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五百万

事情是这样的,大家都知道赵路人只有短短一天的时间了,于是就想跟它吃一顿最后的午餐。

之前也说过,鬼吃的和我们人吃的是不一样的,但家里有没有香烛了,于是赵母便差管家去买。

这老管家几十年前就来赵家了,可以说是从小看着赵路人长大的。

如今赵路人魂归故里,大家都是打心眼里高兴的,老管家自然也不例外了。

买香烛的时候那老板看他来买香烛还春风满面的,于是便好奇地问了他一嘴。

管家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就给老板说了赵路人的事情。

老板名叫张浪,老管家不知道的是,这个张浪其实是京西区阴阳界龙头,张家的势力。

此张家非彼张家,但两家也不能说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当地人把京西区的张家称为小张家,而九州的那个张家称为大张家。

小张家以百学须先立志为字辈,到了这一代,小张家的家主已经是须字辈的了,叫张须胡。

这个张须胡有个妹妹,叫张须敏,前几年远嫁到了大张家,虽然对方在张家的地位不高,但好歹也算是嫁入了豪门。

因为有了这层关系,小张家在阴阳界的地位也随之提高了不少,靠着大张家这个靠山,不出两年,小张家便并吞了原京西区的几个家族,且巩固了自己的地位。

最近几年小张家更是靠着垄断京西区阴阳界的市场赚得盆满钵满,后来又转型进军房地产界、股界,直接就坐稳了京西区龙头的位子!

再说张浪,这厮属于小张家的支系,虽然单名一个浪,但他确是个不折不扣的志字的小辈。

本来他就在这个家族里没什么地位,前几天还被他谈崩了一个几百万的生意,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张浪为了挽回自己在张家仅剩的一点存在感,最终想出了一个主意,那就是讹人!

赵路人家在京西还算是有点名气的,靠做装潢生意白手起家。

这小张家虽然是阴阳界的,但不管是做死人生意还是活人生意的,总归离不开一个‘商’字!

所以大家其实也都是互相认识的。

张浪虽然跟赵家没什么来往,但市中心那套别墅他还是知道的。

等老管家走后,这厮当即就从后院拿出一个坛子模样的容器,悄悄跟到了老管家的身后……

据戚乙所说,张浪和老管家是前脚后脚到的,后面发生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一瞬间的。

只记得张浪从不知道哪里掏出一罐大坛子,叽里呱啦念了一大串咒语,接着一道白光射出,照到赵路人身上,最后赵路人竟凭空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别的不说,张浪这厮真的有当演员的资质,收了赵路人,他还演的跟真的一样,说什么是看老管家阴气缠身这才出手相助,想不到自己却是好心办了坏事。

只是收鬼容易放鬼难,这时候放出赵路人搞不好自己身体还会受到反噬,但是如果赵家人肯出五百万,那就算真的受到反噬,也跟他们没关系了!

戚乙也跟我坦白说了,这五百万对她们家来说真不算什么,只是看不惯张浪这所作所为,不是把人家当冲头吗,所以就想到了我,希望我帮帮她们。

其实当我听到坛子的时候,心里七七八八就已经有点数了,这应该就是道家常见的收魂术了!

这事儿其实很好办,只要拿到坛子,撕了封坛的那张黄符,或者简单粗暴点,直接砸了那坛子也是可以放出赵路人的。

这件事一开始我是不想管的,别说这是京西区的小张家了,就算是平杭市的谢家我都弄不过。

虽然我做是死人生意,而且全部身家也只有那一个租来的铺子,但好歹也算个小老板,而商人最忌讳的就是与人为敌了!

但是转念一想,如果不是赵路人,我可能早就被张秋英从高楼上扔下去摔死了。

想到这,我长叹了一声,接着便打车前往了赵家。

刚到别墅大门,就听到一阵椎心饮泣般的哭声,等我进去了,只见赵母瘫坐在地上,头发凌乱,双手不断拍打着地面,嘴里还喃喃的说着自己儿子怎么惨怎么惨。

赵母见到我,人一下子就立了起来,跌跌撞撞的朝我走来,同时抓住双手要给我跪下,求我救救他的儿子。

“使不得啊伯母,您这不是折我寿呢嘛!”我赶忙扶起赵母。

同时,我告诉赵母不用担心,这事说难不难,但说简单嘛,也不简单!

我问戚乙张浪现在在什么地方,当下之际就是先要把赵路人救出来,否则就算忽略大限不计,他不久也会被炼化!

这五百万虽然对赵家来说确实不算什么,但总归也是一沓沓票子,就算取出来也要大半天,所以他们就让张浪先回店里去,等他们筹齐了就去找他。

了解了事情的原委,戚乙问要不要她送我过去,我婉言谢绝了,告诉她我自己去就成。

张浪的店准确来说应该是张家的资产,跟他几乎没什么关系,换句话说,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分店店长罢了。

张家的店是连锁店,名字自然都一样,叫百龄苑。

到了百龄苑,我一眼就认出了张浪,这厮口嘴歪斜、颧骨尖耸、腮骨横凸,一看就是为人奸诈,心术不正之小人面相!

走进苑里,张浪一下子从座位上蹦了起来,又看我腿脚不便,于是笑眯眯的过来搀我,问我要买些什么。

我呵呵一笑,告诉他我要买冥币,用来祭奠一位老朋友。

有的人只是长相丑,但内心善良,所以平日里看起来倒也挺顺眼的。

而有的人呢,虽然长得好看,但内心不纯,所以平日里看起来就不是那么顺眼了。

但眼下这个张浪,不仅内心丑陋,长得也不咋地,如今笑起来就更像那大奸大恶的坏人了!

“小老板,要买多少呀。”张浪说着说着,头就靠了过来。

这家伙也不知道吃了什么,嘴巴奇臭无比,如今又靠的我这么近,臭的我都快把中饭给呕出来了!

我推开他,同时伸出一只手,缓缓开口道:“五,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