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副领队

随着石窟越发明亮起来,谢安石眼中的世界也在逐渐的变化。

大门的火焰在升腾,飞天的舞女在他的身周环绕,浓重的硫磺味,越来越刺鼻。

谢安石远方的那一座高大的石像,燃面鬼王青面獠牙,头上的红发如同火焰一般,散发着灼热的气浪。

一声声铁链撞击的声音,一声声刀劈斧凿的声音,一声声凄厉的惨嚎,在他的耳边响起,随即荡入心神之中。

这里的一切,就像是活过来了一样,给他展示着地狱的场景。

谢安石一步步往前,他想要上前去看一看,这一位燃面鬼王,燃面大士。

“小谢先生,看出神了?也对,这种地方啊,也确实该出神。”

洪居士见到谢安石没有回答自己,只觉得他是被这种场景震撼住了。

这一处石窟的大小,足足有超过一个足球场的,这么大的规模,可是格外罕见的。

而且更罕见的是,这高达10米的石窟上,居然绘满了壁画。

不过因为那些壁画年久腐蚀,看得不太清晰,拍摄的照片,没有办法展现全貌。

而且不单单是壁画,还有雕塑,最前方的石刻造像,虽然头颅不在,但是才会精美的程度,可以算得上是国宝。

除了这个之外,石窟的石壁之上,同样也有开凿神龛。

这里就是一幅活脱脱的阴司鬼域,鬼面獠牙格外狰狞,但是对于众人而言,震撼是一回事儿,却没有几分惧怕。

毕竟能够来到这里的,基本都有过类似的经历,虽然说规模远,没有这一次的庞大。

谢安石还在往前走,前面就是坍塌所在,地面上堆积着碎石。

谢安石一脚踩上去,随后一个踉跄。

感觉身子一轻,随后整个人才回过神来。

只是这一瞬,谢安石便有了一种身子被抽空的感觉,好像消耗了十分巨大的能量一样。

他大口的喘着气,直接蹲了下来。

“你怎么了?”一个同行的队员,看着他这一副模样,开口问道。

谢安石摇了摇头,抬起头笑了笑。

然而他的面色,却让那个队员吓了一跳。

“你脸怎么这么白?”

“有吗?”谢安石根本不知道他现在面色如何,只感觉身子虚弱,摇了摇头说道:“应该是有点贫血,没什么大碍。”

他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

站起身子的时候,又是一个踉跄。

“小伙子身子够弱的呀,你们学哲学的,也不能一天就待在屋子里呀,你说对吧。”

领队的考古学教授,笑着开口说道:“葡萄糖拿一罐过来。”

随着他的声音,就有一个学生打开了一瓶葡萄糖递了过来。

谢安石也知道自己现在格外虚弱,便没有拒绝。

冯三德这时候也到了他的身边,扶着他到了一旁。

众人不知道谢安石的情况,但是他可是清楚的,谢安石这体格,在香巴拉都没有这样,在这里反而出现了这种情况,这之中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刚才怎么回事儿?”冯三德放低了声音开口问道。

叶明辉两个人也在一旁,都有些紧张。

谢安石看着忙碌的众人,坐在地上开口道:“你有没有感觉,这里的画像是活的一样。”

众人本来还没有感觉的,但是他这么一说,便齐齐感觉身子一震。

他们可都是经历过那一次诡异的人,自然不会觉得谢安石所说的话是玩笑话,所以随着谢安石的提醒,他们看这里的态度也就立马发生了变化。

冯三德看着是壁画,越发觉得这壁画中的人物,逐渐的富有了生气。

但是这生气活力,却与人的大不相同。

谢安石看他出神,直接拽了他一把。

冯三德顿时回过神来,会立马感觉身子虚弱,大口的喘着气。

叶明辉两个人带见着这一幕,也紧皱起了眉头。

好似逐渐的要沉入到另一个世界一般。

冯三德两只手,一手扯过一人的背包,两人砰的一声跌坐在地。

“怎么了?”

“拉我干嘛。”

随着两声声响,那边的考古队员,也被惊动了,齐齐回过头来看向他们。

“怎么回事?”副领队开口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大事儿。”冯三德连忙解释。

然而副领队却皱起了眉头,他本来就反感考古这种事情,有外人参与,现在他们又这么闹腾,自然更加不快。

“安静点,这是考古现场,不是你们的古玩店,不是你们的地盘。”

“好的,实在抱歉,实在抱歉,刚才脚滑了。”

又是连声解释之后,谢安石四个人才低声开口说道:“刚才感受到了吗?看到了什么?”

“感觉活过来了,我似乎闻到了硫磺的味道。”

“这个地方不会真有什么鬼东西吧,乌鸦嘴啊。”

“这事情谁知道的,不过咱们现在这状态。”冯三德看着手机里自己那苍白的面色,摇了摇头说道:“怕是得缓上好一阵儿。”

“找点东西吃吧,这地方太诡异了。”

他们缓了十来分钟,脸色才不那么难看,加入了考古队当中。

其实很多古玩商,并不是学习博古或者考古专业的,他们的专业本身和古玩可以说没有半毛钱关系。

但是很多时候,却有机会下到现场,专门去体验考古发掘。

考古发掘和盗墓完全是两回事儿。

盗墓是主动去找到墓葬,然后把里面值钱的东西带走,不考虑文物价值。

而考古,大部分情况是抢救性发掘,就发现了东西之后,保护起来,如果保护不好,才会发掘。

而对于古玩商而言,两者的差别在于,考古能够更好的让他们了解到当时的时代特征,不同的墓葬体系不同的风格。

而土夫子,只能给他们带来东西。

不过他们终究不是学考古的,能做的事情也十分的有限,最多帮他们打打下手,真正要上手清理,他们的动作还是太莽撞了。

远不如专业的人那么小心翼翼,小竹片小毛刷,轻轻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