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统摄幽冥的大神

谢安石几个人就没有文弱的,几乎每个人每天早上都要晨练的,听到这话,自然都点头应和。

“也可以顺道上上早课,我们早课。”白道长也跟着开口说道。

“还是算了吧,打打拳可以,上早课的话,怕是就和科考队的错开了。”冯三德摇了摇头说道。

科考队的人已经早早的睡下了,他们明天早上一大早就要起来,吃了饭就直接下洞。

冯三德几个人,虽然也要和他们一起下去,但是毕竟对他们而言,这事儿不是公事儿,不需要那么紧张,只需要准时准点就行了。

借着微弱的灯光,一直到10点多,才各自回房。

新修的楼住房不少,谢安石格外幸运地分到了一间单间。

不过虽然是新修的楼,里面都霉味儿,却一点也不轻。

这地方太潮湿了。

谢安石只是一个念头冒出来,随即摇了摇头,便躺在床上睡下了。

这天晚上,谢安石脑海中格外的不平静。

那一天的幻境,再一次出现了。

不过这一回,只有他一个人,遥遥的望着远处的那一座高山。

一步步朝着那一座高山的方向前进。

最后踏上了高山,站在了那一座门户之前。

一团巨大的白光后,是一座巨大的门户,那边似乎有另一个世界,谢安石只要伸手过去,就能够进入那个世界。

但是他的手刚伸出来的时候,就被当当当的钟声给拉了回来。

回到了现实之中。

晨钟暮鼓的声音,准时响起。

谢安石已经能够听到科考队员收拾准备的声音了,谢安石也跟着爬了起来,直接去洗漱。

“昨晚睡得怎么样?这地方空气环境还不错,就是湿气比较大。”洪居士看向拿着杯子的谢安石,对着他笑了笑,开口道。

“还好,空气好,环境好,鸟叫虫鸣,很自然。”

“休息的好就好,今天咱们有的忙。

你是头一次,放松一点,大部分事儿都不用你干,跟着看,跟着学,回去这个报告交给我就行了。”

即便是在这,作为老师的洪居士,也不忘布置个任务。

谢安石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楼下那些正在收拾的,考古系的,开口问道:“这类事情,很多吗?”

“挺多的吧,毕竟咱们益州,是道教的发源地。

这地方很多东西都和道教有关。

随处可见的土地神,泰山石敢当,很多以前的遗址,都需要咱们。”

洪居士擦了把脸,把毛巾找了一个衣架晾了起来,开口道:“小谢先生,看好你啊。”

“哈哈哈。”洪居士一边笑着,一边像提着鸟笼一样提着衣架,回了房。

揉着眼睛的冯三德,打了个哈欠好奇的问道:“说啥呢?”

“我也没听懂。”谢安石摇了摇头,说着不懂,却总觉得洪居士这话里面有深意,似乎和这些鬼鬼怪怪的,有着什么密切的关系。

探洞这一类的科考任务,算得上是比较危险的,因为洞窟里不单单黑暗,还有可能有蛇虫鼠蚁。

除了这个之外,最怕的就是迷路,找不到路可以说是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更何况这一块地方,还有地下河存在,又是一个踏空,掉进河里了,那可真的是死无全尸了。

所以说即便是有了提前准备,有了明确的计划,真正要往里走的时候,领队还是千叮万嘱。

更是有专业的探险人员,走在最前面。

那一处遗址,在洞穴的深处,是一个道士意外发现的。

发现之后,就立马上报了。

而上报之后,第一波人到来,找到地方也费了不少功夫。

他们这一次,是有着指引绳所在的,只需要跟着绳子走,就能够到地方。

更何况还有地图,远不需要这么慎重。

但是因为他们的身份,又不得不慎重。

众人就这么一路往前走,路面虽然湿滑,但是因为穿的鞋是专业的,所以倒不是主要的困难所在。

只要小心一点,基本不会出现意外情况。

一路上平平稳稳的,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就到了地方。

可以算得上是无比顺利了。

众人也看到了那一座山洞内的遗迹。

看到遗迹的第一眼,谢安石就想到了之前自己做的那一个梦。

不过和那一个梦不同,那梦里所见到的地方,满是光明神圣。

但是这里,虽然也神圣,却带着一股子浓重的腐朽的感觉。

“这里也坍塌过一次,很多东西都被掩埋了,我们再清理,但是进度格外的缓慢。

而且我们发现,这些坍塌的石壁上面,是书写的有文字的。

所以我们才不敢妄动。”当地县文物局的人,开口解释道。

领头的那一位教授点了点头,同时吩咐自己的学生,开始进行仪器的架设,以及其他的准备工作。

谢安石也在这之中,帮着他们打打下手。

这是一座很大的石窟,左右两边,有着一尊尊神像,都是石雕。

正中间是一位没了头的神像,但是从一旁可以衣袍可以看得出来,这一尊神像应该是燃面鬼王。

这个燃面鬼王,是太乙救苦天尊的化身之一,而太乙救苦天尊,是统摄幽冥的大神。

燃面鬼王的身后,是一座巨大的门户,不过只是画在石壁之上,并没有实体。

但是谢安石这隐隐约约的感受到,这一座画在石壁上的门户,在往外泄意着灼热的火焰阴气。

随着一盏盏灯光设备被架了起来,整个石窟也就明亮了起来,里面的景物也逐渐清晰。

“可真够大的。”看着这石窟,领队忍不住赞叹一句。

“这里的壁画。”

“真壮观。”

哪怕之前有拍过图片,众人看到这场景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赞叹。

这里壁画的风格,是典型的盛唐风格,虽然很多被腐朽残破,这是那明显的风格,却并不影响众人的辨别。

洪居士抬着头,久久没有言语,直到谢安石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才开口说道:“小谢先生,你觉得如何?”

谢安石却并没有开口,而是一步步的朝着前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