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成化本朝的

刺耳的咆哮声,让谢安石再一次皱眉。

“你出去,我这不欢迎你。”

“啥玩意啊,长得人模狗样的,心这么黑。

十块钱,打发叫花子呢?”

女人一把抓起这钱币,扭头就出了门。

其实这在古玩行里是常事,谢安石上辈子见的多,这辈子虽然是第一次,但是更多的却觉得好笑。

这“熙宁通宝”虽然是鸟虫篆,但怎么都和蛋壶扯不上关系。

这事儿好笑,谢安石觉得更好笑的,是那什么专家,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

“谢先生?谢先生在吗?”门环再一次被扣响。

“进来吧。”

随着谢安石的招呼,又有人走了进来。

这个人谢安石以往见过一面,是送仙桥的一个坐店的,店面不大,东西不多,也没什么精品。

“谢先生,有件事儿麻烦你。”那人捧着盒子进来。

人的名树的影,老叶是早就听说了谢安石的名声。

这回过来,就是奔着他的名声来的。

这些东西在他手上放了有几年了,但是旁人都不信他的,觉得这东西有问题。

可是老叶怎么觉得,都只觉得是那些人没眼力,多疑带着东西就到了谢安石这儿,想着多少有些买卖交情,让他帮忙看看东西总是没问题。

他带着一盒子进来,盒子往桌子上一放,开口道。

“这件东西我放了挺长时间了,旁人都说看不明白。”

谢安石听到这话,这个看不明白,就知道东西多多少少有些门道。

东西被他从盒子里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这是一个小碗,一个巴掌就能拿得下来,上面绘制着福禄寿。

谢安石手一翻,看了看底儿,写的成化年制。

手指上手轻轻一弹,东西是老的挺干脆的。

“你怎么看?”谢安石没有先说自己的看法,对着这老叶问道。

老叶仔仔细细的看着谢安石的表情,没发现有什么异样,在想着自己的经验,开口道:“我有仔细对比过的,还和成化时期的标本,对比过。

这颜料是矿物颜料。”

谢安石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矿物颜料是对的。”

谢安石还留了半句没说,这东西肯定是矿物原料的,如果不是矿物颜料,早就已经烧没了。

“我看了那个标本,和这个一模一样,我觉得就是成化本朝的。”

这老叶手上没啥好东西,有的唯一的那么一件,都被谢安石给捡了过去。

谢安石心里谈不上愧疚,但多多少少要给些面子。

委婉的开口说道:“这东西是老的,但是不是成化本朝的。”

这老也没多老,但是总是一个安慰念想。

可老叶听了这话,就不干了。

这咋和其他人也一样,说他的东西不是本朝的。

但是因为谢安石的身份,老叶觉得这多多少少争一争,要是看恍惚的呢?只要谢安石那么第一开口,他这东西就肯定能高价卖出去。

于是老叶再一次开口道:“谢先生,这个圈上是有包银的。”

他这说法,其实根本不成立。

口沿上包着银,这东西可不是一件好事儿。

“要是东西没问题的话,谁往上面包一层银了?不是上边有飞皮,就是有磕碰。”

“可是,这个都发黑了。”

“氧化很正常。”谢安石点了点头,把这碗倒扣过来,指着这碗背面的款,开口问道:“你觉得这个东西有没有什么问题?”

“问题?”老叶疑惑不解,眨巴着眼睛看着这东西。

他怎么看都觉得,和那个瓷片上的一模一样。

“没什么问题啊。”

“这个问题可大了。”谢安石摇了摇头,指着款外边画的那两圈,开口道:“你没觉得这字的颜色,和外边的这两个圈,颜色不一样。”

老叶仔仔细细一看,扭捏片刻道:“这可能……可能是外边画的快,所以墨的颜色淡一点。”

谢安石又是一笑,这说法显然是不对的,但是他也没纠结。

继续听着老叶说。

“我有这么一想哈,这个写字的人应该专门是写字的,画画的人应该专门是画画的,所以说颜色不一样也很正常。”

其实他说的这一点很对,但是在古代并不适用。

“现在确实有这种,做仿古的画画是画画,写字的人是写字的人。

现在的人画画的好,但是一手字写得丑。

所以说做这些东西的时候,就会有专门一个人,去专门写。”

“那古代呢?古代可能也是这样啊,我们有这么想过。”老叶再一次争辩道。

“古代的话,是不会这样的。

古代能够见到官窑的人,在书画上面都是有一定功底的,都是要求很高的。

是不可能分开的,画画的人就是写字的人。”

谢安石再一次指出了画面上的缺点,开口道:“你看这画,乍一看他画工确实很细,但是问题还是不少。”

谢安石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放大镜,指着画上面填彩的部分,开口道:“这个彩是不饱满的。”

“我觉得应该是先勾勒青花,然后再上彩,所以说他是没有填满的,是留白。”

老叶还在这儿强行解释,明显是心里边有不甘。

其实他已经知道这东西是真的可能性不高,毕竟这么一件东西可是上亿,几个人有这个福分拿下。

“我觉得有可能是,当时恍惚了,我粗心大意了。”

“不可能的事儿啊。”

古代的时候,官窑里的东西,在烧造之前就要选了又选,在烧完之后更是要筛选一遍。

不可能出现这种问题。

“而且这个胎太薄了,成化时期他们的东西,可是要用的。”

“既然是要用的,这么薄的胎,一碗热汤都烫手,你说他怎么用?”

“对吧?”谢安石笑着把碗放下,给老叶倒了一杯茶,推给了他开口道:“咱们聊聊别的吧,刚才遇到件有意思的事儿。”

这时候的老叶,终究还是认了。

这不认也没有办法,东西却确实是有问题,专家找了一个又一个,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这一遍,还是这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