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汽车发动,王鹏飞神采飞扬,可以看出其眉宇间那股得意之色。

张晓珂这时候已经感觉到,情况确实不太对头。哪怕他这种门外汉,也隐约察觉出王鹏飞这人不怎么对劲。这里面最明显的痕迹,还是他的前后不一。一开始大包大揽,再到后面的推托,甚至有翻脸的嫌疑。这些行为都是同一个目的,逼徐辉英亮自己的底牌。

他似乎已经认定了徐辉英必然是组织的人,在军队里也有自己的关系,所以逼迫徐辉英把这些事告诉自己。就算不能明着问,也要他间接承认。结果徐辉英这种太极功夫,把他的话全都挡在外面,让其气急败坏。

要说这种想法不能说完全不合理,可是发生在王鹏飞身上确实不对劲。从现在的反应看,他一开始帮忙,就是为了加入两人小团体,进而了解徐辉英的社会关系和身后组织,这确实不是一个热心肠或是朋友的行为。

另一个问题,就是王鹏飞的动作,他太快了!

按照之前在调查科的表现,王鹏飞受了特务的毒打,身上受了伤。不管伤势如何,总归是见了血的。人受了伤,行动肯定有影响。也别说文人,就是高飞那种战士,照样是躺在那里不能动。可是再看现在的王鹏飞,健步如飞动作利落,哪里看得出半点受伤模样?就算是普通的知识分子,怕是也没有他这种身手。

毕竟是接受过现代大量信息洗礼的少年,张晓珂的脑子转动速度远比普通人快,一下子就反应过来,王鹏飞多半是受过特殊训练的间谍。

这个结论一得出来,张晓珂心里的支柱就有些摇摇欲坠。如果说他对民国还有最后一丝美好幻想,那就是在国学大师身上。哪怕这些人没一个能解决自己眼下的困境,但是只要他们存在,就总是个可以幻想的对象。

可现在呢?这个最像大师的王鹏飞,不但骗了自己,更是个可耻的特务。这种人的出现,让张晓珂对于大师彻底没了念想。随着最后一根支柱折断,张晓珂心里的幻想民国彻底破灭,心情自然不会好受。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一点还是自责。是自己把王鹏飞给引进来的,换句话说,事情到了这一步,自己是最大的责任人。即便辉英叔叔不会因此责备自己,心里这道关总是过不去。

即便是没有王鹏飞,自己出不了调查科,张晓珂也不愿意承担这种结果。在自己和徐辉英之间,他宁可自己出危险,也不想看到一个革命者,一个地下工作者面临风险。现在却是因为自己,让辉英叔叔处于险地,这更是张晓珂无法释怀之处。

虽然他相信徐辉英让他们到自己家,肯定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但是张晓珂还是没法放心。辉英叔叔只有一个人,面对的却是两个特务。那个司机一看就是身手利索之人,估计在特务里面也是担任抓捕、格斗一类工作的职业战斗人员。就算是一对一,徐辉英都很难有胜算,现在还要加个王鹏飞。

最重要的是,南京城里敌强我弱,表面是这两个人,背后有多少人还不知道,把他们带去不是引狼入室?如果不是自己,原本这些都不会发生的。自己该死!真该死!

美好幻想的覆灭、自责加上对于前途的恐惧,让张晓珂忽略了很多事,直到车子的速度突然不正常,才让他从自己的想象中摆脱出来。

不对劲!汽车现在的速度肯定不对,忽快忽慢完全没有个规律。本来民国的汽车就不能和现代汽车相比,哪怕是不晕车的人,在里面呆久了都不会舒服。更别说现在这种不合道理的变速行驶,更是对人体的巨大摧残。别说张晓珂,就是受过训练的人,也不会舒服,唯一的解释就是蓄意为之。

果然,张晓珂很快就发现了原因所在。就在自己这部车子后面不远处,一部小汽车正在死命追逐。那部汽车也是民国老爷车,叫不上具体的名字。不过看车型和驾驶情况,应该是不如这辆车来的值钱。司机驾驶技术也不算太高明,往往被搞得手忙脚乱。

不用问就知道,后面的车肯定是发现了自己这一行人,因此在后面进行跟踪。司机用这种非常变速的方法,就是试图摆脱后面的追兵。

王鹏飞带的司机驾驶水平远在追兵之上,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追兵可能早就被甩掉了。但问题是,他们现在的处境并不正常。南京的马路和公共电话一样,都是本地居民吐槽的重点目标,原因就在于马路坑洼不平。除了少数几条主要道路用心维护外,其他的路面都是以糊弄为主,哪怕新修的路也难免出现坑洼。

人在这种路上走都会硌脚,更不用说汽车。张晓珂甚至可以听到,司机一边开车,嘴里一边小声咒骂,显然也是在诅咒这该死的路。

除了这点以外,更重要的原因,还是现在南京的车子实在太少了。

之前张晓珂看电视剧的,感觉民国的时候马路上到处都是汽车。直到过来之后才知道别说是汽车,就连人力车都不是谁都坐得起的高消费。如果是张晓珂生活的现代社会,赶上早晚出行高峰,司机只要把车往车海里一钻,哪怕特务千手千眼也没地方找去。

可是现在马路上一共没几辆汽车,司机驾驶技术再好意义也不大,特务只要盯紧这辆车就行了。

因此不管司机如何施展手段,背后的追兵依旧像狗皮膏药一样死死粘住。最多是把他们甩开一段距离,但是走不多远,他们就又像追逐猎物的狼群一样出现。

“这可不好办了。不能把他们引到辉英兄家里。”王鹏飞小声嘀咕,既像是焦虑又像是一种警告,潜台词无非就是:你有什么办法赶紧说。

张晓珂心知,身后的追兵显然也是王鹏飞安排的。这帮狗特务真狡猾,担心自己对他起疑心,就安排这么一出取信于人。除此之外,他恐怕还有个目的,就是试探徐辉英是否有什么后招。

如果徐辉英邀请王鹏飞他们去自己家的心意不诚,或者另外有什么埋伏的话,这时候肯定会拿出办法帮王鹏飞摆脱追兵。所以这是个一箭双雕的办法,也是给徐辉英出了个难题。

事发仓促,张晓珂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种两难问题。

还不等他想到答案,徐辉英已经开口了:“鹏飞兄说得没错,不能让他们跟过去。我这里倒是有个办法,就是有点冒险,不知道你们愿意不愿意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