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圣器天衍

“咦,师尊,二师兄,你们怎么在这?”

正当天极疑惑,古青羽思绪万千时,躺着的牧羽却突然睁开眼睛,疑惑的看着两人疑问道。

“咦,小师弟,你醒了啊,恭喜啊!”

见状,天极眉开眼笑着说道,语气之中满是对牧羽的羡慕。想当年他突破气武时,可是吃了一番苦头,可现在看牧羽,竟然昏迷着就突破了境界,只能说人比人气死人啊!

“恭喜?我?”问言,牧羽却是一头雾水,不知所措的看向古青羽。

“是啊,你昏迷中竟然直接突破了气武境,而且你气息沉稳,没有半点根基不稳的情况,难道不值得恭喜吗!”

天极解释着,一旁的古青羽似乎还没有从先前的事情中反应过来,只是微微点头。

“不对啊,我记得我正在和云飞战斗,突然一道黑芒直冲我脑袋,然后我就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一个神奇的人说他要多切我,又带着我来到一座巨大宫殿前,说是我的什么神宫,随后他便要侵占那座宫殿,我顿时感到一阵无法忍受的疼痛,最后他即将完全占据神宫时,我就人事不省了。按照他所说,我应该死了才对啊,怎么还好好的呢,难道是师尊您救了我?”

得到两人的肯定,牧羽才确定以及的确是从昏迷中突破到了气武境。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去查探自己的境界,又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变了又变,一会儿惶恐,一会儿震撼,一会儿又是绝望。

“小师弟,你这说的是些什么东西啊,什么神奇的地方,又什么神什么宫?你不会是和那云飞战斗,把脑子打坏了吧!”

听完牧羽的话,天极一脸茫然,尴尬又极其不协调的摸着脑袋问道,就像一个莽汉一般。哪里还有宗门里那属于大长老的威严。

倒是一旁的古青羽听到牧羽这番话,一阵惶恐,随即又是一道惊讶毕竟他已经突破天武,自然知道他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

“牧羽,你可记得那人给你说过他叫什么吗?”

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古青羽赶紧问道。

“他...好像是叫天衍子吧,对了,他还说我这把剑乃是他宗门的传承圣物!”

牧羽思绪似乎还不太明朗,回忆了一会儿才说道,又赶紧取出乾坤袋中的天衍剑交给古青羽。但即便如此,牧羽仍然一片茫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

“这...这果然是天衍剑,古海十大圣器之一!”

接过牧羽手中的天衍剑,古青羽赶紧注入灵力,一股滔天气势就要冲天而起,还好古青羽实力强大,早已封印了这里,否则必定会引起一片轰动。

“这...”

看着天衍剑在古青羽手中和自己手中的威视截然不同,牧羽好感受到严重的挫败感。显然是因为实力的原因,天衍剑在他手中根本发挥不出来它真正的威力。

“师尊,你说这是...是圣器!”

一旁,天极已经不知道如何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今日怪异的事情太多了。只见此刻他满眼火热,还不禁咽了咽口水的看着古青羽手中的天衍剑。

圣器啊,蛮荒贫瘠,连上品灵器都很少出现,更别说灵器上面还有天器。可是如今牧羽随便拿出一柄剑告诉他,这是天器之上的圣器,让他如何能够不兴奋激动。

更为重要的是,这柄圣器还是长剑来自那比蛮荒更为强盛和更加混乱的古海,这就更让他羡慕嫉妒了。

据他所知,古海广阔无边,无数大小势力遍布海域。在那里圣器虽然同样不多,但却偶尔出现,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古海十大圣器,这十大圣器不仅品阶都是上品圣器,而且威力更是比一般圣器要强大!分别为十大顶尖势力的传承圣器,但是这天衍殿的传承圣器天衍剑竟然莫名的跑到了牧羽手里,天极不知该说这是牧羽的悲剧还是庆幸。毕竟若是被古海那些人,特别是天衍殿的人知道,恐怕牧羽将无处可逃。

“看来传言果然不假,五十年前,天衍殿殿主冲击高阶天武失败,意外陨落,消息传出后,轮回殿等其他几大同级势力联手覆灭了整座天衍殿。三万弟子尽皆被屠戮,唯有少殿主天衍子携带天衍剑逃出,后来天衍子逃亡来到蛮荒,意外与上任人皇相遇,双方在云罗以以北之地大战三天三夜...

最后的结局则是人皇重伤,三年内便撒手人寰,当今人皇继位。而天衍子却没有了消息。不过在人皇继位后,皇室曾派遣三万精锐军士进入云罗森林,搜寻整整三年后才退回去,当时帝国无数人都在疑惑帝国如此做的含义,如今看来,明显是上任人皇当时并不知天衍子的身份,后来才得到消息,推测出他的身份,企图寻找到天衍剑。”

古青羽一边抚摸着手中天衍剑,一边叹息的说着一则故事。如今看来,或许数十年前海域一改往日徐徐图之的作风,公然大举入侵内陆,或许就是收到了天衍剑出现在蛮荒内陆的消息。

“啊,原来天衍剑还有这般来历,怪不得我觉得它很不凡却又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听到古青羽的介绍,牧羽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缘由。只是想到自己竟然从一个灵武五重的佣兵手中得到了古海人人谈之色变的圣器,牧羽真不知该高兴还是悲哀。

“牧羽你记住,今后除非是在绝境之时,否则绝不可再动用天衍剑。”片刻,古青羽将天衍剑递给牧羽,神情郑重的提醒着。一旁的天极那是看着天衍剑两眼放光,那可是圣器啊!当然,天极也不过是羡慕牧羽一番罢了,真要让他强行夺取牧羽的机缘他还真做不出来。毕竟当年古青羽教导他们时,看重的就是他们几人的正直。

“那我若是突破到地武,甚至是天武境呢?还不能动用吗?”

牧羽毫不客气的接回天衍剑,用古青羽的话来说,万物有因皆有果,这天衍剑乃是牧羽无意中所得,乃是属于他的机缘,日后牧羽也会付出相应的代价来弥补这次机缘的产生,若是他人强行夺走这属于牧羽的机缘,就会沾上那因果,甚至还是数倍因果叠加,故此,古青羽等人不会觊觎牧羽的机缘,只会提醒他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