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省里的消息

烧砖厂正式开工以后,宋言又在柳叶村呆了几天。

这几天,他在监督烧砖厂运作的同时,还教给叶天朔一些管理厂子的方法和经验,同时又在众多村民中选出几位看起来机灵的,负责平日里的一些事宜。

而田生民则是自告奋勇成为了财务主任,想来只有亲眼看着具体的资金调度和收入支出,才能让这个老人彻底安心。

就这样,在正月十五这一天,宋言和叶婉柔向叶天朔和陈倩告别后,便上了回家的车。

来柳叶村的时候,叶婉柔一直忧心家中情况,弄的宋言也无心欣赏路边景色,如今麻烦已经解决,他也可以好好观赏一番。

柳叶村虽然地处偏僻,但正因为人烟稀少,并未受到多少污染,因此这里的景色十分宜人,漫山遍野尽是银装素裹,一眼望去美不胜收。

叶婉柔靠在他的肩膀上,眼神温柔。

两人倚坐在一起,享受着此刻的宁静。

到了家,宋言和叶婉柔带着礼物到了老程家,先是表达了感谢,之后便将宋瑜带回了家。

时隔半个月没有见面,宋瑜也是非常想念自己的爸爸妈妈,一家三口一起逛了镇上的超市,买了很多东西,晚上在家里准备了一顿十分丰盛的晚饭。

日子飞快的过着,钢铁厂开工之后,宋言的日子又忙碌了起来。

机械厂的赵严在过年的时候就给他打过电话,想要和他商量一下扩大生产的事情,两人之前就盯上了离平成市最近的那家建材厂,这次便是想趁着两家厂子发展势头正盛的时候一举拿下与对方的合作。

宋言思量片刻后同意了赵严的想法,如今的钢铁厂产值已经逐渐超过了田玉泽在任时的数据,厂子的规模也扩大了许多,如果只有机械厂一家客户的话,很难完成接下来的发展,因此,拿下与建材厂的合作就十分有必要了。

这次的任务比较重要,宋言没有让刘丰前往,而是让另一位厂子里的人才出马。

此人名叫杨广宁,是厂子扩张时在镇上新招的员工,也是原身仅有的几位好友之一,不过,与原身的浑浑噩噩不同,此人虽然喜好吃喝,却也极为擅长交际,在社会上结交了各路朋友,宋言正是看中了他这个能力,才把他招进厂子。

杨广宁先前看昔日里一起吃喝玩乐的宋言,如今摇身一变成了镇上的大厂长,心里本来有些不平衡,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宋言竟然亲自来到他家,问他有没有意向进厂上班。

他虽然朋友众多,可说到底也只是个无业游民罢了,在家里一直被老婆娘家那边看不起,现在宋言给了他机会,杨广宁自然是喜不自胜,连口答应下来。

进厂两个多月了,他却一直没有什么事情做,尽管工资没有少拿,杨广宁却感到有些羞愧,觉得宋言是看在往日里的交情上才拉自己一把。

如今,眼看宋言终于有任务交给他,急于表现自己的杨广宁拍着胸脯向宋言保证一定会完成任务,宋言也不担心他,从财务哪里给他拨了两千块钱,用于和建材厂的领导们酒桌的交际。

杨广宁拿到钱后斗志昂扬的就去了兴平,和建材厂的老总们吃吃喝喝,很快就和他们打成一片。

远在丰宁的宋言得知这个消息后松了口气,对于杨广宁的评价也更高了一层。

日后的钢铁厂势必会不断扩大规模,同时也不可能仅仅只局限于生产钢铁,肯定会涉猎各种领域,因此,对于技术型人才的需求十分迫切,同时,随着厂子中团队的壮大,管理层的人员也需要得到补充。不仅如此,有着长远眼光的宋言,自然不会错过任何一种人才。

杨广宁就是其中之一,以后钢铁厂对外的一切活动,宋言都准备交给他来负责,也就是市场营销部。

杨广宁也果然没有辜负宋言的信任,一星期后,他带着建材厂的人一起回到了丰宁,宋言则是在厂长办公室面见了二人。

最终,宋言和建材厂签订了合同,达成了长期的合作,而杨广宁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销售科的主任。

有了新的订单后,钢铁厂的生产规模愈发庞大,产值一月一涨,声势之大,连远在平成的田玉泽都听说了丰宁的事,在电话里一个劲的夸赞宋言。

而柳诚自然也是听说了宋言在丰宁的大动作,同样打来电话,只不过语气不咸不淡,似乎一点也不为之惊讶,宋言也懒得理睬他,敷衍几句后便挂断了电话,只留下柳诚一人对着空气一通乱骂,惹得过往的员工纷纷侧目。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日子一眨眼就来到了三月中旬。

办公室中,宋言端着茶杯,低着头看着手中刘丰上交的上月的工作报告。

窗外,春风和煦,缕缕微风吹进屋内,在带来凉意的同时平添了几分盎然。

“叮铃铃”

电话铃骤然响起——宋言放下报告,拿起桌上的电话。

“宋言,是我。”

电话那头,陈庸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温煦平和。

“表哥。”宋言毫不扭捏的叫道。

几个月来的相处,让他认可了这位异姓的亲人,尽管相隔甚远,血脉并不相同,但这位表哥,却一直默默地用他自己的方式照顾着自己。这份来之不易的亲情,宋言十分珍惜。

听到宋言的称呼,陈庸显然也十分开心,语气不自禁的带上几分亲近,“你托我一直盯着的人终于有动静了。”

宋言沉吟片刻,算了一下时间,发觉差不多就是这个时间段,和前世比没什么变化。

“这段时间,省里下发了新的文件,要对平成市周边的诸多经济不达标的落后乡镇进行整改和重建,相应的落后产业也要分批的搬迁和升级优化,市里的一些有关系的民营企业家提前得知消息,在市里已经做了一些布置了,至于你让我注意的哪一位,现在应该已经走投无路了,他的联系方式我也已经发给你了。”

陈庸简单介绍了一下如今的形势,好让宋言提前做好准备,以应对接下来的变化。

丰宁镇面积不大,在诸多乡镇中只能算中等,因此镇上的产业并不多,其中数钢铁厂规模最大,牵动着丰宁镇的经济。

因此,在接下来的变动中,钢铁厂自然会被卷入其中,而宋言作为厂长,一定要有所规划,才能安稳度过这次整改。

不过,在前段时间,宋言忽然给自己打电话,要他注意一下省里一个名叫金德利的民企老板。并让陈庸在对方快要破产的时候通知他。

当时的陈庸并不理解宋言的目的,只觉得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物和宋言并无牵扯,何必大费周章的布置。

而随着政策的下发,陈庸再想到宋言之前的动作,顿时更加觉得这个神秘的表弟愈发深不可测。

宋言并不清楚陈庸心里乱七八糟的猜想,他的手指在桌上有节奏的敲着,前世的记忆在脑海中一一浮现。

总算要来了......宋言轻笑一声,向陈庸道谢以后挂断了电话。

再看了看手中的报告,宋言伸了个懒腰,心里有些火热。

平静了这么久的日子,终于要有点变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