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传统武术的底子

其实谢安石能看得出来这些人的底子,基本都是传统武术的底子。

但是,虽然他们的底子是传统武术的底子,却没有真正的对抗练习,同时也没有学习真正用来一击毙敌的招法。

他们所学的不过只是竞技场上的功夫罢了,甚至可以说是表演的套路。

不是说这些东西没有用,而是说这只是传统武术的一个部分。

传统武术分为打法和练法,他们只学会了练法,并没有学会打法。

传统武术的打法,很大一部分被散打总结了,形成了散打着一个现代武术体系。

但是散打并不是完整的,因为规则限制,所以说很多招数是不能够使用的。

比如说谢安石之前的锁喉。

除了这个之外,还有很多别的招法。

传统武术的基本都是奔着一击毙敌,这些招法就包括抓裆,插眼,太阳穴,后脑,这些地方。

传统武术的套路,看着大开大合,洋洋洒洒一大通,不懂的人觉得花里胡哨。

其实他们都是为了上述的那些招数服务的,花里胡哨的招数,主要是为了掩盖这之中的阴招狠招。

谢安石本来就不是一个专门讲武术的主播,自然也不会在视频之中多讲,本想要去看看那鸟笼,却看到那三轮车已经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无奈只能在这里等着这些学生家长到。

然而先到的是学校的老师,紧接着就是派出所的警察,而学生的家长,反而没有出现。

“你手机是在干什么?”一个警察指着谢安石的手机,开口质问道。

“抱歉,可能得稍等一会儿,我先下播了。”

谢安石没有落人口实,直接老老实实的把直播关了,开口要解释刚才的事情。

就听到之前那个班长,到了警察跟前,指着谢安石鼻子,就大吐苦水。

“警察叔叔,他刚才是要杀人。”

其余的几个人也跟着作证,你一嘴我一语,在他们的言语谢安石立马就成了出手狠辣,杀人不眨眼的人。

警察立马就警惕了起来,上下打量着谢安石,开口道:“把你身份证拿出来。”

谢安石自然是配合警察执法。

“他还要讹诈我们,一把破椅子要我们赔钱,给他两百还不够。”

“就是,警察叔叔我看他就是碰瓷的。”

谢安石深呼口气,平复下了躁动的情绪,把身份证递给了警察。

那人对比了一下,看着上面的年纪,和戴着眼镜儿,蓄着胡子的谢安石对比着。

“你才二十?”

“嗯,二十。”

“这边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一下吧。”

谢安石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告诉给了警察,那个警察皱着眉头,满心的疑问。

“他们说你之前,把想要杀人?是怎么回事儿?”

谢安石沉默片刻,看着周围的这些人,开口道:“这个不方便在这儿说。”

“有什么不方便的?事情搞清楚你就可以走了,搞不清楚你还要跟着去所里。”

这警察说着,又瞟了一眼地上的椅子腿,那东西在他看来,是一点也不值钱的。

在他看来谢安石这就是有些得理不饶人,打算把这事儿大事儿化小,小事化了。

这态度,谢安石多多少少听说过,见还是第一次见。

毕竟上辈子,遇到的多是阿谀奉承之辈,只要打点清楚了,对他们而言这事情好解决的很。

看他现在这架势,明显是朝着与自己不利的方向发展,本着多说多错的原则。

谢安石选择了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

“你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那警察眉头微微一蹙,他知道只要一打电话,这事情就不好处理了。

但是现在,谢安石是有权利打电话的。

虽然很无奈,但还是只有点头。

“好吧。”

谢安石的电话直接拨到了冯三德那里。

“三爷,这儿有件事情得麻烦你一下。”

“事情大概是这样……”

“明代的交椅,黄花梨的,对明代中期……”

谢安石一边说着,一边蹲下捡起那椅子的碎片,再仔仔细细的辨认一番。

肯定的说道:“确定是黄花梨……”

冯三德听到谢安石的陈述之后,整个人毛都炸了起来。

玩古玩的人,最怕的不是低价把东西卖出去,也不是走宝。

而是好东西被人毁了。

不说明代的黄花梨交椅,它价值多少,一件东西几百年能传到现在,即便是件普通的东西,都值得好好珍重,更何况是黄花梨的。

冯三德一边感叹着谢安石的运气之好,一边盘算着,想着怎么处理。

“这样吧,你先把地址发给我,我让一个律师过来,这事情还是得交给律师来处理。”

谢安石告知了详细的地址,再看一下了警察。

那警察虽然说不懂什么古董文物,但是听到谢安石那言语中的一些名词,多多少少也有了一个判断。

虽然不清楚具体价值,但是这东西绝对不便宜。

明代,黄花梨,这两个东西他可都是知道的。

事情越来越麻烦。

他叹了口气,侧着身站在谢安石的一边,小声的问道:“你这个椅子,大概什么价钱。”

已经挂断了电话的谢安石,对这件事儿心里有了底,整个人也就轻松了起来。

“五十万。”

谢安石直视着这个警察,虽然他对法律条文不太了解,但是多多少少有些印象。

“这事情应该可以按照刑事来算了吧,我不太懂,不过等会儿我律师就过来,到时候他和你们谈吧。”

那个老警察眉毛皱的更紧了,这种事情是最麻烦的,他又走到这个年轻人的跟前。

当那几个年轻人听说这一次居然要五十万的时候,一个个也都炸了。

“不可能,他这就是讹诈。”

“这个你们也信?”

谢安石目光转了过去。

一个个声音虽然叫的大,但是却不敢和谢安石直视。

年轻的警察过去安抚情绪,老警察又到了谢安石的跟前。

“这件事情,咱们先私了吧,我已经让他们联系他们的家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