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拘留你了

“当然是可以的,不过赔偿是没办法的事情,我总不可能因为他们故意而为……”

“他们就是几个学生…哪有这么多钱,要不这件事情,你就意思意思。”老警察一开口,就是绥靖政策。

大事化了小事化无,这事情谢安石怎么可能认,意味深长的一笑,点了点手表说道:“等律师来吧,律师来了就见分晓了。”

老警察的脸都黑了下来,但是这个事情他怎么都不愿意随了谢安石的意。

想着,再一次开口道:“这位同学,你要知道你刚才的行为,刚才致人伤害的行为,已经是触犯了……”

“有监控,咱们监控说了算。”

“你刚才致人晕厥,我们已经可以拘留你了。”

学生的家长和律师几乎是同一时间赶到,家长听完了事情的经过之后,指着谢安石的鼻子就骂。

然而谢安石根本不理会,坐上了车把律师留在外面应对。

这件事情算是告一段落,打官司谢安石根本不在意,大不了耗下去。

败方会承受胜方的律师费,以及诉讼费,谢安石能够一直往下耗,但是他们耗不起,总有一天会服的。

晚上到家之后,又接到了扎西的电话。

扎西也就是之前从谢安石这里拿藏传的那一位。

古玩圈就是一个小圈子,谢安石这里有一枚淳化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扎西那里。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扎西第一时间就给谢安石来了电话。

扎西本身是藏.传佛.教的信徒,拜了密宗的上师,年年供养。

像这种客户,是谢安石最喜欢的。

因为他们买东西的时候,看中的不是价格,而是这一件东西的价值。

对于他们的价值。

在佛教徒眼中,和佛教有关的东西,上线都会高一点。

…………

“得麻烦你过来一下了,我这边在寺庙里。”

………

“你放心,价格你绝对满意。”

“扎西德勒…”

“扎西德勒…”谢安石挂断了电话,看了眼正在专心致志看电视的程青,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明天带他去见见世面。

“你看我干啥?”

“你小子,可是有叶佳欣了哈……”

“你智障吧?”谢安石一拳头锤在程青的胳膊上,痛的程青嗷嗷直叫。

藏传在一块明显更复杂,民风彪悍,而且他们有更多的特权。

川藏线这一块,信号本来就不好,进入藏区之后,遇到的事儿肯定也不会少。

而且扎西所在的地方,本来就是深山,远离人烟的地方。

但是,正因为如此,谢安石能有更多的机会,看到一些少见的东西。

而且这一回扎西所在的寺庙,是在临近无人区的一块儿,一座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老庙。

听了的讲述,程青心里也在盘算着。

他这边美股在做,作息几乎都是颠倒的,一通盘算之后,还是摇了摇头。

第二天的例行串门,冯三德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拍着谢安石的肩膀,直接说他要入伙。

和他一起的,还有张歌司也要凑一个热闹。

“得得得,你们看我干啥?我老胳膊老腿的。”叶明辉面对众人的目光,感冒把一口茶吞进喉咙里。

他可不想去藏区那地方,本来就身材微胖的他,高原反应严重的很。

“去凑个热闹呗!”

“眼镜儿,不是我说你,我这一天天的就守着店里,不去上货,也不到处跑,坐吃山空啊?”

面对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激将,叶明辉根本不吃这一套,甩着胳膊甩着腿儿,开口道:“你们两个就别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心思。

我可不给你们当打手。”

“打手?”谢安石满心疑惑,这打手是怎么回事。

“谢先生,你可别看眼镜儿现在是个胖子,他以前手脚厉害着呢。

从部队里退下来的。”

“我那是因伤退伍,别听他们吹,现在都是老寒腿了。

我都五十的人了,你们还要使唤我?”

叶明辉不干,他现在就想安安稳稳的,把老年生活怎么过过去。

“没这必要,咱们几个人就去逛逛。”谢安石见着他们这架势,面皮抽了抽,心想着没必要非拉着眼镜去,便开口道。

然而事情似乎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冯三德看向谢安石,好似心里在盘算什么。

转头对着张歌司说道:“老张,去把门关一下。”

随着张歌司去关门的功夫,冯三德脸上也严肃了起来,开口道:“其实这事儿,有点麻烦。”

“挺容易的……”一句话出口,随后自己都觉得好笑摇的摇头。

明显的他们是有什么事瞒着自己,而自己要去藏区的事儿,刚好和他们的事情撞上。

“三爷,怎么回事你就说吧。”

冯三德也不在卖关子,手指沾了沾茶水,在桌子上写出了三个字。

香巴拉。

谢安石看到这三个字,瞳孔顿时一缩。

这事情他上辈子就知道,香巴拉的传说。

这香巴拉,可能常人没有听说过。

但是这只是藏传音译的一种,另一种翻译,名为香格里拉。

这香巴拉,相传是佛教净土,神话世界。

要号称雪山之中的城池,在藏族传说之中,多有提起。

谢安石以前就听说不少国外的考古队,专门跑到那一块儿去,寻找这么一个地方。

现在在听冯三德说起,再联系冯三德他们平日里的作为,这更是让谢安石眉头紧皱。

谢安石不相信他们是去寻找什么神话传说里的圣地,肯定是那个地方有什么发现。

就像是几年前,张献忠沉船一样。

遗址被考古发现的时候,那一批东西已经被挖了半年了。

“你们玩的够大的。”谢安石手指敲着桌子,叹了口气,这回他是被拉下水了。

不过谢安石表情上虽然不愿意,心里面的期待,可是十足的。

玩古玩的,谁不想发现一批宝藏?

“我们也是零星的消息,这一批东西和当年一个藏王有关,具体情况还等到了地方,才能知道。”

“怎么样?感兴趣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