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侯昊

店面卫生是搞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等着把货进进来,就可以正式营业了!

下午,我先是去广告公司请他们帮我设计了一个店名,不过他们设计的都比较雅,我觉得像做这种生意的,就是要言简意赅,让别人一看就知道是卖什么的。

所以干脆就直接叫‘小徐冥具用品店’了。

之后,我到冥具批发市场逛了一圈,发现那儿的商品要么就是瑕疵品,要么就贵的不得了,没一家我看得上眼的。

后来我也是从街边小贩的嘴里得知,原来这些店家都是名花有主的。

九州阴阳界有张、郑、高、葛四大家族。而其中,其余三家又以张家为首,视为龙头!

四大家族经过多年来的沉淀,早已在九州各地安插了自家的势力。

就以我们平杭市的冥具批发市场而言,这就是葛家的势力之一!

除此之外,这种大家族不像我们自己做生意的,他们或自己就有专门的生产线,或有特定的供货商,所以他们根本不需要担心找不到货之类的。

好在我没有把店开到这批发市场里或者附近,听周边小贩说,之前葛家管得严,就连他们这种摆地摊卖小物件的,如果不交摆摊费都会被赶走。

见现如今找不到货,我只好悻悻的回去了。

但就在我出批发市场之际,就有一个身着黄色道袍却搭配着人字拖,圆墨镜的人拦住了我。

这人自称是侯昊,让我叫他耗子就成,还说他已经关注我很久了,知道我在找供货商,这才找上了我要跟我谈合作。

这人俨然一副黄牛模样,所以我对他还是有所防备的,只是摇了摇头谢绝了他。

说实话,我本来还以为做生意挺简单的,可谁知现在居然连货都进不到。

虽说投资的不多,但好歹也是几万块钱!对于我一个刚高中毕业的学生来讲,还是生活在物价、工资普遍不高的平杭市,这几万块钱已经是犹如天价了!

但侯昊似乎没有想放走我这块大肉的想法,边走边跟我介绍他的东西都是自己做的,换句话说他自己就是厂商和供货商。

拿的东西也绝对是保质保量的,最主要的还是能让我拿到最低手的价格!

听到这,我有点心动了,于是便问他在哪里生产的,还问他能不能带我去他工厂看看。

侯昊顿时露出一股难为的神情,但最后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不仅如此,我还有个意外的收获,因为侯昊的工厂,也在古中街!

到了之后才发现,他所说的工厂只不过是用四合院改造成生产线的地方罢了。

虽然外表看起来不是那么正规,但该有的营业执照、生产经营许可证、组织机构代码、税务登记证等常规证件他还是都有的。

但光有这些证件还是不远远不够的,毕竟每天都在死人,而且这古中街周边都是高龄老人,能不能按时出货才是我最关心!

而侯昊则是拍拍胸脯向我保证,绝对不会出现延迟出货的问题。

第一次做生意没什么经验,侯昊虽然长得猥琐,跟我们村的徐伟有的一拼,但我想着这小子厂房都在这,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所以也就点头同意了。

侯昊见此,赶紧进房里给我拿合同,生怕我跑掉似的……

我在他那儿定了些锡箔、香烛、牌位、纸人什么的,就光是这些就花了我小五千,好在我检查了一下,他的这些东西却是还不错,纸人扎的也算是精细。

因为东西实在多,我让他帮忙搬到我店里,这小子开始是拒绝的,后来得知我的店就在这附近这才同意。

晚上本想简单吃点的,但侯昊这小子一看是饭点干脆就不走了,自己搬了个凳子就坐在我旁边看着我。

但哪有赶客人的道理啊,而且准确的来说,他还算是我的合伙人呢,更要好生款待着了。

没办法,因为我这没有电饭煲什么的,所以只得去外面饭店打包了点小菜。

等我回店里的时候,却看到侯昊买了一箱啤酒,见我回来,赶紧把我拉了过来,说要跟我喝个一醉方休!

我们在饭桌上聊了很多,侯昊告诉我他是个孤儿,他亲身父母把还在襁褓中的他丢在了道观门口,好在那道观的道士各个心地善良,将其带回去收养了下来。

其实除了侯昊,那个道观里还有几个被人遗弃的孩子,只不过有的学成下山游历去了,还有的则留在了道观。

前一个月领养侯昊的老道士,也就是他的师傅仙逝,临终前告诉侯昊不能一辈子都生活在众师兄弟的庇护下,要历练历练,让己身强大!

侯昊听了师傅的话受益匪浅,这才决定从山上下来,结果下山第一天就遇到了难题,师兄弟给他筹的盘缠给弄丢了。

不过好在侯昊学了一门手艺,下山后帮一家人捉了身上的小鬼,而恰巧那家人又要移民到国外去了,所以就把自己的房子租给了侯昊,也就是他的厂房。

侯昊跟人家可是明说的他没有钱,不过那家人说没关系,先租给他,等他有钱了再付也不迟。

等他说完,咕噜咕噜喝了几大口啤酒,然后两眼发亮的看着我,似乎在等我说什么。

我没有理他,只是对他笑笑。

除此之外,从侯昊口中我还得知像他这样的道士都是要有九州道家协会颁的道士证的,这道士证就相当于道士的身份证了。

而且这道士证也不是这么容易获得的,如果你有师承或者大门派、大家族的话那还好说。

但如果是像侯昊这样的小门派可就麻烦了,要开一大堆证明或是推荐信,还需要各种上下打点。

听了半天,最惨的其实是我这种野路子,像我这种无师无承、无门无派的,不仅要推荐信,上下打点,还要入门考试,看我们有没有资格吃这碗饭!

但是一旦有道士证了,那就相当于有了九州道教协会这个靠山,万一真出了点什么事,上头还是有人出来帮忙摆拍的,也不至于“横死街头”……

侯昊说着,还将他的道士证拍到了我的桌上,像是在跟我炫耀。

不过我对于这些虚的都是无所谓的,至少现在是无所谓的。

虽然我也在学习道术,但我觉得我跟他们并扯不上什么关系,也不想扯上什么关系,所以这所谓的道士证对于我来说是一点用都没有的!

我们俩人就这样喋喋不休的喝着,期间一直都是侯昊在给我讲,讲他在山上发生的故事,以及最近下山后的奇遇,大概喝到了后半夜,我们才迷迷糊糊地喝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