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惊世之举

药鼎的盖子轰然回落。

与此同时,叶远的手轻轻一招,十余枚玉藕丹飞落到主办方早已准备好的玉盘之内。

为了避免选手做手脚,炼制好的丹药都需要在评委和观众的视线范围内放在专门的玉盘里,而这个步骤也宣告着炼丹的结束。

“用了半个多时辰,留给炼器比试的时间只剩下了一个时辰。”

叶远大概盘算了一下时间,不敢在这里多耽误,在丹药落入玉盘之中的同时,便转身向着评委席稍稍鞠躬,“三位评委前辈,晚辈的炼丹已经结束,由于晚辈接下来还要参与隔壁的炼器比试,还请允许晚辈离场。”

“唔……去吧。”

孙欣铭微微点头,虽然他有一肚子的问题要问叶远,但眼下叶远有重要的事情,显然不是时候。

“多谢前辈!”

叶远道了一声谢,匆匆下了擂台,离开炼丹比试的场地,向着隔壁炼器比试场地而去。

“二位道友,且让我们看一下这个叶远炼制出的玉藕丹吧……”

孙欣铭的手一挥,一道灵力气劲将那个玉盘托起,快速而又稳当地飞来,落在三人身前的桌子上。

叶远的炼丹过程,实在是有着太多令人想不到也看不懂的“奇思妙想”,以至于虽然叶远淡定地离开了这里,看起来信心十足,他们依然无法确认叶远炼制出的东西真的是玉藕丹。

三人的目光,迫不及待地齐刷刷向着玉盘里的丹药望去。

玉盘之中,躺着十余枚光滑圆润、色泽如玉的丹药。

从大小和外观,以及丹药的气味来判断,应该就是玉藕丹。

但想到叶远的那番操作,三人还是不放心,孙欣铭的手指划出一道灵力气劲,直接将一枚丹药从中切开。

一股更加浓郁的药香散发开来,丹药内部的样子也呈现在三人面前。

“里面也没有问题。”

孙欣铭轻声道,但他还是不放心,伸手拿起半枚丹药,拇指食指轻轻捻动,将半枚丹药捻成粉末。

他的手指上沾了一点粉末,孙欣铭将其在唇边轻轻一点,尝了尝粉末的味道,仔细感受着其中的药力。

“的确是玉藕丹……”

在其他二人的注视下,孙欣铭轻声道。

说完这句话,他不禁有些汗颜,三名灵婴境界的丹道高手,作为炼丹比试的评委,竟然要用如此原始的“土办法”去判断丹药的真假和品质,着实有些尴尬。

“咦,这个玉藕丹……”

孙欣铭突然又轻咦一声,使得其他二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了?”

“这个玉藕丹的药效,好像要比寻常的玉藕丹,强了一些……”

孙欣铭喃喃低语,又捻起一点粉末尝了尝,点点头道:“没错,二位也可以尝尝试试!”

玉藕丹是疗伤丹药,即便误服也没有大碍,何况只是一点粉末,其他二人闻言也服用了一点。

分辨感受片刻后,二人齐齐点头:“孙道友说得对,这玉藕丹的药效,比起来常见的那些极品玉藕丹,也要强上一二分。”

三人盯着那玉盘中的玉藕丹,满脸都是惊诧之意。

作为一种常用的丹药,市面上的玉藕丹数量很多,会炼制玉藕丹的炼丹师也有很多。

如今的丹方,更是古往今来,不知多少千年万年流传下来的,期间经过了许多高手的改良。

通过现如今的丹方炼制出的高品质玉藕丹,可以被称为极品。

极品玉藕丹的价格会稍高一点,但这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能够炼制出极品玉藕丹,就说明一名炼丹师在玄阶丹药的炼制方面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既然如此,那么,炼制出比极品玉藕丹还要强一二分的叶远,炼丹术又达到了何种水平呢?

要知道,这个一两分的提升,可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做到的。

哪怕是半分的提升,对于绝大多数炼丹师来说,也是难上加难。

最起码,他们三人扪心自问,也炼制不出这个品质的玉藕丹!

“哎,你们数数这些玉藕丹的数量!”

范青黎又惊声道。

孙欣铭二人一数,算上被他们切开的那一枚,一共十七枚。

三人互看一眼,均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之意。

他们为每一名选手所准备的灵药,一部分是有富余,需要选手去判断应该用多少的。但也有几种,是分量正好的,这也是为了迷惑选手,如果你觉得每一种灵药都有富余,那么必然会有几种灵药的用量不够。

所以总的来说,每一名选手面前的灵药,都是只够炼制出一份玉藕丹。

而通常情况下,一份玉藕丹的数量,是十五枚。

若是高手,比如他们三位评委,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偶尔能够将这个数量提升到十六枚。

但十七枚……

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和那一二分的品质提升一样,虽然仅有一枚之差,却皆堪称惊世之举!

“这个叶远……不一般啊……”范青黎轻声道。

孙欣铭轻轻点头,回想起叶远的那番操作,更是觉得匪夷所思:“下次见了他,一定要问问他是如何做到将玉藕丹的品质提升如此之多的。”

他看了看其他九名还在埋头炼丹的选手,心想这些人定然还不知道,这一组的第一名已经被人夺去了。

不到一个时辰的速度,超乎常理的品质和数量……

即便还没有看到其他九名选手的作品,孙欣铭已经确认叶远可以获得第一名。

此时的他终于隐隐有些明白,诸葛轩为什么会把这么一位散修招入玉丹楼了。

想想自己一开始觉得叶远是来搞笑的,孙欣铭就有些脸红。

现在看来,搞笑的不是叶远,反而是他。

不过他也有些庆幸……

幸好自己当时没有冲动着去赶叶远下台,否则,这乐子可就闹大了!

“各位前辈,晚辈玉丹楼叶远,是这一场炼器比试的选手!”

此时的叶远已经来到炼器比试的场地,直奔擂台,向这边的三位评委施礼,解释道:“晚辈同时报名了切磋、炼丹、炼器三项比试,先参加了切磋和炼丹比试,才来到这里,还望前辈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