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幡然醒悟初道法

这一晚,我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梦,我梦见自己又回到了那个躲雨的山洞。

但此刻,这山洞早已没了最初见到它时的模样,而是变成了一个有桥有流水的世外桃源。

那堆白骨也化作成一位位活生生的人,有男有女,有老也有少。

只见他们练功的练功,读书的读书,好不自在,像极了一处人间仙境!

我缓缓走向一位正在练习量天七诀的老者……

梦里,我的双脚健全,没有一病一疾。就在我要伸手触摸他的时候,他突然抓着我的手,似乎在教我打着一套什么武功招式。

等打到第二个动作的时候,我直接就认出来了,这不正是天罡诀吗!

一遍打完后,我顿感豁然开朗。

这天罡诀理因是手脚配合着使用的,但我因为脚患重疾,所以并不能将这天罡诀的全部实力使用出来,甚至使用一遍过后还会腰酸背痛的。

如今这老前辈只是抓着我的手打了一套,就感觉到有一股很舒服的暖意流向全身,跟我自己打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刚打完一遍,我正想求他再教我一次,谁知他脸色一变,眼神也变得极为锐利,一掌拍醒了我。

醒了的我浑身冒汗,往背后一摸才发现床单竟然都湿了一大片。

此时,屋外传来一阵吵闹声。

我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向门外,发现家门口正聚集着一大堆人。

原来,我爷爷担心屋外道路坎坷不平,担心我行走不便,于是就打算把家门口的泥泞小路铺成水泥的。

我们隔壁家的原主人是对老夫妻,但老太太没有生育能力,于是就领养了一个,取名叫徐伟。

谁知好人不长命,那老太太没过几年就死了,只留下老头一人把这孩子抚养长大了。

前年,那老头在家摔了一跤,摔死了。因为他领养的孩子是具有法律效应的,所以夫妻俩的老宅自然就落到了徐伟的手里。

听我爷爷奶奶说,这小子在外面不做好事,这次搬回来住也是为了躲债主罢了。

而这件事的起因是因为我爷爷今天搬水泥回来的时候,不小心压死了他们家的一只鸡。

我爷爷也知道这件事是他有错在先,当场就给他道歉了,还按照市场价的1倍赔钱给了他。

但徐伟这小子真是人如其名,虚伪!

他非说这只鸡是他老婆的宠物鸡,说什么一只鸡就要两千块,看在邻里邻居的份上,给个一千块这件事也就算了了。

但我爷爷哪肯啊,这鸡他们小夫妻俩根本管都没管过,都是我爷爷奶奶每天去喂的,如今怎么就变成他们的宠物鸡了呢!

俩伙人你一句我一句,最后就演变成了现在这样,那徐伟一个电话叫来了三四个狐朋狗友,拉着爷爷说现在不赔都不行!

最讽刺的是,我出去之后才发现,四周已经聚集了一大堆村民,包括这一届的村长,徐民。

也不知道这徐民是怎么想的,一村之长居然还怕三四个小流氓,躲在一个女人后面屁话不敢放,跟平日里在村子里完全就是两个人。

亏我爷爷还经常在他小时候给他吃好吃的,真的是只狼心狗肺,吃软怕硬的东西。

眼看着徐伟的兄弟就要对我爷爷动手,我妹妹直接护到了他的前面,不让他们欺负我爷爷。

我拄着拐杖出去,正要开口,却被徐伟先嘲讽道:“哟,我们的天残脚醒啦~”

要是我腿还好的时候,这几人还真不是我的对手。

无论是现在徐伟阴阳怪气我,还是先前他欺负我爷爷,我都是忍不了的!

正想上前理论,谁知这小子的狗腿子使坏,一脚伸了出来把我绊倒在地,摔了个‘小狗吃屎’。

见我这番模样,不仅是他们,就连在场的村民也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此时,我妹想要上来搀我,却被徐伟硬生生的给拉住了,还叫她看好我这窝囊样。

我妹不肯听,于是张嘴咬了他一口,谁知这徐伟直接一巴掌打到了我妹脸上,那声音响的就连在最后排看戏的村民都听得见。

我爷爷直接就怒了,质问他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不就是要钱吗,给你就是了。

说着,他就让奶奶进屋拿钱……

在场的,有捂嘴偷笑的;有眯眼看戏的;有摇头无奈的;还有双手交叉指指点点的。

说是同乡,如今一个外人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却没有一人出手帮忙,哪怕是说一句公道话。

看着这些丑恶的嘴脸,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句话,同时,我竟然鬼使神差的跟着说了出来。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直到这一刻,我才顿悟小道经首页上说的心法究竟是何意思。

人心变化莫测,道心中正入微,只有保持真诚精湛纯熟、专一一致的大道,不轻易改变自我,使人心与道心和合、执中而行,方得中正之道!

此时,我奶奶拿着一千块走了出来,本以为事情到此就要结束了,我们纯当一千买了个教训。

谁知徐伟拿到钱后数了数,然后又贱兮兮的说道:“老太婆,你老糊涂啦,我说的是一人一千,现在是四千!”

我奶奶正要还口,却被他用力一瞪给吓了回去。

“你在瞪谁啊?”我低着头,缓缓说到。

徐伟冷哼一声,蹲下身来把我拎了起来,让我再说一遍。

“量天七诀——第一式——天,罡,诀——!!”

嘭——。

下一秒,徐伟就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震飞,足足有五六米远!

同时,站在他正后方的村民也无一例外,纷纷被震飞的徐伟带着,狠狠地摔倒了地上……

众人看到这一幕后,长大个下巴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个瘸子,眼神里无不透露着惊恐。

徐伟捂着自己胸口,缓缓站起身到:“不就是个读武校的高中生吗,怕什么,干他丫的!”

嘭,嘭,嘭——。

随着三记响声,徐伟的三只狗腿子应声倒地,躺在地上痛苦的嚎叫着。

看戏的村民们做梦都没想到,从小看着长大的徐叶怎么还有这种力量,连三四个成年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我一瘸一拐的走向他们,此时他们看我的眼神,就跟我之前看那只跛兔的眼神是一样的。

但是我没管那几个狗腿子,只是叫他们快滚,然后就继续朝着徐伟走去。

我先是一把夺过我奶奶的一千块,然后一巴掌一巴掌的扇向他,边扇边说道。

啪——“这一巴掌,我是替我奶奶打的!教你以后如何尊重老人!”

啪——“这一巴掌,我是替我爷爷打的!教你以后莫要再讹人钱财!”

啪——“这一巴掌,我是替我妹妹打的!教你以后要爱护弱小!”

啪——“这一巴掌,我是替你死去的父母打的!打你是个忘恩负义,恃强凌弱之徒!”

最后,我将全身力气汇聚到手掌之上,然后狠狠的扇了过去,道:“这一巴掌,我打你从今往后见到我们家的人,绕!路!走!”

此时,不远处传来一阵警笛声,我知道,应该是我奶奶刚刚进屋拿钱的时候报的警。

徐伟一看到两个警察,赶紧爬过去抱住了他们的大腿,然后指着我,说我打他,让警察把我抓起来。

因为我还没有行冠礼,而且警察也不相信我一个瘸子能把他们四个成年人打成这样,于是只是在审讯室问了两句话就把我给放了……

至于徐伟等人,不仅挨了我一顿打,结果连医药费都赔不到,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