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单属性木灵脉

两年前,江白露的姐姐江白雪觉醒灵脉,这原本是一件好事,然而一位来历不明的修士,自称名叫郭文举的宗门之人,在施展了几个小法术震慑住众人后,再加上一通忽悠,带走了这对姐妹花。

然而等到了地方,姐妹二人才发现上当受骗。

根本就没有宗门,这个郭文举也不是什么宗门之人,他只不过是一个散修,而哄骗她们姐妹的目的,是要把她们当作修炼的鼎炉!

在郭文举的住处,像她们一样被骗来的女孩,足有十几人,其中一大半都是刚刚觉醒灵脉就被骗来的!

郭文举囚禁了她们,并且强迫这些已经觉醒灵脉的女孩修炼一种叫做《夜阴功》的功法,她们每天白天修炼,晚上就会被郭文举挨个叫去服侍。

像江白露这种尚未觉醒灵脉的女孩,就被当作丫鬟使唤,干一些洗衣做饭之类的事情。

郭文举不会动她们,但等到她们灵脉觉醒,便会步江白雪的后尘,但如果几年都不觉醒,就会被当作垃圾除掉。

平时谁稍有反抗,轻则一阵鞭打惩罚,重则直接杀人灭口。

江白露亲眼所见,一个女孩因为不愿服侍郭文举,被他活生生鞭打折磨致死,尸体被丢进火炉之中。

似乎觉得这些女孩不可能逃出自己的手掌心,郭文举曾坦言,自己让这些女孩修炼《夜阴功》,是因为自己所修炼的是一种叫作《阴阳夜合功》的功法,这种功法可以采阴补阳。

那些女孩白天修炼所积攒的灵力,都会在晚上被郭文举化为己有。

江白露之所以能够逃出来,是因为她一向表现得非常乖巧听话,从未表现出想要逃走的想法,反而时不时地在郭文举面前叹息自己为何迟迟不能觉醒灵脉,希望自己可以早日服侍郭文举等等,仿佛郭文举就是她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存在。

渐渐地,她骗取了郭文举的信任,偶尔被郭文举安排外出采购一些东西,而江白露也非常老实,出去办了事情就回来,从未表现出任何逃离的想法。

并非她不想逃,而是她怕郭文举在暗中观察、跟踪她!

然而,就在大半个月前,江白露觉醒了灵脉!

这时的她意识到,自己不得不逃了!

再不逃走,就要沦为郭文举修炼的鼎炉!

虽然她可以继续讨好郭文举,换取更大的信任,找到更好的逃跑机会!

但她不想被一个穷凶极恶之徒,玷污了自己的身体!

与其沦为鼎炉,她宁愿去死!

于是,江白露假借为女孩们采购食物的名义离开住处,冒着被郭文举监视的风险,一路奔逃!

幸好,郭文举或许早已对她产生信任,又或许正在闭关修炼,并未现身将她抓捕回去。

“简直该死!”

听完江白露的讲述,秦冰凝气愤不已:“像这种丧尽天良的人,就应该被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叶远却没有太大反应,比这还要黑暗的事情,他也见过许多:“江白露,那你为什么没有回家,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我不愿意一个人回去!”

江白露轻声道,但她的语气非常坚定:“我是和姐姐一起出来的,就要和姐姐一起回去!我逃走后,在荒山里跑了两天两夜,正好遇到了几个自驾游的好心人,他们把我捎到了这里。这里人多,郭文举就算来了也很难发现我,我就在这里找个工作先养活自己,慢慢修炼,等我比他厉害了,就回去救姐姐!”

“勇气可嘉。”

叶远笑了笑:“那这个郭文举有没有对你们提起过,他是什么境界?”

“这个……我想想。”

江白露思索片刻:“好像叫……什么液……初期。”

“凝液初期?”

“对!就是这个!”

江白露点点头,又满怀期待地看着叶远:“我要修炼多久,才能超过他?”

“这……”

叶远轻叹道:“在这个世界上,凝液初期的修士,已经算是站在修士金字塔的中间阶层了,很多修士修炼一辈子,也摸不着凝液期门槛的。更何况,你在灵脉觉醒后就逃出来了,那就意味着你根本没有修炼的经验,根本就寸步难行,又怎么超过他呢?”

江白露瞬间懵住了,眼泪从眼眶里涌了出来,呆呆道:“那……那我永远不可能救出姐姐了?”

“别哭别哭。”

女孩伤心的样子,看得秦冰凝心疼不已,坐在她身边,轻轻地帮她擦着眼泪,劝慰道:“谁说不可能?修炼这事,不是也看天赋的嘛,说不定你的天赋特别好呢?”

她看向叶远:“叶远,要不然你看一下她的天赋,如果还挺好的话,能不能把她推荐给今天要见的那位周大师,看他愿不愿意收个徒弟,如果能行,也算咱们做件好事了。”

“好吧,不过千万不要报太大期望。”

叶远摇头,评判修士天赋最直接办法就是看修士的灵脉。

一般而言,灵脉的属性越乱越杂,资质就越差,灵脉的某一两种属性突出,就算资质不错,一种属性突出则可成为上佳。

再往上,就是很难见到的单属性灵脉了,只有一种属性,没有任何杂质。

即便在灵界,单属性灵脉的出现概率也不足百万分之一,而任何一个觉醒单属性灵脉的年轻修士,都会得到各大势力、宗门的哄抢。

比单属性灵脉还要罕见的,就是叶远和秦冰凝这种极品灵脉,不仅没有丝毫杂质,而且其精纯程度远超普通灵脉。

在灵界,经常有各大势力为了争夺极品灵脉的修士而大打出手的情况发生!

总而言之,绝大多数修士的天赋都很一般,能被称作“天赋挺好”的,不足万之二三。

“伸出手臂。”

叶远让江白露伸出手臂,将手指搭上去,将自己的灵力缓缓渡入江白露体内。

“咦?”

下一刻,叶远挑了挑眉毛,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单属性木灵脉?”

叶远的灵力从江白露的经脉游走至丹田,明显能够感受到她的灵力,是不含一丝杂质的木属性灵力。

这也就意味着,江白露的灵脉,是仅次于极品灵脉的单属性灵脉。

“一个房间三个人,两个极品灵脉,一个单属性灵脉,说出去谁信?”

就连见多识广的叶远,都觉得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