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战云飞(二)

“哈哈,老莫,牧羽和你弟子二人,你看好谁?”

看台上,看着两位弟子的激烈争斗,古生风笑而不语,天极却是大笑着向一旁脸色略显难看的莫沧澜问道。

“云飞天赋异禀,又觉醒了难得一见的速度血脉,经过老夫三年培养,岂能不如那牧羽!”

莫沧澜被牧羽多次刺激,自然不会说出打脸的话来,而且他对自己弟子的实力有所了解,怎么会看好牧羽。

“看来你是看好自己弟子了,不过本座倒是看好牧羽这小子,那边有弟子以两人的战斗结果开赌,要不咱俩也赌一赌?”

天极似笑非笑的看着莫沧澜,又看了看擂台的牧羽后说道。

“赌就赌,老夫还怕你不成!”正在气头上的莫沧澜哪里受得了这气,直接狠狠说道。

“好,这可是你说的,我也不赌大的,听说你不久前可是得到一份猝体灵药万灵膏!”

听到天极的话,不仅四周长老们一愣,就连古生风都看了过来。万灵膏,可是猝体神药,普通人服用一滴,便可力拔千斤,若是武修服用,力量至少能够增加三千斤!

“天极,你胃口不小,不过你盯上老夫的万灵膏,不知你的灵器天灵罩是否准备好啦!”

面对天极的条件,莫沧澜丝毫不感到意外,毕竟万灵膏珍贵无比,他也是机缘巧合下才得到几滴,天极早就垂涎欲滴了。所以他也提出了一个天极难以决定的筹码。

天灵罩,乃是一件中品灵器,整个云海宗都没有几件。更何况那天灵罩还是一件防御灵器,能够地方中阶玄武以下的全力一击,就算是地武强者的一击也能抵挡三分,可见其珍贵程度。

“好,老夫跟你赌了!”

看着四周众长老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甚至连宗主都看向了自己,天极略作思考,瞟了一眼擂台上的牧羽,咬牙说道。

“既然如此,就请宗主做个见证人吧!”莫沧澜似乎害怕天极反悔,赶紧向古生风说道。

“准!”

古生风看了天极一眼,大概知道了他这样做的原因,平静说道,嘴角却是若有若无的浮现出一丝弧度。

“牧羽,你果然没有让人失望,宗门数百年都没人修炼成功的金刚无极诀都让你成功了。”

擂台上,天极站稳身形,平稳着自己的气息,盯着对面的牧羽似笑非笑道,眼神中的阴翳和怨毒却是越来越深重。

“巧合而已,云飞,你不会告诉我你就这样吧,你可是提前近三年出来,若仅仅如此,那只能说明你是一个废物。”

牧羽甩了甩拳头,挥散那微微痛感,看着云飞平静道,任谁都能听出他语气中的嘲讽。

“急什么,马上有你受的!”

听到牧羽这番话,云飞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沉的,怒火充满着双眼。

自从他觉醒血脉之力后,又被执法长老收做亲传弟子,谁人不说他天赋绝伦,前途无量。但今天牧羽竟然说他是废物,那么这世上谁又能称作天才?

“虎啸山林!”

刹那间,只见云飞气沉丹田,汇聚在一起的灵力瞬间来到喉咙处,随着一声怒吼,强悍的灵力瞬间化作一道音波攻击,直奔牧羽而去。

“唬嗷…”

只是瞬息之间,音波力量便化作一只咆哮的猛虎,凶光尽漏,杀伐勇猛!

“雷霆灭世!”

见状,牧羽没有任何意外,若是云飞技止于此,那他就不是云飞了。所以只见他双手举起,一股股灵力瞬间从体内向脑袋上涌去,随后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下,化作阵阵雷潮。

就在众人觉得震撼完毕时,那一股股强大的雷霆力量竟然逐渐凝聚在一起,化作一条长达数米的雷龙!

“嗷…”

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那雷龙便盯着对面的猛虎咆哮一声,似乎觉得对方挑衅了自己的威严。直接张开血盆大口,企图一口吞下那猛虎。

“我倒要看看是你的猛虎强悍绝伦还是我的雷龙更胜一筹?”

发出这强悍的一道武法,牧羽身形略微摇晃,毕竟古雷诀第二式他是第一次施展,对灵力的消耗太大了。但他还是勃然站立着,对着对面的云飞道。

“你会看到的!”

云飞脸色苍白,全身同样变得虚弱,毕竟和牧羽交手以来,基本上使用的都是玄阶武法,灵阶武法根本不屑去用,所以对灵力的消耗到达了一个恐怖的程度。

“砰!”

几个呼吸以后,众人只见那擂台四周突然爆发出一股强悍的光芒将其笼罩,正是黑袍长老布置的防护阵法。但即便如此,在轰鸣声传出后,阵法包裹下的擂台还是震了好几次。

“嘶,这还是人吗?”

“我感觉自己二十多年白活了,即便我全力以赴也做不到如此啊,但我可是高阶气武境。”

……

看着摇晃不停的擂台,惊魂未定的诸多弟子张大嘴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目光。

“咳咳…”

近百息时间过去,擂台上才再次传来动静,听声音,赫然是牧羽。

“噗…”

接着,又传来一道吐血声,正是云飞。不过在众人还没看清楚擂台情况时,他悄悄的取出一枚丹药服下,随即满脸杀意的盯向对面。

看台上,古生风和天极悄然对视一眼,却都选择了沉默,没有开口。虽然云飞动作隐蔽,但他们可是地武强者,感知敏锐,岂会没发现云飞的小动作?

“咳咳…吐…”

又是数十息过去,擂台终于变得清晰起来,只见牧羽脸色微白的站在擂台上,满脸自豪的抬起头,能够在如此强悍碰撞下坚持下来,足以证明他的实力。

“哈哈,牧羽,你的武法都用完了吧!”

就在这时,另一旁满身狼狈,嘴角还残留着血液的云飞,却是突然疯狂大笑起来。

“你可以来试试,不过你似乎没有多少灵力了吧!”

听到云飞的大笑,牧羽内心不由得一紧,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难道他还有足够的灵力,可是不应该啊,即便是中阶气武在连续使用玄阶武法后还能拥有充足灵力啊!可若他真的还有灵力,自己又该怎么办?难道只能暴露那底牌了吗?”

寻迹着自己的感觉,牧羽内心深处这样想到,颇有一股不甘的韵味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