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从审讯室出来,张晓珂又被带着来到了监舍。

这里的监狱和审讯室都修在地下,而且道路曲折如同迷宫,就算让张晓珂带路再走一遍,他估计也是会在这个过程中迷路。

和他印象中的监牢不太一样的是,这里没有人隔着栅栏高喊放我出去,也没有人发出凄厉的哀嚎。最多是能听到有人低声的呻吟,还有人哼唱着什么,细听的话,调子有点像“国际歌”。

关押张晓珂的牢房,位于监狱的最里面。虽然是第一次进监狱,但是张晓珂之前也听父亲讲过。最深处的监狱,一般是关押重刑犯的地方。换句话说,就是住得越深,罪过一般就越大。自己什么罪都没犯,就被关到这种地方,简直是没有天理。

由于张晓珂只是个半大孩子,倒是不担心他逃跑,所以并没有给他戴脚镣,只是一副手铐而已。可即便如此,张晓珂依旧是非常难受。在审讯室背铐了那么久,再加上这一路铐着双手,他的手腕早已经肿胀,有些地方已经出血,疼得钻心。

这还不算,更让张晓珂担心的,还是自己在监牢里面又将遭遇什么。

他看过一些电影里描述监狱生活,那里面可是暗无天日如同动物世界,身强力壮好勇斗狠的,可以靠着蛮勇站住脚。老实人在里面寸步难行,搞不好连命都保不住。

自己不可能打得过那些重刑犯,如果他们伤害自己该怎么办?自己又该怎么应付?

张晓珂的心里敲着小鼓,不知会遇到什么人,不知会遭遇什么事情。

随着牢门开启,看守在他背后一推,张晓珂不由自主跌跌撞撞进入牢房内,身后响起铁门关闭,牢门上锁的声音。

监狱里面很黑,地下的牢房得不到阳光照射,常年漆黑一团。大概是为了防止犯人趁黑暗逃跑,监狱给监舍安装了电灯,又担心有人打破电灯借灯泡做什么手脚,所以灯泡安装的位置很高,正常人不可能够到。而灯泡本身瓦数很小,这里的供电也不稳定,电压明显偏低。所以房间里虽然点着灯,光线却不充足。屋子里很是昏暗。以至于张晓珂一开始都看不清房间里面的情形,废了好大力气才渐渐适应了房间的环境。

屋子里没有床,只是铺着很多稻草。不用想也知道,在这么潮湿的环境里面,稻草肯定也被沤湿了,人躺在这种稻草上是什么感觉,想想也能猜出来。

不过眼下的张晓珂还顾不上考虑这个,比起湿稻草他更在意稻草上躺着的人是谁。

房间里的人比张晓珂想象的少,整个牢房只有两个人。事实上张晓珂也吃不准,这两个还能不能算作人。

一进入牢房,就能闻到浓烈的血腥味和臭味。自从张晓珂进屋到现在,两个人里面有一个动了动,另一个却只是发出了一些声音,身子依旧躺在那。

不对……那不是躺。张晓珂仔细看去,就发现那个人不是躺在稻草上,而是瘫在稻草上。这两者的区别,在于主动和被动。张晓珂如果没看错,这两人不是想这么瘫着,而是身体根本动不了。天知道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从目前情况看,两人身上的骨头应该是没剩下几块好的。所以两人根本动不了,更是站不起来。

张晓珂先是长出了一口气,这样的人对自己肯定构不成威胁,之前的担心算是白费了。不过他随后又觉得不忍,不管是谁,都不应该遭受这种折磨。再说有了之前的对话经历,他也知道关在这的人基本是无辜者。即便是未曾谋面的无辜,也不该遭受这种酷刑。

他向前走了一步,想要看看两人的伤势,但是随后又觉得没必要。自己不会治疗,这里更没有药品和必备的工具,自己走过去又能做什么?关怀地问候?这对于解决问题并无帮助,根本就是无用功。

“小兄弟……你也是第二军的?”

这时候那个之前略微动一动身子的人,忽然说话了。他的嗓音啥呀吐字含糊不清,张晓珂一开始没听清楚他说什么,半天过后才反应过来,随后猛烈地摇头:“我不是军人,是报社的翻译。”

“这帮混账,已经连报社都不放过了。”那个人哼了一声,随后又没了声音。似乎因为张晓珂的身份,他已经失去了继续交谈的热情。可是张晓珂这时候,反倒是来了精神。

人在幽暗的环境里,必须要找点事情做,否则心理会迅速崩溃。再说张晓珂发现对方对自己没有敌意后,也想和对方多说两句,了解下他的情况。因此张晓珂反倒是上前一步,强忍着恶臭味道问道:“请问,您是第二军的?”

“我们两个都是。我姓高,叫高飞。是第二团第一营,二连连长。他……”

高飞似乎想要指,但是手已经动不了,只能用嘴介绍:“他叫常光远,是三连的副连长。”

张晓珂一愣,他知道许明达这些人胡作非为欺压无辜,但是想来祸害的主要是老百姓,就算是要对军队下手,也得谋定而后动,否则怕是要惹祸上身。

却没想到,他们居然敢抓军队的人,还把人打成这样?这是谁给他们的胆子?他们又怎么敢如此?

随后张晓珂又想到另一个问题,就是这人怎么知道自己是个小兄弟?房间里灯光如此昏暗,依稀能看到个人形就不错了,哪里去看具体长相?自己的个子比普通人高,按说光看体型看不出自己的年龄才对。

他试探着问道:“您能看见我?”

“老子是夜老虎连的连长,天生就是一对夜眼。就算是晚上,我也能看清楚你的样子,何况这还有灯,我怎么会看不到?”

高飞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也有点累了,沉默下来喘息,张晓珂这时候知道对方身份,反倒是没了畏惧,主动靠近高飞坐下,随后问道:“高……叔叔,你们也是被许明达他们抓的?你们不是军人么?他怎么敢抓你?”

高飞几声冷笑:“军人……我们不是普通的军人,我们是光复南京的大功臣。却没想到,如今落到这么个下场。许明达,你不得好死!我要是能离开这,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

高飞暴跳如雷,反倒是张晓珂表现得很冷静,一边安抚着情绪,一边开始询问这里面的具体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