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因祸得福

“这就是神识之海吗?怎么是一座宫殿?”

最后还是牧羽受到的震撼较小,率先反应过来。毕竟他对这些东西一无所知,不知道这样的宫殿代表着什么,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

“小家伙你知道什么?虽说咱们修武是逆天而行,但天资终究是命中注定的。不过也好,如此天资,倒是便宜了老夫,哈哈…”

“你…”牧羽被天衍子这话气的不轻,却又无法反驳。

“小子,乖乖的让老夫吞噬夺舍吧!”

似乎是那庞大的宫殿刺激了天衍子,只见他全身激动到颤抖,不再理会一旁不甘而愤怒的牧羽,搓着手向前走去。只要他成功占据面前的神识之宫,那么牧羽就会直接消亡,取而代之的将是他天衍子。

“呲呲…”

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却是那天衍子正将自己的神识缓缓融进那神识之宫,要替换牧羽的神识。

“啊…”

随着天衍子神魂入侵,牧羽的神识瞬间跪倒在地,七窍流血,痛苦的嘶吼着。而在外面,古青羽还在等待着那神秘强者主动现身,却没想到昏迷的牧羽突然七窍流血,脸上虽然没有醒来的表现,却满是无比的痛苦表情。

“不好,那人正在夺舍,老二,一起动手,咱们师徒一起将他逼出来!”

见到这一幕,古青羽眼中充满愤怒,随即化作无尽杀意。他为宗门奉献一生,布局数十年,好不容易遇见一位天骄弟子,岂能就这样让他人迫害?

“轰!”

随着古青羽话语落下,强悍的气势瞬间涌出,直奔牧羽体内而去,一旁的天极也是散发出强大气息,化作凌厉的武法,进入牧羽体内,要逼出那位神秘存在。

两股如此强大的力量涌现在一间小小的密室里,这种普通的密室自然承受不了,四周都在片刻之间化作齑粉,若不是古青羽早就在外面布置了一层灵力防护,又加上呼延在外守候,否则这两股气势传播出去,定然会让整个云海宗人震撼,以为是有人入侵呢!

牧羽的神识之海中,随着天衍子的神魂侵入神识之宫越来越多,牧羽的神魂也变得越来越虚幻,若再这样下去,不出十个呼吸,那神魂必定消亡。而一旦这股神魂消亡,则代表牧羽将真正消失在这个世界。毕竟神魂代表武者的根本,一旦神魂被灭,就是一副躯壳而已。

“我恨…天…不公…啊…”

终于,几个呼吸过去,牧羽似乎感受到了死神的召唤,绝望的发出了自己最后的不甘怒吼!

“哈哈,北辰人皇,轮回之主,等着吧,等本座回来,必定屠尽你们九族!”

听见牧羽的绝望吼声,天衍子却是激动加疯狂,口中吐出了威震大陆两大区域的顶尖强者之名。随即再次发力,企图一举打破牧羽神识之宫的最后防御,彻底夺舍他。

“放肆!”

然后,就在牧羽即将失去意识之时,一道爆喝声突然从他识海之宫内传出。牧羽还没来得及惊讶自己识海之宫内为何会有声音传出,便被这道爆喝传来的气势震住,整个意识都直接昏阙过去。

“怎么可能!你...你...你是谁?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强大的神识,而且还是分化而出的一缕神识!”

牧羽昏阙过去倒不用担心那么多,但天衍子却是真的被吓到了,说话都变得颤抖,断断续续起来。

根据天衍子的了解,天武之人还是修炼神识,天武高阶方能彻底掌控,而想要分化出一缕神识来单独存在,天武之人能够做到吗?天衍子还真不知道。但即便如此,天衍子都万分悔恨。

他只急着夺舍牧羽,却没有想到牧羽天赋能够如此绝伦,他的背后真的就没有什么强大势力存在吗?普通人中能够出一些天才并不奇怪,但是绝世天才,却是亿万人之中都不会有一个,却怎么让他给碰上了呢!

就目前来说,牧羽这守护神识之宫的强者最低都是高阶天武强者,而天衍子巅峰之时也不过天武二重,更别提方面重创而亡,只剩下一缕神识力量,怎么可能会是对方的对手呢!

“呵呵,你都要对我后辈出手了,还不知道我是谁?”

下一刻,只见那神识之宫内传出一阵光芒,随即逐渐形成一道虚幻的老者人影。当然,若是牧羽此刻还清醒着,见到这人一定会充满震惊和兴奋。

“前...前辈...误会,晚辈不知道这位小友是您的后人,若是知道,给晚辈借十个胆子也不敢啊!”

面对这至少都是高阶天武的绝世强者,天衍子只得选择低头,并自称晚辈,希望老人能够饶他一命。

“哼,若不是老夫在他身上留下一缕神识,此刻你不是已经得逞了吗?”

老者不怒自威,虽然语气平淡,却犹如天威降临,震荡着天衍子虚弱的神魂,几乎变得透明起来。

“前辈饶命!”

问言,天衍子再也顾不得尊严和脸面,直接跪下求饶着。

“哼,若不是他没有受伤,今日老夫必定让你神魂俱灭,永不入轮回。”

“是,是,是,前辈大人有大量,不跟晚辈一般见识。若是前辈愿意,晚辈愿意认这小兄弟为主,辅助他成长!”

听老者话中意思,天衍子知道暂时对方不会杀自己了。而他脑海突然浮现出一个想法,所以赶紧说道。

“哼,你倒是不傻,知道他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又有老夫做靠山,想提前抱大腿吗?”

“晚辈的确是这个想法!”

听到老者这番话,天衍子不由得脸色一红,满是尴尬。

“算你坦诚,老夫会将你禁锢在他识海之宫中,等将来他进入古海,希望你要尽力辅佐和指导他!”

“是,是,是,晚辈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让他早日成长起来。”

“你也不用担心,若你真的对他尽心尽力,等他前往北原,老夫会助你一臂之力,让你复活过来,若是有了差池,哼...”

“什么?除了夺舍,我真的还能活过来?”

天衍子此刻那是真正的被刺激到了,比见到牧羽的识海之宫和老者的神识力量都还要刺激。还能活过来,谁又愿意死呢?虽然这其中定然会经历诸多曲折和磨难,但终归是有了希望。激动之下,天衍子根本没有注意老者所说的那个地名,否则他恐怕会直接被震撼到昏过去。

“井底之蛙,这天下太大,你未曾知道的事情和手段多着呢!”

“是,多谢前辈指点,晚辈一定尽心竭力帮助少主尽快成长!”

心中对未来有了希望,天衍子也变得庸俗起来,直接称呼昏迷的牧羽为少主。

“好了,此次他虽然因你入侵神魂而昏迷,却也因此因祸得福,等他醒来,应该就是气武境了。”

老者突然看了看牧羽那股昏迷的意识,面无表情的说着,但眼眸深处却是带着一缕欣慰和期待。

“都是少主洪福齐天,机缘无尽!”

“不废话了,老夫这缕意识坚持不了多久了,还是先将你禁锢好再说吧!”

“请前辈动手。”

天衍子自然乐意至极,毕竟他如今只是一缕神魂,若是没有载体,只会逐渐消散。而待在牧羽识海中,不仅结识了老者这等强者,更因为牧羽识海奇特,待在里面他甚至能够温养自己的神识,逐渐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