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摘得三冠

一刻钟后。

钟泽面色苍白、气喘吁吁地以剑拄地,整个人看起来疲惫至极,仿佛经历了一场辛苦至极的磨炼。

他艰难地抬起头,任凭汗珠从发丝间流出,顺着脸颊滑落,整个人显得非常狼狈。

但他的眼眸却是发亮,充满了前所未有的神采,炯炯有神,落在不远处负手而立的叶远身上,声音虚弱沙哑却充满感激之情:“多谢叶道友指点!”

“既然如此,叶某便去参加炼丹比试了。”叶远笑道。

“祝叶道友旗开得胜,夺得三冠!”钟泽说道。

叶远轻轻点头,转身离开。

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切磋比试的场地中,这里才响起了一道道窃窃私语的声音,很快地,这种声音渐渐放大,如同淅淅沥沥的小雨变成了瓢泼大雨,整个场地渐渐沸腾了。

刚才……他们看到了什么?

其实很多观众根本没有看清。

只觉得钟泽与叶远二人不停地辗转腾挪,上下翻飞,两道身影快速穿梭,两把飞剑如同流星飞舞不定,各种灵力气劲更是在场上肆意乱飞,似乎方圆数十丈内到处都是他们二人的身影……

除此之外,大多数人根本看不清他们的具体动作。

数万观众,能够看清楚的,不过百分之一。

而能在看清楚动作后,又体会到二人交手招数精妙之处的,可能还不足千分之一,其中境界最低者,也是金丹后期巅峰,其余大部分,则是像诸葛轩一样来此为本势力修士加油助威的灵婴修士。

但恰恰是这些人,心里的震撼才是最深的!

因为他们能够看得出来,二人根本不是在交手切磋!

准确的说,钟泽在切磋,但叶远不是,他是在传授钟泽剑术和切磋打斗技巧!

钟泽在这个过程中,也渐渐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也开始向叶远学习,像一块海绵一样疯狂吸收着叶远所传授的东西,直到筋疲力尽,再也没有了出招的力气。

叶远收剑离去,钟泽却盘膝坐在地上,闭目沉思,细细体会着短短一刻钟的时间里学到的东西。

那些东西,大概比他过往数年苦练来的东西都要更高、更深!

灵婴修士们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才震撼地无以复加!

毫不夸张地讲,就刚才一刻钟的“打斗”,就连他们都或多或少有所收益,尤其是一些主修飞剑的修士,此刻竟然有了一丝对剑道的明悟!

真的难以置信,他们竟然被一名金丹修士“现场教学”了!

心中翻起惊涛骇浪的同时,这些灵婴修士的心思也活跃起来。

由于叶远这两天的名气飞涨,就连他们也知道了关于叶远的一些信息,比如叶远之前是一名散修,如今虽然是玉丹楼的修士,却只是一名供奉!

供奉,和长老、弟子自然是不同的!

这是一种合作关系!

他可以与你玉丹楼合作,自然也可以与我们合作!

你玉丹楼不过是个经营丹药生意的商业势力,大不了我们不在丹药方面与你竞争就是了!

比如邀请叶远担任传授修炼打斗技艺的供奉,或者炼器供奉,总是可以的吧?

总之,先邀请过来,关系自然可以慢慢经营!

一定要尽快找机会拜访此人!

这些灵婴修士纷纷下定决心,虽然在叶远面前,他们是高出一个大境界的前辈。

但是时至今日,已经没有人把叶远当作一个普通金丹修士看待!

他的实力,已经超越了众人对金丹修士的认知!

而他的潜力,更是令这些灵婴修士都觉得心惊!

如此天才,若是不早日拉拢到手,日后只有追悔莫及的份!

“一定要想办法把叶远留住……”

诸葛轩则是喃喃低语,他根本不用回头看,就能感受到来自其他宗门势力中的一道道羡慕嫉妒的眼神,就能揣测出他们心中的想法。

无论如何,叶远现在是玉丹楼的供奉,与玉丹楼的关系是最亲近的!

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们必须要把握机会,想办法将叶远留在玉丹楼,最好劝说其直接加入玉丹楼,绝了那些居心叵测之人的心思!

所有势力都想得到叶远,这种想法在一个多时辰后,随着叶远以一炉地阶下品丹药成功摘得炼丹比试的冠军,变得更加强烈。

又是一个多时辰后,叶远在炼器比试的场地炼制出一件品质极佳的地阶下品法器,毫无悬念拿下炼器比试冠军!

一日,摘得三冠!

颁奖仪式上,叶远接过三项冠军的奖励——三枚固婴丹、十五万枚灵石,以及数种丹药、两件地阶法器,还有其他一些天材地宝!

随后几乎是在玉丹楼修士的一路掩护下,返回了玉丹楼休息。

要到明日,他才会与其他获得三项比试前十名的修士一起,进入灵泉之中修炼。

整个灵泉城,数十万修士陷入了疯狂!

“叶远……”

“叶远……”

“叶远……”

所有人都在谈论着这个名字!

四天前,叶远同时报名三项比试,被人耻笑!

四天后,叶远摘得三项比试冠军,万众瞩目!

所有人都明白,叶远创造了一个记录!

这个记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因为,以后随着比试制度的改革,各项比试之间不再有时间冲突,即便再有“三冠王”,也不像叶远这样充满传奇色彩!

玉丹楼上下一片欢腾,买来一大堆鞭炮烟火,在门口放个不停!

各大宗门势力的人则是围在玉丹楼门前,施展浑身解数,找出无数理由,想要拜访叶远,但郑修亲自在门口坐镇,这些来人无一例外被他挡在门外。

“郑前辈!郑前辈!求求您让我们进去吧!我们不是来拉拢叶道友的!”

五名赌场管事,在郑修面前苦苦哀求,他们当中,最惨的当属春秋赌场的朱允贤,如今背着叶远和诸葛珊共一千六百万的赌债。而其余四人,也各自背着叶远一千万的赌债!

“郑前辈,让我进去吧,我是来向叶道友祝贺道谢的!”

紫霄宗的朱风不知怎么挤到了前面,看到了几名赌场的管事,脸上顿时笑成了一朵花。

当初押叶远的五百枚灵石,如今已经变成了五万。

后来叶远让他多押一些,他心一横拿出几乎全部身家,又压了五千枚灵石,虽然当时的赔率被调整为了一比十,但这也是五万枚灵石啊!

朱风做梦也想不到,原本只是打算来灵泉比试打个酱油的他,一不小心竟然成了资产突破六位数的“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