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奇特的珍珠蚌

其实如果换做其他场合,对于这种敢对自己“下杀手”的人,叶远肯定会毫不留情将他们全部斩杀。

但如今毕竟是当着吴船主及其儿子的面,叶远不好杀人灭口。

而且,叶远也不想和他们背后的李家闹出不可调节的矛盾,以免影响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告别了吴船主,叶远纵身一跃,来到李家的渔船上。

在叶远冷漠如霜的目光注视下,几个船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有一个人钻回了船舱,驾驶着摇摇欲坠的渔船,向着玉沙岛缓缓驶去。

原本只剩下四五十分钟的航程,足足航行了一个半小时,一座小岛才出现在叶远的视线中。

这是一座方圆仅仅一里左右的小岛,小岛的地形非常平缓,没有任何山丘,在小岛的中心建造着一个大院子,院子里有一栋二层小楼,小楼的走廊里晾晒着各式各样的衣服,看起来像是这些船员的住处。

在小岛的一侧,修建着一个码头,此时的码头空空,显然所有渔船都已经出海了。

渔船还没有进入码头,叶远纵身一跃,从船首跳到海面上,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跨过数百米的水面,来到了玉沙岛的沙滩上。

这样的一幕,使得码头上的一些李家的人顿时打消了上前盘问的念头。

一个跟着自家渔船来到这里的仙选之人,他们下意识地以为叶远也是“自己人”。

叶远也不理会这些人,来到玉沙岛后,叶远沿着海岸缓步前行,同时释放出灵力和神念,感受着海岛周围的空气和海水。

“虽然不是特别明显,但这里的空气中的灵气浓度,的确比其他区域要高一些!”

“还有这海水中,也有着一丝丝的灵气!”

“看来,那个古遗址,极有可能就在这座岛的附近!”

“即便不是,这里的状况肯定也有其他特殊原因,无论如何都值得细细探索一番。”

叶远沿着海岛走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明显的异常之处。

想来也是,这里被李家占领,而李家是拥有两位凝液期修士的,家族中肯定也不缺少纳气期修士,他们中的某些人必定也来过玉沙岛。

如果玉沙岛附近有特别明显的异常,他们早就会发现了,古遗址也不会一直等到数十年后才被发掘。

叶远倒也不着急,继续慢慢地在岛上溜达,仔细观察。

另外一边,那艘几乎被叶远砸毁的渔船终于停靠在码头上,当码头上的人听了这些船员讲述了他们的“凄惨遭遇”后,立刻把这件事向李家负责玉沙岛的管事人,也是李宜春的亲侄子李云彪作了汇报。

“一个修士?来我们玉沙岛闹事?”

接到电话时的李云彪正在一间酒店包厢里和几个男女朋友玩得不亦乐乎,听到消息后一把将怀里的女人推开,冷声道:“修士又如何,敢来我们李家的地盘闹事,就是找死!”

李云彪敢说出这句话,自然有他的底气。

他们李家的基因不错,数十年来诞生了多个灵脉,除了境界最高名气最大的李宜春和李志淳之外,还有一位凝液中期修士,也就是他李云彪,以及七八位纳气期修士!

这还只是他们李家的自己人,除此之外,还有两位凝液初期、十余名纳气期的外姓修士,依附于李家。

可以说,李家的实力,甚至已经超过了许多小型宗门。

所以即便是一般的修士,也是绝对不敢招惹李家的。

曾经也有几位不长眼的修士惹到李家,无一例外遭到李家报复,或死或伤,受到了惨痛的教训。

李云彪站起身来,看向旁边另一个左右拥抱的中年男子:“老吕,有人在玉沙岛闹事,走,咱们去给他点颜色瞧瞧!”

“什么?”

吕姓男子惊讶起身,“有人敢去玉沙岛闹事?什么境界?”

李云彪摇摇头:“不知道,岛上的人都是普通人,当然看不住他的境界,不过他们说这个人很年轻,而且不是我们本地口音。”

吕姓男子笑了:“估计是个不知道李家的外地修士,否则借给他十个胆子,也绝对不敢招惹咱们的。”

“管他是谁!”

李云彪笑道:“一个小年轻而已,多半是个灵脉觉醒后便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纳气期修士,我们走一趟,让他认识一下修仙界的残酷。”

“李哥,不必劳您大驾,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吕姓男子说道。

李云彪摇头,活动一番手腕:“我也去,自从突破到凝液中期后,我还没有和人打过架呢!”

正午时分,艳阳高照。

此时虽然刚刚进入春天,但这里是处于南方的温热带交界处,平均气温已经在二十五度左右,正午的温度已然达到了三十度。

叶远随意选了一处相对僻静的位置,站在沙滩上,透过波光粼粼的水面,叶远可以清晰地看到附近海水中的情况。

海藻、海鱼、海螺、珊瑚……

叶远的目光,从这些小生命的身上仔细扫过,片刻后突然一凝:“咦?”

他突然看到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一百米,三四米深的海底处,有一只躺在海底的珍珠蚌。

这只珍珠蚌的个头并不算大,也就巴掌大小,叶远之所以会注意到它,是因为它的两扇贝壳,与寻常的珍珠蚌截然不同,竟然光滑如镜,呈现出如玉石一般的色泽。

随着两扇贝壳的缓缓开合,叶远看到这珍珠蚌的体内,有着一粒“与众不同”的珍珠。

之所以说“与众不同”,是因为这贝壳才不过巴掌大小,但这枚珍珠的直径却足有三四寸大小,几乎占据了大半贝壳内的空间。

而且这枚“珍珠”的颜色,也是一种奇特的深蓝,并且散发着幽幽蓝光,将周围尺许范围内的海水和海面都染上了一层深蓝色。

由于海水也是蓝色的,若是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再外面看到这奇特的一幕,但叶远的眼神自然不是普通人可以相比的。

“过来!”

叶远的手向前一探,一道灵力涌入海水中,将那枚珍珠蚌抓住。

珍珠蚌的“珍珠”绽放出强烈的蓝光,两扇贝壳使劲挣动。

并且在贝壳的边缘,还爆发出一道道微弱却锋利如刀刃的灵力气劲,切割着叶远的灵力,试图挣脱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