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古遗址、青雷宗

叶远转回身,只见跪地的是十几名女子中年纪稍长、也是唯一一个纳气中期的女子,她跪地直视叶远,眼泪顺着面颊坠落,“前辈,救救我们吧!”

“你们已经自由了,各自回到自己家中便是。”

叶远淡淡道:“若是你们不知道路,我倒是可以带你们到北疆市里,再给你们一些回家的路费。”

“前辈,我们姐妹,哪还有家可回?”

女子流泪道:“我们这些人,被郭文举囚禁最久的,也就是我,已经有二十年了,时间最短的,也有一年多了,期间没有和家人联系过,家人恐怕早就不知道我们的生死了!更何况,我们在这里受尽了郭文举的百般欺辱折磨,就算回到家里,恐怕每天晚上都会从噩梦中惊醒,连一个安稳觉都睡不了。……”

“……”

叶远微微沉默,这些女人在经历了这件事情后,再让她们回归到原本平静的生活,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恐惧、伤疤、痛苦、羞辱,这些东西已经深深地埋在了她们心底,即便内心再强大的人,恐怕也扛不住这段记忆的折磨。

“而且……”

女子继续说道:“若是一个不小心说漏嘴,被身边人知道了我们的遭遇,那些流言蜚语,也会把我们杀死的!还有,我们姐妹在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彼此也已经分不开了,希望前辈能够收留我们,我们必定当牛做马,报答前辈的救命和收留之恩!”

话音落下,她以头叩地,身后的其他女人也齐刷刷地跪了下来,向叶远磕头。

“师父,帮帮她们吧……”

江白露轻声道,她在郭文举身边待了两年,这些人里的绝大部分,她都是认识的,其中不乏一些关系比较好的姐妹。

尤其是带头的这个姐姐,自己刚被郭文举抓去的时候,经常想着逃跑,就是她一而再地劝自己要假装听话,这才给了自己讨好郭文举换取信任的启发。

“唉!”

叶远轻叹口气,他当然明白这些女人的难处,和将来要面对的痛苦。

可他如果收留了这些人,该把她们安排在何处呢,将来又该如何处置?

没错,自己是有建立宗门的想法,日后大可把她们当作宗门的第一批弟子,但建立宗门肯定是至少几年之后的事情了,在这几年的时间里,怎么办?

难不成把她们带回别墅里,大家一起修炼?

“师父……”

江白露也跪在了地上,泪眼婆娑地扯着叶远的裤腿,神情乞求地看着他。

“好吧好吧……”

叶远暗叹一声,这么多人一直在这里哭哭啼啼的,也不是回事,先把人带回去,至于以后怎么办,看情况再说!

“你们都起来。”

叶远说道,“这样,我先带你们走,在北疆稍作停留,给你们几天时间来平复心情和适应新生活,如果几天过后,你们想回家了,我会资助给你们路费,如果你们依然还想留在我这里,我再想办法安排……”

去的时候只有两个人,回来的时候一大群,看着叶远身后这一堆破衣烂衫的女人,周一伦和秦冰凝都瞪大了眼睛。

“白露,你来向你师娘和周前辈解释,我先去想办法救你姐姐!”

叶远丢下一句话,带着江白雪的身体,径直进了周一伦的炼器房。

江白雪已被炼制成了人傀,换句话说,她已经死了,这具身体也已经干枯,没有了丝毫生命力。

如果叶远是前世的仙尊,在江白雪魂魄仍存的情况下,复活她的身体,自然不成问题。

可是现在的他只有凝液境界,这里也是各种资源匮乏的地球,他只能退而求其次,舍弃这具身体,保留住江白雪的魂魄,日后再来找寻复活江白雪的机会。

叶远将那件已经毁掉的煞魂旗丢入火炉之中,这旗子虽然已经毁掉,但材料已经被魂魄阴气滋养多年,仍然是魂魄安身的极佳之处。

半个时辰后,叶远走出炼器房,将一个黑色手帕交给江白露:“为师暂时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将你姐姐的魂魄暂时安置在了这件法器中,你且带在身上好生保管,日后为师再想办法救她。”

随后又拿出一个木盒:“这是你姐姐的骨灰,收好,回头找个时间回家一趟,给家里报个平安,就说你姐姐在宗门修炼,一时不能回去。”

“谢谢师父!”

江白露流着眼泪接过手帕和木盒。

叶远看向秦冰凝:“她们都安置好了?”

“你倒是省事,一下子带来这么多人,自己一甩手走了!”

秦冰凝轻哼一声,道:“周前辈这里有很多客房,我安排她们先休息了。回头让白露陪她们去北疆市里逛逛,带她们熟悉一下外面的生活,如果有人愿意回家,就让白露直接安排她们回去。”

“好。”

叶远点点头,轻叹口气:“虽然不甚完美,但白露的事情暂时已经解决了。我现在已经是凝液期,目前修炼所需的丹药,即便是周道友帮忙,能找到的也不多,所以我打算外出游历一番。你和白露不妨暂时留在这里,有周道友在,我也比较放心。另外我再交给你几部功法,那些人里若是有人留下,你便按照她们各自的灵脉属性,教授她们修炼。至于她们以前所修炼的《夜阴功》,就不要再碰了。”

与此同时,远在数千里外的云川地区,一座被云雾笼罩的大山上。

一位身穿紫色云袍的中年男子端坐大堂中央,听着一个半跪在地的年轻人汇报:“启禀掌门,弟子已将掌门之令传达给云月宗掌门!”

“她怎么说?”中年男子沉声问道。

“云月宗掌门说,那处古遗址是由云月宗发现的,理应由云月宗自己发掘,无需我们青雷宗帮忙!”

“无需帮忙?”

中年男子冷笑道:“需不需要我们帮忙,可不是他们云月宗说了算的!区区一个凝液中期的女人,也敢与我叫板?依我看来,日后的修仙界,就不必有云月宗这个名字了!”

“传我命令,青雷宗弟子集合,包围云月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