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生,或死?

清晨,江华迷迷糊糊睁开眼。

掀开被子,看着熟悉的房间,他苦笑一声。

昨晚棋差一招,敌不过韭菜姐姐的狡猾,他没能逃掉。

不过,他反应机敏,及时把卧室门反锁,也没让韭菜姐姐得逞,两人算是打了个平手。

“弟弟,起床吃早餐了。”

许莉在外面敲了敲门。

“又是美好的一天,希望今天无事发生。”

江华撑了个懒腰,穿着拖鞋,走出房间。

今天,是非常关键的一天,如果陈公子那边,没有任何动静,说明孙缈缈隐瞒了江华的身份,这样整件事,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许莉站在卧室门口,看向江华的眼神,带着几分幽怨。

这个臭弟弟,绝对是属泥鳅的,简直太滑手了,昨天那么好的机会,都被他逃掉了,气死她了。

“姐,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咱们就是纯洁的姐弟关系,你也别再整那些幺蛾子。”

江华头痛中,带着几分小得意地看了她一眼。

什么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江华就是魔,每次都技高一筹。

想吃他?没门!

“混蛋,走着瞧!”

许莉冷哼一声,有些生气了。

江华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发现,当性格强势的女人,耍小性子撒娇时,真的可爱到爆。

感谢陈公子的眼瞎,好人一生平安。

江华在心里默默感谢,上一个被他这么感谢的,是好人吕尚,白送了他一家服装厂。

这时,放在客厅茶几上的移动电话,突然响起。

这个年代,智能手机还没问世,除了座机外,能打电话的,就只有这种俗称大哥大的移动电话。

别看这玩意儿,丑的跟砖头似的,一部要两万多,死贵!

很多土鳖暴发户,就喜欢手里拿一部大哥大,走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很大声的讲电话,周围是一片羡慕目光,拉风。

许莉走过去,接通电话后,先是聊了两句,随后脸色一白,紧咬着嘴唇,表情阴晴不定。

挂了电话后,她表情犹豫地站在原地,一直没说话。

“姐,怎么了?”

江华语气关心的问。

他内心有些忐忑,许莉这种表情,绝对是出了什么事。

“陈公子打电话,说中午请你吃饭,他一会儿派车来接你。”

许莉犹豫了一下说。

她脸色有些苍白,眼神充满担忧。

“吃饭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江华笑了笑,让她别担心,只要身份没穿帮,一切都好说。

“你不了解他,他是那种前一刻,笑着给你递烟,后一秒就会翻脸把你沉海的阴狠人。”

许莉的心态,明显没有江华那么轻松,因为她更了解陈公子。

那个男人哪怕是杀人,也是脸上带着微笑,客客气气的捅刀子。

“姐,也不一定,就是孙缈缈告密了,可能就是单纯的吃饭而已,咱们别自己吓自己。”

江华在昨天,心态是不如许莉的,但是睡了一觉后,他冷静了许多。

感觉许莉现在有些紧张,他故意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给她一些信心。

“不行,弟弟,我现在就买机票,你赶紧走。”

许莉一咬牙,提着包准备出门。

她真的很在意这个弟弟,不想让他冒任何风险。

“姐,你冷静一下,如果陈公子真的知道了,你觉得我现在,走的掉吗?”

江华拉住许莉的手腕,一脸认真地说。

他当然知道,一个人去赴宴,绝对有风险,但是逃避能解决问题吗?

凭着陈公子在沿海的势力,如果他真的要留下他,哪怕他到了机场,也会被拦截下来。

现在,他只能见招拆招,赌孙缈缈不会鱼死网破,毕竟她也有把柄,在江华手中。

“弟弟,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

许莉神色紧张,抓住江华地手地说。

关心则乱,她现在有些乱了方寸。

“姐,你和他见面,只会尴尬,相信我,事情未必就是最坏的结果。”

江华心里有些感动。

他和许莉不过是萍水相逢,一开始他对许莉的态度,甚至只是利用。

但是韭菜姐姐对他,是真的很好,他也不是铁石心肠,知道感动,心里那份利用的心思,早就淡了。

“那,那你一定要小心。”

许莉有些不舍地松开手。

“姐,你给自己买一张机票,如果我下午两点,还没回来,你就赶紧走吧。”

江华现在对自己的安危,反倒是看淡了许多,只是希望许莉能够平安。

犹豫了一下,他把自己的家庭住址,写下来交给许莉,说他如果真的回不来,希望许莉以后能够照顾他家人。

“我不替你照顾,干嘛整得跟生离死别一样,要照顾,你自己照顾。”

许莉哭了,倔强侧过脸,不想让江华看到她的眼泪。

“姐,我们都会没事的,相信我。”

江华走过去,轻轻抱住许莉,拍了拍她后背。

他也说不清,现在对许莉,是什么感觉,如果说是姐弟吧,哪有一门心思扑倒弟弟的姐姐?

可是在江华心里,却是把许莉当姐姐尊敬的,她对他的关心和付出,都是无私的。

片刻后,他身姿决然的离开。

不管中午的宴会,是鸿门宴,还是别的什么,他都决定去闯一回。

这个年代,是充满机遇的年代,也是充满血腥的年代,想要成为人上人,就要拿命去拼。

虽然现在的时间,离中午还早,但是陈公子却派了车,过来接江华。

坐到车内,看着车子缓缓启动,江华的心情,终究不能再平静。

开车的司机,是个生面孔,上次没见过,长的魁梧有力,比较沉默寡言,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

江华本来以为,这次吃饭,还是会在上次的会所,没想到车子却开往了另一个方向。

“师傅,我们这是去哪?”

江华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

这个方向他没去过,也不知道车子,会把他带到哪里。

“肖博士,陈公子嘱咐我,先带您去市政府。”

司机沉默了一下回答。

看司机对自己的态度,还算恭敬,江华悬着的心,稍稍回落。

随后,一个疑问,又从他心里升起,陈公子让司机带自己去市政府干嘛?

他下意识就把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抱歉,肖博士,我就是个司机,只会听命行事。”

司机苦笑一声。