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郑修

从幽雷谷到灵泉城的路途中,叶远和诸葛珊并肩飞行,两名金丹中期的修士默默跟随在他们身后。

“叶道友,你比我年长不了几岁,却已经是金丹后期,如此说来,你的天赋一定特别好……”

“想必你在驭毒门中,也是宗门重点培养的对象吧……”

“驭毒门中的几位金丹境界的高手,我都知道的,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字呢?”

“是不是驭毒门见你天赋极高,特意将你隐瞒起来,作为保护的?”

“可是他们竟然没有派你去参加灵泉比试,也未免太可惜了,以你的实力,绝对可以在灵泉比试上大放异彩,且说不定可以拿到第一名。”

路上,诸葛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叶远只是淡淡地应答着,片刻后,诸葛珊见叶远没有聊天的打算,也不再开口说话。

她站在飞剑上,面向前方,眼神却是时不时地瞥向叶远,又触电般迅速缩回,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但嘴角又忍不住轻轻勾起。

一路无事发生,中途他们虽然也遇上了一些人,但都是去参加灵泉比试的修士,并没有半路伏击的杀手。

叶远稍稍松了一口气,这一路上,他的精神一直非常集中,时刻小心着古药阁派来新的杀手。

既然没有,说明诸葛珊的猜测多半是准确的,之前的杀手应该是古药阁阁主古阳的女儿古锦派来的,年轻人没有谋划太多,只派出了一批杀手,便以为可以解决掉诸葛珊。

如果是古阳亲自安排的,肯定不会只派两名金丹后期修士去劫杀诸葛珊,而且在第一批派去的人失联后,也不会就此放弃。

当然,事实上,前世的古锦成功了。

不过这一世,机缘巧合下,诸葛珊被叶远救了。

“灵泉城到了……”

一座依山而建的城市,在众人的视线中渐渐放大,越靠近灵泉城,他们遇到的修士也越来越多,从纳气期到金丹期的修士,或是奔跑,或是乘车,或是御器飞行,从四面八方而来。

四人在城门口跃下法器,步行入城,只见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简直到了摩肩接踵的地步,许多修士三五成群,热闹地聊着即将到来的的灵泉比试,以及他们在商铺或者街摊上进行的交易,热闹非凡。

“诸葛道友,既然你们已经到灵泉城了,叶某也算完成了任务,告辞了!”

叶远向诸葛珊抱拳道,他倒不是打算立即返程,既然已经来了灵泉城,就顺便四处看看,再购置一些东西。

“叶道友,这灵泉城中,也是有古药阁的店铺和修士的。而且若是那古锦已经来到了这里,又恰好遇到我,谁知道她会不会命人对我出手?叶道友有所不知,古锦是一个心胸极为狭隘偏激之人,绝对是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诸葛珊说着,双手在胸前合十,脸上浮现出请求之色:“拜托了,叶道友,帮人帮到底,把我送到玉丹楼吧!”

“……好吧。”叶远只能答应。

“多谢叶道友!”

诸葛珊顿时笑颜如花,指着前边一个方向,声音清脆道:“我们走,玉丹楼马上就要到了!”

灵泉城里同样也有玉丹楼的商铺,且坐镇商铺者是一位灵婴前期的修士,不过此人很少露面,平日里的商铺事宜都由一位金丹境界的管事来做,灵婴修士存在的意义就是震慑宵小之辈,以免商铺遭遇不测。

叶远和诸葛珊来到楼上,见到了这位灵婴修士。

在得知诸葛珊路上遭遇劫杀后,此人愤怒不已:“古药阁欺人太甚,平日里与我玉丹楼明争暗斗也就罢了,如今竟然派杀手劫杀你,简直胆大包天!”

“郑伯,此事应该是古锦的安排。”诸葛珊说道。

“那又如何?这古锦是古阳的女儿,她做的事情,古阳就要负责!珊珊,你且放心,这一笔账,郑伯记下了,日后肯定要报复回来的!”这名郑姓灵婴修士气冲冲道,古药阁此举已经严重过界。

而且诸葛珊是他们几位玉丹楼中的元老看着长大的,感情深厚,若是诸葛珊有什么意外,他们都会悲痛不已。

“可惜,不能现在就去古药阁讨要说法……”

郑姓修士轻叹口气。

去劫杀诸葛珊的人,是古锦从外面请的杀手,并非古药阁中的修士。

虽然诸葛珊通过搜魂术得知了他们的来历,却拿不出实物证据,若是直接登门向古药阁讨要说法,对方肯定是不会承认的,说不定还要倒打一耙,诬陷玉丹楼自导自演、无事生非。

与古药阁争斗了那么多年,他深知对方绝对不是什么可以被三言两语轻易击败的角色。

“郑伯,此行能够安然无恙,多亏了叶道友一路护送。”诸葛珊向郑姓修士介绍叶远,讲述了叶远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她,又将两名杀手打昏带回的事情。

“多谢小友!郑某代表玉丹楼,向小友道谢!”

郑姓修士向叶远抱拳道,他没有因为自己是灵婴修士,就在叶远面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

且不提叶远是诸葛珊的救命恩人,就说叶远年纪轻轻就已经到了金丹后期,且拥有击败两名同阶修士的实力,也值得他尊重。

这样的天才,突破元婴只是迟早之事,或许用不了多少年,就要与他互称“道友”了。

“前辈言重了,举手之劳而已。”

叶远抱拳回礼,其实这名郑姓修士,他前世是见过几次的。

此人的名字叫郑修,前世叶远见到他时,他便是灵婴初期境界,此时应该突破至灵婴境界不久。

“叶小友是驭毒门的弟子?”

郑修请叶远坐下,问道:“你的师父,是哪位道友?”

“晚辈并非驭毒门弟子,而是一介散修。”叶远开口道。

此言一出,诸葛珊瞪大了眼睛:“什么,你不是驭毒门弟子,可你身上穿的……”

“晚辈遇到诸葛小姐时,正在幽雷谷中采集灵药,幽雷谷是驭毒门的势力范围,晚辈为了避免一些麻烦,特意穿了套驭毒门的服饰。”叶远解释道,此言半真半假,但本质上没有骗人。

叶远不想在他们面前假装驭毒门弟子,免得还要用谎言去解释谎言。

而且郑修不是诸葛珊,他与驭毒门的灵婴修士肯定是有打交道的,以后只要稍一打听,便可知道驭毒门中没有叶远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