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端木磊的问题

端木磊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周身涌动的灵气也瞬间消散。

他目光惊讶地盯着叶远:“你是怎么知道的?”

“晚辈不仅知道这个。”

叶远笑道:“晚辈还知道,前辈近来的修炼颇为不顺,丹田中的灵力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增长,而且每次冲击凝液后期,却总会感觉差了那么一丝,始终不能如愿。晚辈说的,对不对?”

“你……”

端木磊震撼万分,这些事情除了他自己,只有极少数亲近之人才知道。

眼前这个年轻人,从何处得知?

“端木盟主,莫要听他胡说八道,快把他赶出去!”秦常松远远喊道。

端木磊却理都没理他,他知道叶远说的完全正确。

为了解决自己这个问题,他尝试过很多办法,甚至去拜访过一位凝液巅峰的宗门掌门,对方却也对此束手无策。

既然这个年轻人能一言道破自己的问题,那么他……

“你可以解决?”端木磊盯着叶远。

叶远的眼神不闪不避,笑呵呵道:“晚辈有办法解决端木盟主的问题,不过还请端木盟主先借给晚辈一些钱,买下这枚培灵丹。”

“可以!”

端木磊惊疑不定,不过最终还是点头答应。

这段时间,他已经因为此事愁得好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任何一个有可能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的。

端木磊当场借钱,叶远也以三十六亿的价格,拍下了这枚培灵丹。

秦常松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能悻悻坐下,他可没有招惹端木磊的勇气。

“端木盟主的修炼遇到问题,叶远竟然可以看出来。”

坐下后的秦常松想到了那夜的猜测:“如此看来,猜测是对的,叶远必定遇到了莫大机缘……不行,我要尽快动手,将叶远的机缘夺来,否则等他成长起来,汉宁市恐怕就没有我秦常松,以及整个秦家的立足之地了!”

他的目光闪烁,心思急转,随后趁着众人都在关注下一件珍宝的时候,悄悄起身上楼,离开了宅院。

秦常松没有立刻返回汉宁市区,反而来到距离宅院不远处的一片树林中,目不转睛地盯着宅院的大门。

大厅里,拍卖会还在继续。

不过接下来的拍卖品中,并没有叶远感兴趣的东西。

包括最后压轴出场的,由周大师亲手炼制的一把黄阶中品战斧法器。

这件法器在黄阶中品法器中,可以称得上是顶尖的存在,引起了许多身家不菲的散修哄抢,最后由一位凝液初期的修士,以一百零五亿的高价拍得了这件法器,也创下了追仙会有史以来的单品成交最高价。

拍卖会结束,同时意味着本次追仙会也就此结束,众人纷纷离场。

叶远跟着端木磊穿过通道,来到一处玉石建造而成的密室之内,房间内除了他们二人之外,还有周大师作陪。

只不过周大师似乎是主持了一场拍卖会,太过劳累,此时坐下来,竟然直接闭眼睡觉,打起了呼噜。

“还未请教道友大名?又是如何知晓我的情况?”

端木磊也不管周大师如何,请叶远坐下后,直截了当的问道。

“晚辈叶远。”

叶远报上姓名,道:“至于晚辈如何得知前辈的情况,请恕晚辈无法解释清楚,只能说,见得多了,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

“呵……见得多了?区区一个纳气中期,也敢口出狂言?”

端木磊盯着叶远,目光不善,一旦他发现叶远是在糊弄他,就会立即动手,直接将叶远诛杀!

“晚辈是不是口出狂言,等我解决了前辈的问题,前辈自然明白。”叶远神情如常,没有丝毫慌乱。

“那你说说看。”端木磊说道。

“前辈之所以修炼时檀中穴隐隐作痛,又遇到难以突破的瓶颈,其实并非自己的原因,而是功法所致。”

叶远也没有卖关子,直接指出问题所在:“如果晚辈没看错的话,前辈的灵脉是金火两种属性,但前辈所修炼的功法,却是一种针对金属性灵脉所作的功法。其实几乎所有修士的灵脉都并非纯粹一种属性,但大多数都是其中一种属性明显强于其他,然后便可以据此选择适合自己的功法。但前辈略有不同,前辈的金火两种属性,强弱程度相似!”

端木磊认真地看着叶远,目光中的惊疑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认真之色。

如果说叶远看出他的修炼问题,或许还可以通过感受气息之类的方式解释,那么一眼看出灵脉属性,并且判断出他的金火两种属性强弱相似,就绝非一般人可以做得到了!

最起码,他前段时间求助过的那位凝液巅峰的掌门都做不到!

“在这种情况下,前辈选择了一种只针对金属性灵脉的修炼功法,请恕晚辈直言,其实是非常欠考虑的。”

叶远继续说道:“或许前辈的功法品阶很高,前期的修炼速度很快,但实际上已经买下了隐患。灵脉中的金属性在修炼过程中快速增强,但与此同时,火属性也会自动吸纳灵力,自行成长。然而,它的成长是没有经过功法运行疏导的,这就会导致……”

叶远向端木磊解释一番后,严肃道:“前辈的这个情况,如果不妥善加以解决,而是通过一些手段强行晋级凝液后期,以后恐怕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比如经脉破碎,丹田受损,严重者甚至会有性命之忧。”

“这么严重!”

端木磊此时已不再怀疑叶远,甚至不再把他当作一个晚辈,郑重抱拳道:“还请叶道友指点!”

“其实说白了非常简单,有两种办法。”

叶远说道:“第一种办法,直接换一种功法修炼。”

“叶道友,实不相瞒,我这部功法,乃是从一处古遗址寻得的黄阶上品功法,如果换掉,实在可惜。”

端木磊神情纠结,即便在宗门之中,黄阶上品功法都会被当作宝贝一般对待,普通弟子都接触不到。

而对于端木磊来说,如果没有这部功法,恐怕他目前的境界也只是凝液初期。

体会过这部功法带来的好处,如今让他放弃,去修炼低阶功法,实在心有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