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白袍的岭南汉子

当家的道长姓白,个子不高,一头花白头发,年纪大概五十来岁,身形微胖带着一点笑容,走在众人的前面。

“这里从两千多年前就是祖师爷的道场,一直到现在。

现在不如以前了,庙上的人少,就那么几个人。

据说以前在这里,有上百号道士,这洞里面,更是有不计其数的高修。”

这白当家站在洞口,看着幽深的山洞,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其实早在八九十年代,这边就有个剑仙的传说。

我师父当年也是听了这个传说,才上山来的。

据我师爷所说,那一位道长是康熙年间的人,到现在有300年了。”

“鹤发童颜,御剑飞行,化作一道遁光…”

洪居士显然也是听过这个传说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据传说那一位还去过青城山。”

“对对对,还去过上清宫。

当时可是震惊了道教界。”

谢安石对于他们的说法,没有尽信。

那个年代本来就有一种气功热,种种诡异的事情放到现在来都有说法,而且即便没什么诡异的事情,以讹传讹之间也会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更何况宗教体验这个东西,向来都不是什么值得研究的东西。

宗教体验的本质,是来源于人,和神明几乎没有半分关系。

比如说算命或者祷告这一类。

在神像面前拜了,许愿祷告之后,没有人会因为自己许愿祷告的事情不成,而大肆宣扬。

但是如果成了的话,就会把它归结于神灵的保佑,到寺庙去还愿,或者一些其他的行为。

这之中无非就是幸存者偏差罢了。

在谢安石看来,大部分情况是这样的。

跟随着众人的步伐一步步迈上台阶,随着进入山洞之后,空气明显的湿润了起来,洞的顶端在一滴滴的往下滴着水。

它的正下方,就是一个巨大的水池,这些水都是专门供给给道观所用的。

众人并没有深入太深,毕竟现在已经五点多了,他们打算第二天早上早起,再真正深入。

“感觉怎么样?这地方。”冯三德拍了一下谢安石的肩膀,看着幽深的山洞,开口问道。

“感觉?很没什么感觉。”谢安石摇了摇头,并没觉得这地方有多特殊,和以前去过的道观一样,带着一股子神圣感。

可能要说唯一的特殊,就是这个地方足够安静,空气足够的好,让人心神更加容易宁静。

但是只要是名山大川,基本都有着类似的功效。

“有点香火气。”

“感觉这儿的人还不错。”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不会真盼着,和上回一样。”叶明辉见这几人的表情,皱着眉头开口说道。

“那种事你不想再经历一次?这么刺激。”冯三德转头看向了叶明辉。

“我可不想,我想要好好活着,对那种事不感兴趣。”叶明辉连连摇头,看着冯三德,一副你有毛病的眼神。

“那你也不进去?”张歌司开口问道。

“进去,怎么不进去,来都来了。”

他那一副口嫌体正直的模样,惹得众人发笑。

谢安石又往深处走了几步,看着逐渐往下倾斜的山洞,开口道:“这地方够潮湿的。”

“喀斯特地貌,都这样。”冯三德也跟着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一座石碑边上,看着上面的字。

看着看着,就掏出了手机打开了手电。

“有点意思,你们过来看看。”

随着他这一声招呼,谢安石几个人也都走了过来,看向了这一座被手电照亮的石碑。

这石碑风化严重,如果不是因为上面的字迹格外的大,应该早就已经看不清了。

“飞仙洞。”谢安石读了出来,就上面的字迹,是典型的魏碑风格,苍劲有力,因为处于过渡时期,所以说比较容易辨认。

“后面还有款,也不知道是谁的。”

“反正不可能是祖天师的。”张歌司笑了笑说的。

谢安石仔仔细细的看着后面的那几个字,能隐隐约约的看到祖天师的名讳。

但是这种魏晋南北朝风格的,在他看来肯定不会是祖天师所留,毕竟相隔的年代,可是将近300年。

谢安石走上前去,手直接搭在了这一块碑上,只是一瞬间过往的一幕幕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当他看到那一个满脸白胡子,穿着红红黑相间的袍子的老人的时候,立马就和传说中的祖天师联系到了一起。

谢安石看着正面对着这一座石碑的老人,却不曾想那个老人居然抬起了头,而他的眼瞳之中明显的出现了谢安石的倒影。

这一下直接让谢安石从历史的画面中挣脱了出来。

冯三德只见到谢安石的手搭在石碑上,随后像是触电一般,瞬间跳开。

有些疑问的开口道:“怎么回事儿?”

“没,没什么。”谢安石摇了摇头,回想着脑海中的那一幅画面,心中震撼。

难道那一个人,看到了自己?

难道这一块碑,真的是祖天师所书?

谢安石捏了捏拳头,平缓了内心的震撼,再一次开口说道:“说不定,这里真的会像咱们上一次去的那个地方一样。”

“你别乌鸦嘴了。”叶明辉听到这话,吓了一跳,开口道:“我说真的,你们不怕死在那里吗?”

“没什么可怕的。”

“四位善信,我这边要关灯了。”那边白当家,对着他们几个喊了一声。

“好好好,这就出来了,这就出来了。”冯三德回应道。

随后几个人,便从山洞中退了出来。

山上的信号很差,电线拉了上来,但是没有网络。

所以晚上谢安石也只是给家人报了个平安,即便再想做其他的事情,这信号也没有办法,只能围坐在一起聊天。

这山上的几个道士,来自天南地北,各种各样的口音都有。

有山下的,有南方的,也有北方的。

虽然口音不同,但是他们聊天却格外的顺畅。

“几位,明早上要不要起来跟我们一起做做早课,打打拳。”一个穿着一身白衣白袍的岭南汉子,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