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世事皆匆忙

届时,张秋英也收到了一个噩耗,母亲下地干活的时候不慎掉到了一处溶洞里,因为高低落差太多,张母直接就昏迷了过去。

而那时候张父在县里赶集,等晚上回来之后才发现张母不见了,这才发动全村老少出来寻找。

等找到张母的时候她已经是伤痕累累了,右脚膝盖处能看到一块明显的白骨,脸上身上也是被藤蔓刮的遍体鳞伤,简直不像人样!

毕竟这是件大事,纵使张秋英离家再怎么远,再怎么对老夫妻有误会,但总归是自己女儿,如今母亲落难,还是有必要让其知道的。

收到消息后,两姐妹纷纷火急火燎地赶了回来,同行的还有早已和张私定终身的浩然。

其实就算母亲不出这个意外,张秋英也早就想回来了,结婚是大事!

而且之前虽然离家出走,还扬言说要断绝关系,但那些只是赌气说说的,真的等到结婚这种事,还是得经过父母同意的!

电话里父亲也说了,母亲已经及时送到村里医务室治疗了,现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到时候再转到大医院做个小手术就能好了!

张秋英也能理解,除了要女儿们回家看看自己的亲妈,主要还是老夫妻想女儿了,所以也就没多说什么。

但这张冬英就开始作妖了,从到家第一天就在那抱怨,说自己怎么怎么忙,手头工作怎么怎么紧,还怪老夫妻俩不让她省心什么的。

总之就是把老夫妻俩贬的一粒糖都不值!

老夫妻知道自己这小女儿是什么货色,所以也懒得跟她计较,说么就让她说好了,反正又不会少块肉什么的。

张冬英见在屋子里面这么不受待见,自然也就不想继续待在里面打扰人家母女团聚了!

因为这种场合,女婿进去搅合,破坏气氛属实没有必要,更何况他现在还不是人家女婿呢,所以更加不会进屋里去了。

而张冬英和浩然俩人就这样在屋外聊了起来。

也不知道他们是真的这么有缘分,还是都在互相迎合,俩人聊下发现自己和对方有很多像相同的兴趣爱好什么的,可谓是意气相投!

如今母亲重病,全家人的单子直接落到了父亲一个人身上,虽然张秋英很想帮忙,但是父亲却是拒绝,让她好好在家照顾好母亲。

正是因为如此,张父忙着在外摆摊卖菜,张秋英在家忙着照顾母亲,没管浩然和张冬英。

俩人就这样一来二去的熟了,开始还只是约着溜溜冰唱唱歌,到后面直接就约到酒店了!

世界上没有捅不破的天花板,张冬英和浩然的事最终还是被撞破了,更尴尬的,他俩还是被张父给撞到的!

因为当时没有好好介绍,所以张父一直以为他俩是情侣关系,所以也没多说什么,直到那天晚上吃饭,张父突然说起这个。

四人通了气,这才意识到张冬英和浩然这种暧昧关系已经持续了有段时间了!

张秋英听到这,又想到每次给张冬英打电话,都能听到她气喘吁吁的声音,还每次都给她解释说自己在做家务要么就是锻炼。

想到这,又看看眼前这对男女,张秋英直接就吐了出来。

再说张父,原本只是以为张冬英小,不懂事,想不到现在这种违背天伦会发生在自己家里,真是家门不幸啊!

说着,张父吐了一口老血,然后晕死在饭桌上,身体还在不断抽搐着。

就在此时,张母看到自己的丈夫这样,心切之下想要爬下来查看张父,但因为行动不便,直接就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后脑朝地……

后来,张父因为急火攻心,中风成了面瘫。而张母就是因为那一摔,害的骨折处二次伤害,髓腔内血肿张力过大导致脂肪滴进入破裂的血管静脉窦内,引起脑的脂肪栓塞,最终还是离开人世了。

父亲觉得是他们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小女儿,对不住张秋英,于是就立了遗嘱,说要把城里那套房子过户给张秋英。

但是小女儿再坏,始终是自己的女儿,于是就准备把遗产通通继承给张冬英,虽然不多,只有2万不到。

但大家要知道,当时的2万,相当于我们现在的20万甚至更多!

老夫妻俩一辈子能攒到2万,那可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

然而张冬英和浩然显然不想就这么便宜了张秋英,于是两人便串通一气,要把张秋英的房子也抢过来。

但如今老头已经立了遗嘱,分配好了财产,要想房子化为己有,唯一的方法——就是让张冬英死!

之后就有了我们所知的故事,张秋英被二人诓骗出去,然后在行使汽车的过程中,见时机已到,浩然突然拉了手刹,导致汽车失控,撞向路边,张秋英当场死亡。

因为浩然和张冬英事先都有做好防护措施,所以这场事故对他们来说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张父虽然面瘫,但心不瘫,他早就听到自己小女儿和浩然的密谋。

他想提醒张秋英,但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只是在出行前不停地嗯嗯啊啊……

后来,张冬英和浩然带回了张秋英死亡的消息,张父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现在自己已经失去一个女儿了,想着不能再失去一个!

可能是出于内疚,也可能是一下子接受不了自己家庭的这种变故,在张秋英车祸去世的第二天,张父便突然心肌梗塞去世了……

小时候我就听长辈说不要轻信鬼话!但眼下张秋英说的实在动情,而且她的版本比张冬英的版本更详细更全面,让我不信她都不行。

张秋英看我和赵路人都听得入迷,突然摆脱了赵的束缚,一把跪在我面前,求我帮她伸冤!

我朝她无奈地摆摆手,倒不是我不想帮她,而是我真的无能为力。

事隔几十年,先不说张秋英的尸骨已寒。当年失控估计也早就被当做废铁处理掉了,根本没有任何证据指向张冬英浩然二人。

我告诉张,阳间的法律虽然拿他们没办法,但等他们死后,总是要还出来的,与其这样在世上做个孤魂野鬼,还不如赶紧下去报道!

张秋英却长叹一口气,跪在地上绝望的说到:“先生,您还是杀了我吧,心中那口怨气不平,就算去投胎了也是畜生饿鬼道……”

折腾了大半个晚上,天渐渐地亮了,一道刺眼的阳光划破了天际,透过窗户撒了进来。

赵路人和张秋英都见不得光,所以我让它们赶紧回到啤酒瓶里。

张秋英顿了顿,随后朝我和赵鞠了个大躬,随后头也不回的向窗外冲去……

等我和赵路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张秋英一跃而下,完全暴露在阳光外面。

阴魂毕竟是死物,本来就受不了太阳光,如今她又是在现身的状态下暴晒,这就跟自杀没什么区别……

我安顿好赵路人,拖着疲惫的身子打开房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