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金丹境人傀

暗炎剑跟随叶远这么长时间,斩杀了不少对手,也与许多法器碰撞过。

即便是相同品相的玄阶下品法器,都不能伤到它分毫!

它本身是玄阶下品法器,此时又有叶远的灵力灌注,本应无坚不摧,就连叶远自己都不能将其折断。

然而现在,它就这么断了!

关键,叶远并不知道它是因为什么而断掉的!

“嗯?不对劲……”

叶远的神情再次变幻,紧接着,整个人再次暴起,飞速后退!

因为就在刚才,他敏锐地觉察到,原本安安静静的墓穴之中,竟然升腾起了一道气息!

一种似乎是修士,却又不尽相同的气息!

但这道气息很强,强到令叶远感到心悸,心底都不由得生出一种难以抵抗的感觉!

这说明,这道气息的强度,至少是金丹境界!

叶远的脚步飞快,一路退至山脚下时,一道黑影从墓穴中缓缓而出。

这是一个人,穿着远古时期风格的衣衫,站在墓穴洞口,缓缓转动着脑袋,似是在查找叶远的踪迹。

在他的左右手中,各攥着半截暗炎剑。

叶远躲在山脚下的一块巨石后面,仔细观察着此人。

“古时候的修士?不可能!灵气在地球上消失了至少数万年,即便是灵婴期、元神期的修士都不可能在没有灵气的环境下存活这么久。而如果他的境界很高,达到仙人层次,又必定会在地球的灵气消散之前离开地球,绝不会在一座山腹内待这么久……咦?他的脸和身子……”

此人的面部转向了叶远。

叶远仔细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此人面容干枯,青面獠牙,双目全是白眼珠,相貌狰狞可怖,哪里是一名修士,分明是一具死尸!

“怪不得他的气息古怪!”

叶远恍然大悟:“这哪里是修士,分明是一具人傀!此人早已成为一具尸体,被人炼制成人傀后才得以‘生存’至今,他的体内多半存在灵石,这也是他行动的力量和灵力气息来源!”

半年前,郭文举曾将江白雪炼制成人傀,只不过他的水平太差,变成人傀的江白雪就连走路的动作都是僵硬的,更是没有出手就被叶远破解了体内的符印。

然而眼前的这具人傀,显然炼制地非常成功,他不仅依靠灵石“存活”至今,而且依然可以活动,甚至捕捉到了进入墓穴的暗炎剑,并且还会像一名真正的修士一样搜寻人。

看来,这墓穴的主人,实力绝对非同寻常。

就在叶远打量着这具人傀的时候,对方的脑袋,也在面朝叶远的方向停住了。

“我该不会是被发现了吧?难不成这人傀的眼睛还有视觉功能?”

叶远的心里咯噔一下。

下一刻,人傀的动作证实了他的猜测。

原本站立不动的人傀,身上突然爆发出一道灵力,整个人竟然腾空飞起,向着叶远的方向扑了过来!

“我的天!这到底是人傀还是妖怪?!”

叶远惊呼一声,没有丝毫犹豫,转身便逃!

这人傀至少是金丹期的实力,他是绝对打不过的!

“游龙步法!”

叶远脚踩高阶步法,速度飞快,在山林中穿梭。

人傀漂浮在距离地面数丈的高度,紧紧地追在叶远后面。

其实,如果是一名正常的金丹期修士,叶远根本没有逃掉的可能性,任凭他用什么办法都不行!

金丹修士可以御器飞行,速度极快,绝对不是施展什么步法和身法就能比得上的。

但好在这只是一具人傀,虽然它的力量大到可以折断暗炎剑,但在速度方面并不具备太大的优势,叶远拼劲全力的情况下,勉强可以做到自己的速度稍稍逊色于人傀一点!

“砰砰砰——”

人傀追得近了,降低了高度,向叶远扑来,将山林中的树木纷纷撞断!

“他好像并不会施展法术,没有远程攻击手段!”

叶远稍稍松了一口气,如此一来,他就可以利用山林中的特殊地形,和人傀进行周旋!

因为就在这片刻的追逃中,叶远敏锐地觉察到,身后人傀身上的气息正在缓缓减弱!

想想也是,这人傀多半是依靠体内的灵石催动的,而在地球灵力枯竭的这些年里,灵石内的灵气也会慢慢逸散,或者中途人傀被外界的什么动静惊扰到,有任何动作都会对灵石产生消耗。

数万年过去了,即便这人傀中的灵石是高阶灵石,现在所剩的灵气肯定也不多了。

“老子就和你慢慢耗下去了!”

叶远咬了咬牙,干脆绕着这座山跑了起来!

在奔跑的过程中,他尽量挑一些树多的,或者有山石阻拦的地方。

凭借着精妙的身法,叶远可以在这些地形中灵活穿梭,速度并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但是人傀的“智慧”是很低的,它又没有任何远程手段,每次接近叶远时就要降低高度尝试攻击,这时就会受到地形的阻拦!

“砰——”

“轰——”

这一路上,人傀不知道撞断了多少树木,击碎了多少山石。

围绕着大山一圈,百余丈宽的地面上,一片狼藉,几乎没有了大石头和站立的树木。

一圈又一圈,叶远体内的灵力也在迅速消耗着,只能服下丹药,边补充边消耗。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他们还在跑。

秦冰凝给叶远打来电话,叶远也没功夫接。

又是一夜过去,直到天色蒙蒙亮的时候,人傀的速度已经有了明显的下降,叶远即便不拼命施展步法,也能拉开距离。

但他并没有停下来,因为这人傀本身就不是以速度见长的,速度下降并不意味着他的力量也下降。

一旦自己莽撞靠近,说不定一下子被抓到,步了暗炎剑的后尘。

又是一天一夜过去了。

“呼——呼——”

“累了累了!”

叶远站在一块山石上,大口喘息。

这连续跑了将近两天两夜的时间,即便他是一名修士,也颇感疲惫了。

不过人傀的状态更差。

此时的它,已经飞不起来了,只能两条腿僵硬且机械地迈动着,缓缓地向叶远靠近。

那速度,比起七八十岁拄着拐杖的普通老头快不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