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去探寻遗址

从元朝开始,藏地区的统治,就是属于中央和地方宗教体系共治。

一直到民国,才逐渐的形成了基层架构,随后逐渐的完善。

至于藏王,从《王朝历史明鉴》的记载中,最早从公元前三百六十年,一直到公元九百二十三年,一共经历了四十四人。

之后元朝,一直到明朝清朝都是有分封的,但是那些只能叫做王爷,而不是王。

有王朝就意味着有遗址,诸如宝藏之类的,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但同时,这一批东西也会格外的烫手。

谢安石对这些东西,不能说不感兴趣,但是即便感兴趣,也不敢把这批东西留下。

他胆子虽然大,但是这一批东西,基本能算是杀头的买卖。

至于单纯的找刺激,去探寻失落遗址,寻找国王宝藏,谢安石也不感兴趣。

大把的事情没做的,何必去做那种事。

但是……

香巴拉……

这是个出现在梻教里的净土,传说之中的宝地。

谢安石对其他都不感兴趣,就是对这一个地方感兴趣,或许这个地方,能给他为什么能来到现在,提供一些线索。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

冯三德闻言,微微一笑,谢安石既然问了时间,那就证明他已经同意入伙了。

“最好明天就出发。”

“我们的准备都是够的,你只需要带着人去,就行了。”

不过事情虽然定下了,但谢安石却还有疑惑。

“你们为什么选我?”

谢安石觉得,自己总有什么特殊之处,不然不会被看中。

可是他怎么想,都想不到自己去了能帮什么忙。

毕竟这是去探寻遗址,根本不需要他去做鉴定。

冯三德的话也肯定了他的想法。

“凑个人头?”

“这话不吉利……”张歌司提了一嘴。

“主要是你运气好,啥好宝贝都能遇到。”

对于他的这个说法,谢安石有些无言以对。

从冯三德几人离开之后,谢安石一直在盘算这个问题,答应之后越想越觉得麻烦。

先不说找不找得到,找不到也就算了,找到之后那些东西怎么分配?

东西拿不拿,那是肯定要拿的。

不单单是因为不能白跑一趟,更多的是他不拿,几人安不下心。

难的是拿了之后怎么处理。

谢安石心里面杂七杂八的念头翻飞,就连有人从门外进来了,他都没有注意到。

“老板?老板?”

一直到那人敲桌子,他才回过神来,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年轻的女人,二十五岁上下,穿着红色的羽绒服。

“想啥呢?这么入神。”那女人嘀咕了一句,打量了谢安石一眼,顿时眼睛一亮:“老板,给你捡个漏,你捡不捡?”

这人一进门就是这么一句,让谢安石心里有些不喜。

古玩行里确实有放漏这么一说,通常是古玩店老板,给藏家放一些小漏,激发藏家的购买热情。

这种事儿,是轮不到这人说的。

“什么东西?我先看看吧。”谢安石厉行面无表情,开口道。

“急什么呀!”那女人缓缓坐下,一百六七十斤的身子,坐在椅子上多多少少有些臃肿。

但是她却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体重一般,搔首弄姿把腰拧成一个诡异的弧度,就像是风湿关节炎发作一样。

“老板,咱们先聊聊……”

“先看东西,看完东西再说。”谢安石再一次开口催促。

“哼,真不懂情趣。”女人哼了一声,心想着这男人,该不会是个gay吧。

再想到这一座城市的风气,顿时更加兴奋了。

不过她也不忘正事儿,一边把手往包里伸,一边开口道:“老板,我这是一枚钱。”

谢安石点点头,心里边古井无波,民间能不能流传好东西,那是肯定能的。

但是谢安石可以说九成的东西都不靠谱,更不要说即便对他而言都是漏的东西。

“你先拿出来看看吧。”

听到谢安石的话,这个女人反而不急了,笑着说道:“老板,我这个可是去鉴定过的,价值几十万呢,你能拿得下来吗?”

“先看东西。”谢安石再来一次催促,要是这人再这么拖下去,谢安石绝对会把她赶出去。

“好好好,你别催。”

女人说着也从包里面把那一枚钱拿了出来,握在手里格外得意的说道:“这可是哭蛋壶宝。”

哭蛋壶宝?

这是什么玩意儿?

历史上有这么个玩意儿?

谢安石一脑门的问号,脸上却不动声色,点了点桌面:“你把它放在桌子上我看看。”

“这可是好东西,主要是上拍卖会的话,太花时间了,所以我才拿给你的。

我最少都要二十万。“

有人说着把钱放在了桌子上,看到放在桌子上的这一枚钱,谢安石有些哭笑不得。

这哪儿是什么“哭蛋壶宝”

这东西分明是熙宁通宝,篆书版的。

这个熙宁通宝,是宋钱,但从这一点就可以知道,他的传世量是何其的巨大。

要是小平钱还好说,相对而言流传比较少,但是这一枚鸟虫篆的,传世量多的,可以说是送给谢安石,他都不想要。

“这东西我不收。”谢安石只是看了一眼,甚至没有把这东西拿起来的意思,便开口说道。

女人明显一愣,这事情和她想的不一样,再一次开口道:“我是找专家看过的,这钱价值几十万呢,如果我是上拍卖会需要时间,我有急用钱的话,绝对不会这么便宜给你。”

“你把钱收着吧,咱们有机会可以喝喝茶,这一枚钱我就不要了。”

这明显是送客的话,女人却听不懂。

“不是,那我十万给你,十万总可以了吧,我是真的缺钱……”

谢安石再次摇头……

“那你说多少钱?跟你讲,我可是找专家看过的,世界上只有一枚。”

谢安石看着这不死心的女人,摇了摇头,总有人做着这白日梦。

“我给你十块钱,那你放在这儿吧?”

谢安石话刚出口,就迎来了这女人的咆哮。

“十块钱?你开什么玩笑?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