腾。

很快,就有专门的弟子将晕死的两人带走治疗,然后宣布了下一场战斗的名单。

看着被抬走的两人,牧羽同样是热血沸腾,他向往武道,更向往战斗,向往那种拼死搏斗后的畅汗淋漓。不知道这一轮他的对手是谁,是否也能给他一场这样势均力敌的战斗?

当牧羽沉思时,第二场战斗已然开始,不过有了云飞二人的前车之鉴,这两人战斗起来虽然大开大合,却总感觉中规中矩,缺乏激烈。

“牧羽,莫云霄!”

“嗯!”牧羽还在沉思着,却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往擂台一看,他才发现第二场战斗已然结束,第三场正是他和那个叫做莫云霄的弟子。

来到擂台,看着对方那令人讨厌而又感觉熟悉的莫云霄,牧羽不由得一愣。而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后又不由得放心下来。

初入气武一重,,比易少锋还不如,而且许多人虽然空有境界却并无与之匹配的战力,因此,牧羽内心放松了大半。

“小子,你想怎么死?”

然而,那莫云霄踏上擂台后,却是没有一句客套话,直接满脸愤怒的盯着牧羽道,仿佛牧羽杀了他亲人一般。

对此,牧羽很是不理解,不过当面前那张面孔逐渐与印象中某一张面孔重叠时,牧羽终于醒悟过来。

“你是执法长老莫沧澜的儿子?”

“放肆,区区蝼蚁安敢直呼我父名讳!”莫云霄似乎并不在意牧羽能够认出他的身份,但是牧羽直呼他父亲的名讳,却是让他暴怒起来,死死的盯着牧羽,杀意骤现。

“名字不就是给人叫的嘛,要不取名字干嘛,干脆叫一二三四好啦!”

牧羽不在意的摆摆手,根本没有将莫云霄的威胁放在心上。只是他内心却在不断诽谤着!

“莫沧澜那老头至少快百岁了吧,而这莫云霄顶多二十岁,这么大的年纪,是怎么还能生出儿子来的呢?难道是因为武道境界高深所致还是莫沧澜他内人……”

牧羽在这不停的幻想故事,一旁的莫云霄却是不干了,牧羽的轻视仿佛让他收到了巨大的羞辱。只见他灵力涌动,双手结印。很快,一道奇怪而又充满磅礴力量的印记便凝集出来,悬浮在半空。

“那么着急,难道你没听说那啥皇上不急那啥…”

“混蛋,去死,乾坤印!”

听到牧羽这番话,莫云霄更是怒不可言,双目通红,杀意昂然。完全乱了方寸,手中还没完全凝结好的印记直接轰向牧羽。

“哎,这暴脾气,跟你那死鬼老爹还真是一样,不愧是龙生龙凤生凤,那啥的儿子会那啥啊!”

看着失去理智并方寸大乱的莫云霄,牧羽眼中闪过浓浓的不屑,继续调侃道。但是体内的力量却已经悄然聚集,等待着机会给莫云霄致命一击。

“小子,你找死!”

听着牧羽一口接一口的骂着自己,莫云霄险些直接气出血来,但最后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开始继续酝酿攻击。

“金刚劲!”

面对莫云霄送来的印记攻击,牧羽却是不慌不忙,一记拳头轰了出去。如今随着修为突破,他的力量也变成了一万三到一万四左右,可是说是创体武史上最高。

“砰!”

随着一阵轰鸣,莫云霄的攻击被牧羽轻易粉碎,随后牧羽倒像没事人一样,对着莫云霄问道。

“那啥,来点厉害的,这个不够劲儿啊!哈哈…”

说完这番话,牧羽自己倒忍不住先大笑起来。而另一边的莫云霄的亮色则是一阵青一阵紫,说不出来究竟是什么颜色。

而演武场一旁的执法长老则是满脸铁青,若不是顾及自己的脸面和四周众多宗门强者,他恐怕早就出手将牧羽给拍死了。毕竟牧羽刚刚所说的话,无一不是对他莫沧澜的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