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把人放开!”

一道手电光束照过来,直接照在那几个乞丐身上。

李四保显然也有些发慌,后退了一步,随后喝问道:“谁?少管闲事!别给自己找麻烦!你知道我是谁么?”

手电光直直照在李四保脸上。

“李四保!我当然知道你是什么身份!我劝你马上把人放开,否则的话,你就等着吃牢饭吧!”

李四保用手遮着照在脸上的光,眯着眼望着黑暗中的来人,似乎也在端详对方,这时候忽然说道:“我认识你!徐先生,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不曾得罪过你,你何必跟我过不去!”

“我没有跟谁过不去,我只是跟所有的罪恶过不去而已。你们做过什么心里有数,真以自己可以为所欲为?”

“你!”

张晓珂感觉李四保显然对这个拿手电的男人有点忌惮,态度上和对待自己全然不同。这或许是个希望?

“救命!他们要杀我!”张晓珂鼓起勇气扯开喉咙用力大叫。他不知道这种行为到底是救命还是送命,但是他必须尝试。失败的试验也好过乖乖等死,不管怎样都要拼过才知道。

“别胡说!老子什么时候杀你了?”

李四保也没想到张晓珂的胆子这么大,刀子顶在身上还敢放声大叫,他连忙朝那两个乞丐使了个不要妄动的眼色,生怕他们真的在这个时候一刀扎下去。

“李四保,你们还敢杀人?马上放了这位小兄弟和他的狗,否则的话,你和你的人都别想有好日子过!”男子语气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听上去就让人觉得心里舒坦,且充满安全感。

虽然刀子还顶在张晓珂身上,对方也只是一个人。可是说不出原因,自从这个人出现之后,张晓珂就觉得心里莫名的泛起一种安全感,之前的恐惧与绝望荡然无存。这个人就像是一道阳光,驱散了张晓珂世界里的黑暗,给他的世界带来了温暖与光明。

“徐先生,你不要听他胡说啊,我没有杀人。我们都是些可怜人……对,可怜人!您不是一直说要帮助穷人么?我们就是穷人啊,大家是自家人!”

李四保干笑几声,又朝乞丐示意,让他们放开张晓珂。“我们之间就是一点点误会,我是想把他请到我那,大家把误会说开,免得将来伤了和气。您也是知道的,我这也不容易。”

“少废话。你现在放人,我还可以给你个机会。如果执迷不悟,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李四保连忙朝男子行礼:“别!徐先生千万别发火。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们这些人一般见识。放人!快放人!”

几个乞丐都是李四保的铁杆部下,向来言听计从。现在看老大发话都不敢怠慢,连忙松开张晓珂。

张晓珂从两个乞丐手里挣脱出去,第一件事便是奔向拎着阿布的乞丐。李四保连忙骂道:“蠢货!你还抓着那狗干什么,放开!”

那名乞丐其实是被吓糊涂了,直到这时候被李四保呵斥才如梦方醒,连忙把手松开。阿布从乞丐的手上跌落,不等阿布落地,张晓珂已经抢上一步,一把将阿布接住。

阿布软软的身子被自己抱住的时候,张晓珂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他生怕阿布已经被折腾死了,自己接住的只是尸体。好在他抱住阿布的同时,阿布也发出一声欢快的叫声。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可以感觉到阿布骨子里那种高兴劲,张晓珂的心头也一松。

阿布活着!只要活着就好。

“小兄弟过来吧,我送你回家去。”

张晓珂二话不说,抱着狗朝手电光的方向跑过去。

李四保看着张晓珂的背影目露凶光,可是却又无可奈何。只好朝男子干笑两声:“徐先生,您看这……”

“你可以带着你的人离开了。不过我还要劝你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你最好反省一下自己,趁早投案自首,免得将来想后悔都没机会!”

“知道,小的知道。”

李四保点头哈腰,朝男子行了个礼,直到这时候他的表现才像个真正的乞丐。随后只见他招呼一声,那几个乞丐就跟在李四保身后跌跌撞撞一瘸一拐地离开,看来之前那场搏斗中,阿布也没轻饶他们,让几个人都付出了血的代价。

眼看这些人走远了,男子才看向张晓珂:“怎么样小兄弟,你没事吧?你住在哪,我送你回去。”

“我……我没事。不过我没有住的地方。”

张晓珂抬头看向自己的恩人,虽然光线暗淡看不清面貌,但给自己的感觉却很熟悉。明明是初次见面,却像是早就认识,其中原因为何,却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其实张晓珂身上也受了伤。那些乞丐殴打他的时候,并没有手下留情。虽然张晓珂及时护住了要害,加上那些人手里没有武器,他没受致命伤,可是身上被打得地方却是疼得钻心,绝不是没事。

只不过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对方救了自己已经是天大的恩情,哪里还敢提其他的要求。

不过这男子似乎猜出了张晓珂的想法:“既然你没有住的地方,那愿不愿意去我那?”

“去您那?”

“是啊。你和你的狗都受了伤,需要进行简单的处理。再说,你总不能露宿街头,这实在太危险。”

“那会不会打扰您,我……我也没有多少……”

张晓珂说着话,一只手抱着阿布,另一只手就准备到怀里把铜板取出来做房费。可是当他的手放入口袋里的刹那,心中顿时一惊,被他小心放好的那些铜板,已经不翼而飞。饶是他怎么摸都摸不到。

“小兄弟是不是丢了钱?”

张晓珂点点头,不知道男人是怎么发现的。

“别找了,肯定已经被李四保那些人摸去了。”男子叹了口气:“那帮人就是群社会渣滓,表面看是一群乞丐,实际偷鸡摸狗无恶不作,各个都是作奸犯科的行家。他们打你的时候,就已经把你的钱偷走了。对他们来说,这种事都是家常便饭,算不得什么。”

“怎么会这样?难道就没人管他们?那他们又为什么怕你?”

男子一声叹息:“管?豺狼当道蛇鼠一窝,又怎么会有人管他们。至于他们怕我的原因,在这里讲不清楚,到了报社我慢慢说给你听。”

“报社?”他不由想起一开始自己想要卖报纸,结果因为拿不出押金被迫改变主意的事情。没想到兜兜转转,自己又和报社的人打上了交道。

“我就住在报社,那里就是我的家。好在这里离报社不远,我们很快就到了。”

这时候张晓珂发现,自己刚才其实是跑错了方向。如果自己一开始就朝着男子现在这个方向跑,时间不长就能看见灯光,来自报社的灯光。

这家报社的门脸很小,只是一个二层小楼而已,上面的门牌也不大,还掉了漆,看起来挺破旧的样子。在报社的门头位置,有一盏电灯。灯泡的瓦数不大,光芒也很是昏暗。但是对于张晓珂来说,这就足够了。

黑暗中光明的价值弥足珍贵,哪怕只是一点点光,也足以让人感觉到温暖,这就是最大的帮助。如果自己一开始就跑到这边,或许就不会受那么大的罪了。

“先生,您是这里的……?”

“我是这家报社的主编。虽然不是老板,但是收留一个人的权力还是有的,你不用担心。来,我们进来说话。”

推门进去,里面有一股隐隐的霉味。

不过对于张晓珂来说,这都不重要。只要这里能够生活,能够让自己今晚可以栖身就足够了。

别的报社,不管大小,前面总还有一个用于接待之类杂务的大厅。但这家报社,进门只有一个屏风挡着,转过屏风,直接就是几张办公桌。男子带着张晓珂上二楼,随后打开了一间办公室的门。

“这里既是我的办公室,也是我的家。环境确实简陋一些,但是起码比外面安全,还希望你不要介意。”

说话间房间里的电灯打开了,灯泡比外面的还小,不过勉强也可以看清房间里的情况。

办公室里陈设非常简单,家具不多且样式古旧,基本每件家具都掉了漆,看上去就像是从旧货市场买的。在办公室靠墙位置则放着床铺,这显然就是男子的休息区。

“我们很多同事都会在办公室放一张床,就是为了赶稿子方便。小兄弟今晚现在这将就一下,明天再想其他的办法。你先坐好,我去给你拿水和药。”

说话间男子就打算往外走,张晓珂这时候也终于有机会正式打量自己的救命恩人,可是就在双方四目相对的刹那,张晓珂却惊呆了,脱口而出道:“老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