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交手

黄金大钟的攻击手段,本质是一种特殊的灵力音波。

叶远轻弹银色飞剑,同样也是将灵力融入于这一道浅浅的音波之中。

两道音波相遇,无声无息,就像冰雪消融一般,二者都没有了任何动静。

“怎么可能!”

李宜春的目光呆滞。

这可是一件玄阶中品法器,威力非同一般,虽然他之前没有使用过,但李志淳用过,并且曾向他详细描述过它的功能,是决然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可为什么,这个年轻人只是轻轻弹了一下自己的飞剑,就将攻击化解了呢?

李宜春也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了,因为就在他愣神的功夫,那把银色飞剑已从叶远手中飞出,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向他斩来!

叶远本不想大动干戈,从他一开始让吴船主靠近玉沙岛海域开始,心里想的就是安安静静地做自己的事情,并不想和李家产生任何交集。

然而无论是上午的李家船员,还是下午的那两个修士,以及眼前的李宜春,可以说整个李家从上到下的人,都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从来都是二话不说直接动手。

若是寻常误会,叶远还愿意再忍一忍,尝试解释一番。

可是一处古遗址摆在眼前,无论他如何解释,哪怕说自己放弃古遗址离开,李宜春都肯定不会同意的。

既然如此,自己也就没必要对他客气了。

这古遗址处于海洋内,本就不是他们李家合法拥有的地盘,任何人都可以占为己有!

眼看着叶远的飞剑斩来,李宜春匆忙祭出一件法器。

这是一把土黄色的戒尺,长度不过尺许,李宜春单手一指,数道法诀落在戒尺上,戒尺在空中轻轻一晃,幻化出数十道土黄色的戒尺光影,劈头盖脸地向着银色飞剑砸来!

叶远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

如果他观察地没错,这戒尺也不过是玄阶下品的法器,和他的银色飞剑相同。

相同品阶的法器,对方又只比他高了一个小境界。

唯一可惜的是,这银色飞剑虽然和暗炎剑品阶相同,却更适合水属性的修士使用,叶远可以用它,但很难借助它来释放法术。

不是不可以,而是威力会大打折扣。

当然,对付李宜春而已,这把飞剑足够了!

无论如何,这都这将会是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战斗。

银色飞剑斩过,将数十道戒尺光影纷纷斩碎,与那戒尺本体对撞到一起。

与此同时,叶远的双手一搓!

“轰——”

汹涌的火焰从他的掌心涌出,在他的深浅凝聚成为一团炽热耀眼的火球,随着叶远数道法诀打入其中,火球迅速变幻,化作一头狰狞咆哮的赤焰猛虎,向着李宜春扑去。

“嗤嗤嗤——”

叶远和李宜春之间的海水,被这熊熊燃烧的火焰蒸发。

却并没有任何水蒸汽产生。

所有蒸发出的水,都瞬间化作了透明的气体,直到飘上数十丈的高空后,才会冷却成水雾!

赤焰猛虎扑出后,叶远的手势并没有停下来,又是一团火焰涌出,化作一条丈许长的火龙,紧随猛虎身后。

紧接着,一只比人还高的火鹰,扑扇着翅膀,从空中向李宜春扑去!

“怎么会这样!”

面对汹涌而来的攻势,李宜春匆忙祭出一面盾牌防守,然而叶远可以在操控飞剑进攻的时候施展法术,并且丝毫不受影响。

但李宜春做不到!

他可以同时操控戒尺和盾牌这两件法器,却不能像一件那样得心应手,灵活变幻。

李宜春顿时手忙脚乱起来!

“一个凝液中期的修士,为什么可以压着我打?”

李宜春的心中惊骇,在他的认知中,境界的压制是很难突破的。

低了一个小境界的情况下,若是功法和法器的品阶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这个差距。

甚至可以把差距抹平。

但如果说反超,李宜春认为是绝对不可能的!

即便是自己儿子李志淳那样的天才,前几年李志淳还是凝液中期时,他们二人曾比试过,李志淳凭借瀚海宗的功法和法器与他打了个平手。

在李宜春看来,那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了。

可是现在……

叶远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轰!”

又是一条火龙撞来,李宜春的盾牌发出“咔嚓嚓”的声音,数道裂缝浮现而出,随后碎成几块碎片坠落海中!

于是,紧随火龙而至的又一头赤焰猛虎,张牙舞爪地扑到了李宜春的身上!

“吼——”

这赤焰猛虎宛若真实动物,发出令人心悸的咆哮,张开血盆大口,狠狠地咬在了李宜春的肩部!

“啊!”

李宜春肩部的一块血肉被赤炎猛虎直接撕下来,伤口却又在极高的温度下瞬间变成一片漆黑,一股浓郁烤肉烤焦的气味直扑李宜春的鼻孔!

“该死!”

李宜春连连后退,脸色难看至极!

自己这次出来时,本以为身怀两件神妙非凡的玄阶中品法器,可以毫无悬念地将叶远斩杀。

可是这两件法器,一件只能隐藏气息,却无意间被阵法揭破!

另一件法器,又莫名其妙地无法对叶远造成任何影响,和一块废铁没有任何区别!

他所依仗的两大杀手锏瞬间失去作用,这使得他直接陷入被动,交手片刻便已负伤!

“不能再打下去了……”

李宜春心知肚明自己不是叶远的对手,无心再战,转身便逃!

叶远怎么可能会给他离开的机会?

他今天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打扰,已经烦不胜烦,若是让这李宜春离开,再叫来帮手一起来对付他,岂不是更麻烦?

“唰——”

银色飞剑贴着海面极速而来,拦住了李宜春的去路。

火鹰的翅膀扇动,一下便跨越数十丈距离,来到李宜春的头顶!

李宜春惊声尖叫:“让我离开!我是李家家主李宜春,我儿子是瀚海宗的李志淳,他马上就要突破到金丹境界了,你若是敢杀我,我儿子一定不会……”

他的语速极快,生怕慢了一拍,叶远就听不清楚他的威胁。

然而,他的话终究没有说完,就淹没在飞剑的银光和一片火海中,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