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徐辉英最后这句话夹枪带棒,似乎是在说时局,又似乎暗戳戳地隐喻着什么。王鹏飞没敢接话,或者说觉得没必要,而是及时转移了话题:“既然这样,那就事不宜迟,我们是不是得抓紧安排?谁比较可靠?又由谁去接洽?”

“可靠么……其实都差不多,大家都是街里街坊,谈不到谁比谁更可信。还是那句话,我们用什么态度看待别人,别人就用什么态度看待咱们。自己心里先有了三六九等,就看谁都不可靠了。我想想看,离这里最近的是宋阿叔一家。老夫妻过活,人很本分也没有什么社会关系,最重要的是他们做饭手艺很不错,值得大家试试。晓珂,这趟还是由你来跑。”

说话间徐辉英拿了几枚银元递给晓珂,作为这两天的伙食费和燃料费。王鹏飞见状连忙阻拦:“辉英兄刚说完我,怎么自己也忘了?这个地方用银元,不是会惹人怀疑?还是用铜元好一些吧?”

“哈哈,鹏飞兄记性倒是不错。不过这可不是打电话,咱们几个人的吃喝开销加上烧柴,也是不小的费用。用铜元的话,我们可没有那么多零钱给。再说我们的零钱还得留着打电话对吧?”

“这话是没错,可是保密问题……”

“这一点你只管放心,这里的乡亲有他们的办法,只要银元数目不大,他们都能不显山不露水的换成铜板。我之前说是在合法途径下拿出银元会比较麻烦,现在我们要和对手斗的是隐蔽手段,自然就没那么多顾虑。”

晓珂点点头,带上银元又叫了阿布跟自己出去。这年月的小孩普遍失学,大一点的到工厂去做童工,或是像之前那个报童一样卖报,总之是透支生命换取眼前的食物。也有一些是连做童工都没机会的,就到处疯跑,去哪都没人在意。如果再带上一条狗,就更像是贫民区那些对未来已经失去了希望的孩子。

从家长到自己,都没想过上学的事,也没规划过自己未来生活,其他的什么都谈不到也就显得无忧无虑。只不过这种看上去的逍遥自在,背后却是深不见底的沉沦,一般人往往会忽略这一点。

就这么带着狗离开徐辉英住所,晓珂没急着去宋阿叔家,而是四下乱跑了一阵,然后才按照徐辉英的指点,往宋阿叔家走去。他这一路既是为了麻痹可能藏在案中的敌人,也是为了观察四周形势。

虽然从道理上推测,盯梢的应该就就是煎饼摊贩一人,但是毕竟没有直接证据,晓珂也不能放心。而且之前还有个异常,就是徐辉英和王鹏飞也没有给出答案,那就是为什么市面上人少。自己在这一带看不到行人,这个异常还没有解释清楚,也让晓珂放心不下。他想要找找人,看看是不是有人藏在哪里,或者暗中是不是藏着一堆拿枪的特务。当然就算找到了能怎么样他也是没想好,总之就是想要找到个答案。

不过转了一大圈,还是什么都没看到,让他相信了一点,就是这一带的盯梢者应该就是那个卖菜煎饼的坏蛋一个。从人数看,自己加辉英叔和他们恰好是二对二,自己这边还多个阿布,从数量上占据优势不是?

晓珂就这么自我鼓励着,敲响了宋阿叔的房门。

宋阿叔的房子当然不能和徐辉英的相比,他住的就是那种类似鸽子笼的房间。房间里陈设简陋,常年不见阳光,人在里面连转身都很是困难,条件可以说恶劣到一定地步。

老夫妻两个住在这里,经济条件自然是窘迫得很。晓珂从他们那破破烂烂的衣服,以及暗淡无光得皮肤,也能猜出这一点。他有点担心,这样条件的穷人,是否愿意惹事上身,给自己和辉英叔叔帮忙,更担心他们是否有这个能力。

他刚才已经看了,这栋小楼由于被非法改装,房间里根本没法动火。要想做饭烧水,都得去那个公用的厨房区域。那里有灶台,还有各家的锅碗瓢盆等炊具。当然这些炊具全都破破烂烂,有不少看上去就像是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就这么个环境,他们就算想做,能做得出来?

不过他刚一说明来意,老夫妻便立刻应承下来。宋阿叔拍着胸脯说道:“放心吧,这件事包在我们身上。我同你讲,这件事找我就找对了。阿叔我年轻的时候,可是金陵春的厨师来着。”

金陵春的名号,可是连晓珂都听说过的。大名鼎鼎的“金陵叉烧鸭”就是折家饭店的招牌菜,据说曾经款待过不少名流雅士。按说这种地方的厨师,应该是高收入群体,怎么宋阿叔还会这么落魄?

一旁的阿婆摇头道:“这老头子就是改不了这个毛病,走到哪里都喜欢吹牛。如果不是你这个倔脾气得罪了人,咱们又何至于这样?”

宋阿叔一听却瞪起了眼睛:“我的脾气怎么了?那些人胡作非为,难道还不许人骂了?我三个儿子,两个被抓了壮丁去打仗,一去就没有回来。还有一个好端端走在街上就中了流弹,害我成了绝户。他们还想吃我的饭?没门!”

晓珂听得迷迷糊糊,隐约猜测是宋阿叔的儿子死于内战,而发动内战的军阀,还要宋阿叔做菜给他吃。向来耿直的宋阿叔当然不会同意,还破口大骂了一通,结果这样一来惹怒军阀,导致宋阿叔被砸了饭碗。

这还不说,军阀又下了命令,不许南京城任何一家饭店聘用宋阿叔,这才导致他的生活潦倒。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这年月不比现代,社会落后人口流动性差,在南京混不下去也不好去乡下,想要换个地方重新开始都不行。再说兵荒马乱的,去哪都不如在南京安全。因此哪怕老爷子生活困苦,还是咬牙在这里硬抗。

他做饭的手艺没有丢下,凭借他的本事给大家做饭烧水都不是问题,至于安全就更没关系。这倒是托了公共厨房的福,大家的作息时间不固定,饮食时间也不规律,所以厨房这边随时都有可能有人生火做饭。反正谁生火用谁的燃料,只要这个不闹出问题,房东也不会干涉。尤其是自从南京光复以后,房东更不敢对房客过于苛刻,生怕惹来进步人士的干预。

不过随着四一二的开始,房东的好日子似乎又来了。

宋阿叔一声叹息:“这什么见鬼的世道?好人没好报,祸害活千年。徐先生这么好的人,现在落个逃犯一样。倒是那些活闹鬼,一个个神气活现,又威风起来了。原本以为北伐军赶走了那些军阀,我们就有好日子过。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南方的张宗昌打跑了北方的张宗昌,换汤不换药么。”

这次就连阿婆都没有阻止自己的张父,反倒是跟着骂了起来。他们的世界观非常简单,谁抓好人谁就一定是坏人,既然是坏人,又凭什么不能骂?自己没有本事,帮不上好人多少忙,做饭烧水这点小事还是做得了的。

他们和晓珂约定了一下取饭菜的时间以及拿开水的时间,大概有个时间段,具体操作还得看情况。晓珂拿出银元,两夫妻还想推辞,晓珂却把钱硬塞进阿婆的手里。随后才问道:“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一下,你们和辉英叔叔很熟么?为什么愿意帮他这个忙?你们就不怕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