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全都是仿品

老叶虽然不是个敞亮人,也算不得多豁达,但是这事儿定也就定下了。

他也只能叹了口气开口道:“那好吧谢先生。”

“喝茶,喝茶。”

茶这么一喝,话也就聊开了。

刚才那事儿,谢安石也说不出来,其实他知道为什么,但是这个时候,这老叶显然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

也就听着他叽叽咕咕的说。

其实,古玩这一行,除了行内的买卖之外,还有一些行外的买卖。

就是些骗子的手法。

基本上都是在写字楼办一个什么古玩鉴定公司,什么拍卖中介公司。

然后在网上发广告,就比方说百度上的,你一搜古玩鉴定,上面出来的那些东西,前面一页,可能都是广告。

这广告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点进去,点进去之后,有人专门联系你,来给你做鉴定。

你满心以为对面的都是专家,都是大拿,都是顶好的人。

要不拍一个图片,要不拿这个东西,就去给他鉴定。

显然之前的女人,就是遇到了那么一个所谓的专家。

连虫鸟篆都不认识,说什么“蛋壶通宝”简直是贻笑大方。

“谢先生,我以前无聊的时候,我专门去看了。

那里一圈全是小伙子,展厅里摆的东西,全都是仿品,有的甚至只是工艺品。”

老叶摇着头,显摆着他的见识。

“我就觉得挺好笑的,那些人,一个个的。

毛都没长齐也屁大点儿孩子,我就在那儿胡说,二十郎当的也不去找个好工作。”

谢安石听着这话,怎么听怎么怪,他不也二十啷当吗?

这时候老叶,才想起了这个事情,赶忙开口说道:“谢先生,您这不一样。

您啊,那是真有本事有传承的,他们就是些啥都不懂的小孩子,和你比不得。”

其实那些人,都是从招聘网站之类的上面招聘过去的,就是普通的工作,钻了法律的空子。

他们也不收鉴定费,就是忽悠你去拍卖,让你交了什么运营费,什么手续费,最后告诉你,这东西没人要。

闲聊一通下来,中途又来了几个人,进来逛了逛,问了问价钱,就吓得脸一黑,直接出了门。

转天二月二十二,天上下起了小雨。

谢安石的行李全都放在包里,直接在店里面和他们会合。

一共也就四个人,开了两辆车,大批的东西还装满了后备箱。

“谢先生,这回咱们在外边的时间,可至少得一周,您可得有个准备。”

“而且有的地方,还是没信号的,算得上是无人区了都。”

听着二人的提醒,谢安石点了点头。

事情他昨天已经安排了,叶佳欣暂时帮他守着店,买卖的价,就按照谢安石定的底价来。

至于说收东西,谢安石让叶佳欣免了那心思,她肯定是收不来好东西的。

香格里拉在迪庆,而谢安石就是先要去到林芝。

两者隔着省。

扎西现在就在林芝的一个深山老庙里。

他所在的那一个地方,是一个持续了将近千年的树葬区。

这树葬,是藏区特别是林芝地区的一种传统的葬法。

只有未满一岁夭折的孩子,才会被树葬。

他们会把孩子用棉絮之类的包裹着,放进木箱子或者一些什么别的容器里面,然后把容器绑在树上。

在藏族看来天空是纯净的,而葬在树上,距离天空最近。

所以说这也是一种,最为纯净的藏法。

车子一路顺着川藏线,往前开。

将近四个小时的车程,进到了藏区。

谢安石的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

这是比较常见的高原反应,不过没多久,他就适应了。

“用不用氧气?第一次来的,高原反应都会比较严重。”冯三德看了眼坐在副驾驶的谢安石,开口问道。

谢安石摇了摇头。

练习武术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类似的技能,调节呼吸的办法。

谢安石自然也不例外,把呼吸拉长拉伸,吸入更多的空气,降低心跳,就可以很快的从高原反应之中挣脱出来。

“不用,那地方你们知道吗?扎西说地方挺偏的。”

“我去过一次,广延寺嘛。”冯三德开着车,回忆着上回去那个地方的所见所闻,开口道:“那只有一个师父,六十多岁了,守在那。

那地方好东西挺多的,只可惜人不缺钱,不想出手。”

玩古玩的,基本都有这心思,把好东西据为己有。

谢安石其实也差不多,之所以过去,除了长长世面之外,为的就是看看那些东西,万一有机会呢?

“得,那看来是没啥机会了。”

“不过那地方藏民比较多,还是可以看看有没啥好东西的。”

“藏传的东西我基本不玩儿。”

“在我们这地方,很难。

很多藏传的东西,都是往我们蓉城流的。”

蓉城距离林芝有一千多公里,又是高原地带,本来路就崎岖不好走,这车一开,就是一天的时间。

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这还是在城区,去到寺里,还要几个小时。”冯三德关上了车门,背着包对着已经下车的谢安石说道。

从听到谢安石要去藏区之后,冯三德就决定了这次的事儿带上他,在冯三德想来,这种巧合就是一种运气的体现。

这么短短的时间就能积累出这么一份家业,本事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但是运气更重要。

不是谁都能有这运气的。

冯三德看着背着包进到酒店的谢安石,坠在后面,对着张歌司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年轻人嘛。

我那边已经安排妥当了,后天到了地方,就会直接去。”

张歌司也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谢安石,开口道:“不过这一次带上他真的没问题吗?毕竟这一批货挺大的。”

“有没有还不一定呢。”冯三德摇摇头:“我们的登山装备,准备齐全了吗?”

“都是专业的,一队人,四个,他们带着应该没问题。”

“安全吗?”

“放心吧,早就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