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五代时期的越窑

这一幕吓得众人心肝儿都一颤,冯三德更是差点骂了出来。

虽然说这东西是完整品,没有什么裂,也不像是陶器,稍微一碰就掉土掉渣。

但是终归是老物件,而且晚唐时期的东西,到现在千年时光,怎么小心都是不为过的。

直接抓着脖子提起来,这种事儿只要是个行家就不会这么干。

谢安石也是青筋直冒。

开口提醒道:“老先生,你小心着点。”

“你一个小伙子,怕什么怕,东西坏了我赔就是了。”这老头子像是对他这谨小慎微的样子格外鄙夷,开口说道:“东西不错。”

他一翻底,又仔细的看了看,看着看着一手又捏着瓶子,一手又在包里边掏起了放大镜。

借着放大镜,他又仔细的看了看底部的火石红,以及胎土胎质,最后放下瓶子,开口说道:“小张,东西是能到代的,五代时期的越窑秘色瓷。”

“那好。”那个叫小张的年轻人,点了点头说道:“麻烦您了,大伯。”

那叫小张的年轻人,又看向了谢安石,客气的开口说道:“东西我很喜欢,但是这个价格……”

没等着那年轻人开口,那个老头又开口说道:“这个价格肯定是不合适的,八百个,你坑人呢?把我家侄子当瓜娃子?”

浓重的西南口音,可以让谢安石确定,这应该就是西南人,但是西南这一方地界,能玩得起这种级别的东西的人,谢安石虽然没有都见过,但是多多少少都知道。

虽然说谢安石的东西算得上是典型器,但是敢如此笃定说出这一句话的人,在圈子里肯定是有名声的。

可是这个人,谢安石闻所未闻。

谢安石转头看向了冯三德做了个“认识”的口型,只见着他也对着自己摇了摇头,冯三德便知道这人大概是个什么成色。

这不是说什么以貌取人,而是圈子就那么大,谁有什么东西,谁有多少活钱,大家都清楚。

突然冒出这么一个人来,还是本地口音,这几乎可以说是不可能的。

“那老先生觉得,这东西什么价合适?”

那老头子看了一眼谢安石,呵呵一笑,敲了敲玻璃柜子,开口说道:“要我说,三百万,这个价钱合适。

要往高了去,没有。”

谢安石没有因为这个价钱报的低,这语气恶劣,就收敛脸上的笑意,反倒是开口道:“那好,三百万你拿去。”

谢安石这话一开口,那个小老头还有年轻人,顿时就愣住了。

“就现在,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过时不候。”谢安石也敲了敲玻璃柜子,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小老头。

这个小老头张了张嘴,转头看向了自己的侄子。

而那个年轻人,显然也是有些意外的,在他看来,这个价钱是降不下来多少的。

毕竟最近才有了拍卖记录。

最重要的是,古玩的品质越高,那么它的降价空间,就越有限。

因为这类东西,它是格外稀少的,不像是那些可以批量拿,拿的越多价钱越低。

这东西可以说是有钱,都难买到。

谢安石这一句话出口,显然是打破了他们的预料。

一时之间,这一老一少两个人,就纠结了起来。

小老头看向了年轻人,年轻人又看向了小老头。

“我们先出去谈谈。”年轻人对着谢安石说了一声,就和小老头出了门。

“大伯,这东西,你确定没问题?”年轻人已经对这东西产生了疑问,开口道。

这小老头,之前才说的东西没问题,现在要是改口的话,面子还要不要了。

“我倒是可以确定这东西,没什么大毛病。”

“大伯,这样吧,咱们一人出一半,你知道的,我爸最近给我的钱不多,到时候……”

“侄子!不是大伯不想帮你,主要是你知道的我这钱不在我身上,我没法……”

“大伯,钱我不是拿不出来,你肯定也感觉到了不对吧,他答应的这么痛快。

要不这样吧,我把钱借给你,大伯你拿下,到时候东西出手了。”

“小张啊,你爸爸叫你大伯一声哥哥,大伯这才来帮你看东西的,你看看你这闹的,我要这个东西有啥用。”

两人这一边说,一边往前走,这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隔着玻璃窗,谢安石看着两人直接上了车。

这时候,冯三德一拍大腿直接笑了出来。

“哈哈哈,两个傻缺,也是有意思。”

“大漏摆在眼睛前面,都不知道捡。”

“谢先生你这胆子也真够大的,真不怕他们三百万拿下了?”叶明辉啧啧赞叹,有点佩服谢安石的胆气。

“哈哈哈,那年轻人,是个没主见的,自己摸不明白的东西,要请人来兜底。

那小老头,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懂行的,怕是手上真东西都没几件。

要是他们真敢拿出这钱来,把东西拿下,我倒还真佩服他们几分。

可惜他们没这胆气。”

古玩圈子里面,有些人天天大话说尽,但是一问东西,一件没有。

别说是刚才他报出来的那个价格了,就是往下掉十倍,谢安石觉得他们都没这胆气。

“要是给他们知道,今天错过了什么,可能得肠子都悔青了。”张歌司也跟着开口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谢先生,我听张老说,你们明天要去飞仙洞那边。”

听到冯三德提起这个事情,谢安石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到时候我女朋友来看店,还得劳烦三爷多提点提点。”

“别,没法儿。”冯三德摇了摇头。

“怎么着?三爷也要出去?”

“是啊,那个地方,我们三个也感兴趣,打算跟着你们一起去探探。”张歌司也开口说道。

几人都是见过那诡异场面的。

虽然说那种地方危险重重,甚至随时可能折了命去。

但是那种神秘,对于他们这些人的吸引力,可是无与伦比的。

“这事儿给张老说了?”

“还没,等会儿就给他打电话,我们自带装备行头,到时候只需要报备一声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