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谁是赢家

进展之顺利,有些超乎了庞子晗的想象。

一个公司做到了像他这种规模,想要找出一些问题来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他仅仅只是将公司内部的一些财务问题以秘密的方式交到了萧天睿的手上,就引来了一大波猛烈的攻势。

原本萧天睿只是想着趁庞子晗手忙脚乱的时候趁机拿下地皮,可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种好事,看着手下送上来的关于庞子晗公司内部的种种问题,他毫不犹豫的下了命令。

全力将庞子晗的公司打压到死!

就这样,萧天睿一边和地产商那边谈判,一边分出一部分精力来对付庞子晗的公司。

原本他还有些担心庞子晗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很显然,先前两人一起争夺地皮的过程中都浪费了不少人力物力,当下庞子晗已经彻底没有了一战之力,不仅南城那边节节败退,就连他自己最看重的公司也就要守不住了。

胜利在望的萧天睿彻底打消了顾虑,再也不担心会被家族问责,毅然决然的将手里所剩下的资金全部投了进去,用来阻击庞子晗的公司。

在猛烈地金钱攻势以及庞子晗的暗中相助下,很快庞子晗地公司就彻底陷入了无可扭转的境地,当看到对手的公司在股市上的市价彻底跌入谷底时,萧天睿也终于松了口气。

虽然他不害怕庞子晗,但双方这些年来知根知底,他有些担心对方会在死之前拉一个垫背,将自己的一些老底掀出来。

不过好在对方可能是忌惮自己手里也掌握着他的把柄,因此并没有疯狂到鱼死网破,萧天睿也就渐渐松懈了下来。

而这次阻击庞子晗的过程中,一个人也引起了他的注意。

酒店的豪华套房内。

“你这段时间做得很不错,说说看,你想得到些什么?”

萧天睿身上穿着浴袍,坐在沙发上,手里摇晃着高脚酒杯,红酒在其中晃动,灯光照在酒杯上泛出点点光华。

而他的对面站着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神情有些局促,双手不安的纠缠在一起。

“萧少爷,我老婆马上就要生了,我想买一套房子......”

看着男人黝黑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一抹羞红,萧天睿来了兴致,“你在萧家干了也有五年了,连一套房子的钱都没攒出来?”

男人脸上的红色更甚,整张脸看起来黑红黑红的,“我老婆娘家那边要盖房子,所以就先紧着那边来了,后来我小舅子要读大学,就......”

听男人这样说,萧天睿倒是对他多了几分好感。像他这种冰冷无情的人,对于手下看重的除了本领之外,其实更看重这个人身上有没有人情味儿。而眼前这个男人的憨厚和朴实显然打动了他。

“老韩,以后帮我做事,少不了你的好处!”

老韩憨笑着点了点头,“多谢萧少爷,我一定为萧少爷尽心尽力。”

萧天睿抿了一口红酒,酒液的芳香在口腔里流转,他露出一个惬意的表情,又看了眼站在一旁的男人,他挑了挑眉,“老韩,你以前是学经济的?”

老韩点了点头。

这次针对庞子晗的行动中,就属这个老韩表现的最为耀眼,虽然之前在家族里的时候他就发现此人颇有几分本领,再加上这个老韩是半路加入萧家的,身上并没有某一脉的痕迹,因此这次来O省才带上他,想着将此人拉入自己的阵营当中。

可让他有些惊喜的是,这个老韩虽然看上去一副老实人的模样,做起事来却十分果断,而且眼光毒辣,这次之所以要打压庞子晗,就是因为这个人找出了庞子晗公司隐藏的问题。

虽然他当时也有些疑惑,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是怎么轻而易举的找出一家庞大的跨市公司的财务漏洞的,但接连几次,老韩都通过了他的试探,对庞子晗的公司下起手来毫不留情,渐渐地他也就收起了自己的疑虑。

常言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心情大好的萧天睿看着眼前这个面相老实的男人,心里想着,或许自己也应该扶植几个心腹了。

毕竟,这次O省的事了,他在萧家的第一继承人的身份也就无可撼动了,到时候自己成了家主,手下岂能没有几个得力干将?

想到这人,萧天睿看向老韩的目光也亲近了几分,“老韩,你去和财务主管说一声,就说我给你拨了两万的奖金!这是给你的奖励,这段时间你也很辛苦了,接下来你就跟着财务主管一起管理我的资产吧!”

老韩大喜过望,激动地说道:“多谢萧少爷!”

萧天睿摆了摆手,“去做事情吧。”

忽然,他感觉到一股寒意,他顺着那股冰冷的感觉望去,却看到的是老韩憨厚的笑脸。

奇怪,难道是我的错觉?萧天睿不解的想着。

不过,眼看大事将成,他的心情也十分愉快,很快就将这点疑惑抛之脑后了。

只是,满心欢喜的期待未来的他并没有注意到,他眼中的老实人老韩在转过身背对着他的那一刻,脸上露出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醉竹轩,兰轩亭。

“看起来你是真的喜欢这里。”

打量了一眼屋里的陈设,宋言摇了摇头,对着庞子晗说道。

坐在他对面的庞子晗怡然自乐,他笑呵呵的端起桌上的一个花瓶,“你看这花,开的多棒!”

看了眼花枝上已经有些凋零的花,宋言没违心到附和,“看来你的心情确实不错。”

听宋言这样说,庞子晗才将注意力收回来,“当然,萧天睿的蠢实在是超乎了我的想象。”

看着一脸唏嘘的庞子晗,宋言似笑非笑的说道:“真的是他蠢吗?假如是你的话,你会忍得住吗?”

庞子晗原本想嘴硬的说上一句“当然”,但看到宋言那双笑眯眯的眼神,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最后只是讪讪的笑了笑。

这一个小举动也体现出两人现在的交情确实比之之前深了许多,要不然宋言也不会这样随意开庞子晗的玩笑。

端起桌上的茶杯,宋言悠悠的说道:“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人之所以能保持冷静,无非就是面前的利益不够动人心罢了,一旦诱惑压垮了他的底线,那这个人的举动再疯狂也不足为奇了。”

看着眼神深邃的宋言,庞子晗下意识说道:“宋哥,你这样看起来好像我爹!”

宋言脸上多了两道黑线,看向庞子晗的目光变得不善起来。

庞子晗想认他做爹,他还不想有一个这样蠢的傻儿子!

庞子晗也反应了够来,挠了挠头,嘿嘿地笑了笑。

两人交情越来越深,宋言也发现这个庞家少爷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难以相处,至少在他面前,庞子晗一直都是那个活跃气氛的人。

不过,每个人都有两面性,就像萧天睿,表面上看起来自大且固执,但背地里的心机之深,又有谁得知?

这次之所以对方会上钩,也只是因为宋言掌握了他的弱点,安排了庞子晗演这么一出戏而已。

为了让萧家大少钻进圈套历来,庞子晗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所以说,表面上看起来简单的人,也仅仅只是表面而已。

两人随意闲聊着,从各地的经济文化聊到当地的风土人情,都十分尽兴。

而正当两人关于一个问题产生争执的时候,聂雨璇忽然走了进来。

看到聂雨璇的时候,庞子晗表情明显有些惊讶。

“璇姨,你怎么来了?”

宋言则是看起来十分平静,他微微颔首,看着聂雨璇,没有说话。

聂雨璇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看了看,最终定格在宋言的身上。

“萧家成功拿下地皮了,你们一点都不着急?”

事到如今,俱乐部拿地皮当招标条件的事情已经人人皆知,因此她也没什么遮掩,直接问了出来。

宋言没说话,而是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庞子晗看了眼聂雨璇,又看了看身旁的宋言,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啊?真的?”

随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可惜,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看着庞子晗的个人表演,这一刻,宋言和聂雨璇对视一眼,两人心里同时生出一个念头。

这大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